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她嫁给了变态

2017-11-08 18:39:32作者:亦笑亦痴

《终于,她嫁给了变态》by 亦笑亦痴

心碎的声音

1.

中国的父母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起着扼杀孩子恋爱的角色,但是踏入社会后又起着催促结婚的角色,特别是进入30岁后。时间紧,任务重的年轻人,总是不堪重负,谢楠就是这样。

谢楠23岁大学毕业,从毕业那一刻开始,父母就开始催促。谢楠在深圳工作,父母在湖南,父母催促的方式就是每周一次的电话。这种方式不太露骨,加上距离远,很多时候谢楠都给父母讲笑话转移注意力,或者把电话放一边,自己打开电脑忙自己的,是不是回复“恩,恩,恩。是的,要抓紧。”

用这几句话,让谢楠安全的到了28岁。在这5年里,谢楠也谈过恋爱,但是都在相处中夭折了。

在28岁的生日,父母和所有朋友对谢楠的祝福都是,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爱你的人。之后,朋友相见和父母电话必谈话题就是结婚。

“你暂时不结婚都可以,你先找一个相处一下。”

“要求别那么高,差不多就行了。”

“你的同学同事里就没有单身的吗?你找一个呀!”

“你回来,工不工作都无所谓,主要是找对象。”

“快点请假,回来相亲。”

“那个男生怎么就不行,收入稳定,有房有车。”

“你再眼光这么高,好的都被挑走了,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和二婚的了,你要做后妈吗?”

“你什么都别说了,你现在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找对象。”

“给你最后的通牒,今年带不回一个男朋友就别想出去工作了。”

2.

过年前,父母见谢楠一个人回家,他们知道靠谢楠自己找已经没有希望了。于是在过年前2天和过年后3天,安排了5天相亲活动。相亲对象是父母调动三姑六婆所有人来介绍的。

相亲对象有在老家做IT的,有自己开个小店的,还有家里有钱自己啃老的。有比谢楠大的,也有比谢楠小的。

谢楠身材姣好,唇红齿白。有好几个男生都对谢楠的印象很好,都主动要了谢楠的电话。谢楠没有拒绝,给彼此了一个机会。其中有一位就是姨妈介绍的海洋。

海洋是父母眼中的优秀青年,有车有房,在国企的建筑公司做设计,身高175,微胖,谦谦君子懂礼貌。谢楠对海洋不反感,也说不上喜欢。

海洋约过她几次,有时候接受邀请,有时候拒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压根不回海洋的短信。

爱情这个东西很简单,真正的爱一定会牵肠挂肚。而海洋对于谢楠来说不是,但是他是一个极好的结婚对象:父母喜欢,经济条件优越,对自己不错。

“你和海洋多适合,以后结婚后也不用过苦日子,多好。”父母在谢楠耳边一次一次的念叨。

在相处半年后,谢楠和海洋结婚了。

3.

谢楠说不上爱海洋,但是在婚礼上,爸爸将谢楠交给泣不成声时,谢楠也一度的感动哭了。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孤独的时候,她只有她自己。而现在,她有了家庭,有了丈夫,有了依靠,她感觉不再孤立无援了。

谢楠望向对面的海洋,一张陌生的脸,陌生的是她还只是认识海洋半年,又加上一认识就忙着婚礼,其实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太长,他是什么样的人谢楠并不知道。他的过去是怎样,她从来没问起过。

海洋对她笑笑,给她戴上了戒指,然后拥吻了她,这是两人的第一次拥吻。

4.

谢楠放弃了深圳的工作,回到了湖南。谢楠和海洋的新房是海洋买的,两居室,两人住起来很宽松,还可以拿一间房做书房。

结婚后,谢楠大部分时间在书房看书,看《挪威的森林》,看《月亮与六便士》,看《一个人的朝圣》看了很多谢楠一直想看而没看的书。海洋就在旁边陪着,久了就去客厅走走或者去跟朋友打打牌。

亦笑亦痴
亦笑亦痴  作家 不急不躁,静静地写,生活的思考者,生命的体验家。需要转载,请联系~公众号:聂霜crystal微信:nieshuang811

最后一次去西藏

终于,她嫁给了变态

升平公主:金枝玉叶,竟然被打

文/四月默 1 在太平盛世做皇帝的女儿显然比做宠妃要幸福太多,不用担心尔虞我诈,自小就养尊处优,上有父皇母妃疼着、宠着,下有一大群公公嬷嬷精心伺候,她们也不用像皇子一样为了皇权勾心斗角、拼个你死我活,出嫁前她们无忧无虑的长大,出嫁后驸马一家小心翼翼地侍奉,在“君权”下,公婆压根就不敢摆谱,有时还得好声好气的伺候。 做公主最幸福的朝代大概是唐宋了,汉朝公主多和亲,明朝只能嫁平民,清朝格格召见额...

那个曾经160斤的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01 艾小米,虽然叫小米,可她却有着160斤的体重,大脸盘子堆满肉,圆滚滚的手掌伸缩困难,无论走到哪,都会引来齐刷刷地注视。 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个吃货,一个人二十几年的习惯是无法改变的,她最爱甜甜的奶油蛋糕和酥香的炸鸡。每当家里有剩菜剩饭,她都垫底:我全包了。这倒是省事儿,不怕浪费。在寝室,书桌上,柜子里堆满了她的零食,除了上课,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吃。 舍友常常在她这里蹭吃蹭喝,偶尔调侃几句:“...

不能承受的喧嚣之重

窗外时不时传来轰轰的摩托车飞驰而过的声音,混杂着街道上行人的吵杂声、野狗的乱吠声、摊贩的叫卖声以及促使着马路对面的广场上那一群跳着交际舞的大爷大妈们缓慢而富有节奏的摆动着身体做出各种各样看上去似乎已经根本就不适合他们这个年龄的人该做出的高难度动作而从那破旧的低音炮里放出来的农业重金属音乐伴随着这座海滨城市冬夜里吹来的湿润而有些微冷的北风,我的头脑在这一瞬间----在这间只亮着一盏台灯却足以依...

你一说爱,我就伤悲

1 眉毛会跳舞的男孩子 不知道什么从时候开始,安婕发觉自己身上发生了令人不安的变化,身上有一部分东西丧失了。她说不清楚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在寻常的一天抬头瞟了一眼周身的世界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继而发觉自己的炙热和激情被什么东西拿走了,自己像只噤声的鸟儿一样在众鸟喧哗的森林中瑟瑟抖动,无法歌唱也无法飞翔。宋东阳像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二愣子一样闯进安婕的世界...

你好啊!前任

洛言没有想过多年后再见路亦燃会是在她的婚礼上,一场她没有邀请任何人的婚礼,更没有想到他们再次见面会是以那样特别的方式。 洛言从初中开始见到路亦燃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此后开始便开始了疯狂的长达五年的暗恋之旅。暗恋自己的好友兼死党是洛言不能言说的秘密,最开始的时候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洛言本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很多人都知道了,再后来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了,洛言不知道她后来成为了...

不是每一场喜欢,结局都是在一起

从前总听人说:我喜欢你,所以我选择放手。一直觉得这很矫情,认为这只有没能追求到对方的人,才会有这样的说辞,直到真的遇到了在一起的两个人最终却选择了放手,才发现,这才是一场喜欢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结局。 于同学: 我们高二的时候就谈了,很神奇的一组搭配:学霸和学渣。六月二十三号,成绩公布,他,高考失利了。可能,是我害的。 暑假,我便进了复读班。等待啊,真的是容易让人绝望的两个字,我怕他会慢慢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