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

2017-11-02 15:45:04作者:古霁月

《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by 古霁月

彩云易散,霁月难逢

你说,恨,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放不下?

01 原点

十月份的西安已经很冷了,即使裹在被子里依旧被冻的瑟瑟发抖,室外更甚。银杏叶基本都黄了,金灿灿铺了一地,风一吹沙沙作响,仿佛在向行人炫耀它最美的样子。

彼时,季首夏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学校园门口,看着一张张朝气蓬勃、青春无敌的脸,眼角眉梢不禁泛起一丝嫉妒。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骑着自行车,悄悄停在一个女孩身后,用力弹了一下她的后脑勺,女孩气急败坏转过头来,迎面是男孩早已准备好的饮料,女孩瞪了男孩一眼,男孩摸了摸女孩的头。

一阵风毫无预兆吹过来,季首夏紧了紧衣领,没来由打了个冷颤,鼻头有些发酸,恍惚间想起她和尤清和的初遇,也是在这样秋风萧瑟的季节,在最好年纪的青春

02 心悸

十月份的校园活动实在多的有些离谱,晚上十点,在被学姐部长第四次毙了她的策划方案后,鼻子终于没忍住的酸了起来,她背着书包双手抱胸在偌大又漆黑的校园里横冲直撞,没想到一下子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

由于环境过于昏暗再加上惯性作用,首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面的男生吓了一跳,但他发现女孩迟迟没有起来,凑近一看,糟了,竟然在哭。

“喂,你没事吧?”

首夏没有回答。

“是你撞得我诶,我都没哭,你到底在哭什么?”

听到这,首夏一下忍不住破涕为笑,一扫之前被训的阴霾,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我撞得你,我得为你负责,你电话多少?”

后来首夏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在那一瞬间动的心,用胡搅蛮缠换来了自己的第一份感情,并且这份感情,痴缠了自己将近十年。

03 若恨着,便还爱

感情就像手里的风筝,你缠得越紧,它就越想挣脱。

之后的日子,首夏经常跑去蹭清和的课,有时候清和被老师点到回答问题,回答不出,这时候首夏就把手举的老高,“老师,我会”,说完还特别猥琐的笑笑。同学老师讳莫如深。

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确认了恋爱关系,像大学里所有情侣一样,俩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他玩游戏她追剧,她帮他骂猪队友,他给她擦两行泪,日子简单平凡倒也其乐融融。

首夏打算着毕了业就结婚,然后相夫教子,平平淡淡但却温馨幸福的渡过接下来的日子。于是经常痴缠着清和,

“清和,我们到底在哪里买房子呀?”

“清和,以后我们生几个孩子好呀?”

“清和,你愿不愿意入赘到我家做上门女婿啊?”

“清和,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呀?”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毕业一定会结婚的大四,清和和首夏提了分手,理由是他爱上了别人,也没有多余的解释。

首夏不能接受。为什么在自己死心塌地爱着他的时候他却爱上了别人?为什么在自己满心踌躇计划两个人的将来的时候,他却想着怎么摆脱她?

她不甘心,她恨他。恨他的无情和他的冷漠,恨他这样践踏她的真心。毕业后她去找过他,她去他公司闹,去看他的女朋友,他让她滚,别再来打扰他。

首夏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清和回答:“没有怎样啊,你还想怎么样?”

她不明白,她到底哪里差?她希望他过得不好,希望他们不幸福,她想让他去死。

首夏心灰意冷,终于下定决心忘记他,并让他后悔。

04 报复

古霁月
古霁月  作家 除了美丽一无是处公众号:古霁月新浪微博:古霁月彩云易散,霁月难逢。

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

报复前任最好的方式

蘑菇的有缘人

夜静静的来了,田野外刮起一阵阵冷风,大地变得越来越冷,唯独大棚里还有一丝温度。 黑暗中一群蘑菇正不断的从地里爬出来,它们娇笑着,舒展自己的身体。 “哎呀,我感觉身体好涨啊。”一个白蘑菇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变大,高兴的喊出来。 “我也是。”另外一个蘑菇也笑嘻嘻的直了直腰。 “哎,我好期待黎明,看一次日出。”白蘑菇憧憬的望着东方。 “我也想看日出。”其他小伙伴也纷纷点头, 唯独一只肥大的...

(短篇小说)隔壁王玫瑰

隔壁王玫瑰 玫瑰是居住在粉红陵园的一个女孩,姓王。 在小区住久了大家都不叫她王玫瑰,都亲切叫她小王。 认识玫瑰是从张金杯去王玫瑰家那天正式开始的。 “你们怕是不知道,王玫瑰家的房子可真小,能住下只蚂蚁。”张金杯本来只是忘记拿钥匙了,结果去楼下被玫瑰热情地叫住,进去小坐了一会儿。 “一看,她家就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你别看她平时金戒指带了仨,她连卫生巾都买不起呢。” “怎么怎么,说来听听……”张...

我想你爱自由,愿不愿意为我停留

我有一个发小叫小白,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搞事情,信仰年轻就是该躁动。所以小白隔三差五就要组织点奇奇怪怪的活动,拉上一帮子人和他一起躁动。 小白组了个群,说是大家一起玩户外探险,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这个屁大点的小镇玩什么户外探险?为什么不能安安静静地在寝室睡觉? 小白不死心,“群里有个导演系的男生,摄影玩的特别厉害,你不是一直想找人拍照吗?而且他有机车,枭风350。” 我从小就有机车情结,幻想着...

顾先生,久违了(十五)

那感恩将会变成贪婪最后会变的更为贪婪,就是这种贪婪时刻提醒着,不能失去,失去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

遮扬尘的草帽子

文/瓦哨 清水村的老一辈总会给晚辈讲述这村名的来历,茶余饭后一遍遍地讲多了,晚辈听烦的时候也就差不多记住了。 早年间,村里那条白边河曾涨过一次大水,沿河的房子无一幸免地被淹了,十几户人家都不得不搬到离河远一点的地方,在当地造成了不小的动荡。村民们希望村里的白边河再无大的波澜,永远平平静静,清清亮亮,就给改了个名字,叫“清水河”,村子也顺道叫做“清水村”。 而这些被迫举家搬迁的人户中就有赵家,...

一个简单的区分年龄的方法

测测你的心里年龄到底有多大……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