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妇人》:爱是拥有,爱是毁灭

2017-11-08 18:59:41作者:何初见

《都市一妇人》是沈从文的一篇短篇小说。讲述了一个漂亮女子的爱情故事。

这个女子从年轻的时候受到爱的诱惑,跟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跑到了上海,受到现实的打击,男子不告而别,并永生失去消息,女子一人无法生存便回到了家里。天性使然,很快她又被一个大她很多的绅士诱惑,最终绅士出于政治考量,选择政治联姻,她只能做了他的姨太太。就是这个姨太太也没做长久,绅士暴毙,她又失去了依靠。

好在绅士留下了一点遗产,她可以分到一小部分。用着这点小财产,自己在上海开始了生活,不甘寂寞,甚或为了后半生考虑,在上海还没有交际花的年代,她做了妓女。凭着出众的姿色和贵族气派,她的周围有太多爱慕者,达官贵人,白肤洋人,各色人等跪拜在她的石榴裙下。

此时,这女子已经见了很多市面,也认清了男子不甚可靠的心。她不想再依靠别人,就靠着自己的美色恣意地过了一段快活日子,用玩弄男子的方式,为自己受到的伤害报了仇。她让追逐着她的那些男人破产、自杀、打斗,她像看西洋画一般看着他们的表演,心里畅快极了。

后来生了一场病,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后再出来,世道变了,那些曾追逐她的人或有了新欢,或被她的病吓远。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游戏。她倦了,便到武汉去碰运气,看能不能遇到一个可以得以安稳度过后半生的男人。

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而且还为争夺她出了命案,她由此案结识了一个老将军,并委身与他做了情妇。但此时她已收敛起过去的习气,她要安稳地过日子了,可是老将军没过两年也去世了。

受老将军所托,她被安排在一个老兵俱乐部工作。安稳而自律的生活将她过去十几年的过往都盖过去了。直到遇到了青年军官,两个人第一次四目相对,就彼此明白了心思,最后她投入了年轻她十多岁的青年军官怀抱中去了。

这对新人过上了如童话般的幸福生活。一个被生活和情爱折磨了十多年的女子,遇到一个真心对她的诚实、富有、帅气的青年,这是命运给她所受折磨的报酬。他们的生活快乐极了。

日子在那些有爱情的生活里照例过得是极快的。

在快乐幸福到极致的时候,尤其是对于那些受过深深伤害的人来说,往往在这些快乐幸福之上会产生无法抑制的恐惧,惧怕这种所得的不持久,惧怕再次轮回到过往的生活中。她为了保存这份幸福和爱,为了不让年轻军官有一日看到她的衰老容颜,她毒瞎了他的双眼。她宁可毁坏了他,也不要体验可能的再次被抛弃。

在她看来,爱就是拥有,否则只能毁灭。她用自己的大半生追求爱情,最后一次次被甩出幸福的路径。后来她抓住了奔跑在幸福之路上的马尾,她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但也意识到了极速快乐的危险。与其不知哪日被抛弃,还不如主动钳住马的咽喉。虽然未来的快乐会有缺憾,但更为长久,并且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最后他们在返乡的途中沉船而亡了。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保留住幸福,掩盖了自私。在最幸福的刹那失去,就像绚烂的烟花,即使被炸裂,她也保持住了这份美丽。

一个平常人,活下地时他就十分平常,到老以后,一直死去,也不会遇到什么惊心骇目的事情。这种庸人也有他自己的好处,他的生活自己是很满意的。他没有幻想,不信奇迹,他照例在他那种沾沾自喜无热无光的生命里十分幸福。另外一种人恰恰相反。他也许希望安定,羡慕平庸,但他却永远得不到它。一个一切品德境遇完美的人,却常常在爱情上有了缺口。一个命里注定旅行一生的人,在梦中他也只见到旅馆的牌子,同轮船火车。

作者无疑是赞颂这个女子的。因为她受到的那些玩弄的可悲,因为她丈夫气的报复的率真,因为她拼命掌控自己命运的悲壮,还因为她那颗敏感脆弱的心。她看透了现实:她必先于他老去,她不堪回首的过往也有被透漏的一日,即使她的年轻丈夫爱她的一切,但她不确定他们能抵挡住这个逐臭社会的道貌岸然和幸灾乐祸。

太完美的东西总会有人觊觎。拥有者也担心不能长久,于是就毁坏它,让这份小小的幸福安稳地在浊流中尽可能存在得久一点,再久一点。不被打扰,不自放弃,两个旗鼓相当的人,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

那个妇人如一个光华炫目的流星,本体已向不可知的一个方向流去毁灭多日了,在我眼前只那一瞥,保留到我的印象上,就似乎比许多女人活到世界上还更真实一点。

作为这个妇人,她虽然遭受了爱的痛苦,但是她也追求到了爱的快乐,最后还在幸福的爱情中死去,就像一颗流星,闪亮坠落,却活出了自己拼命去主导的人生。

忘忧店之鬼大舅(下)

“是她……是它……”女鬼看着我,白骨之手指向藏里,“是他们给我儿子下了结界,让我靠近不得……”

夏姬(下) | 史上最负盛名的红颜杀手!看一代妖姬,如何祸乱春秋!

承接:夏姬(上篇) 文 | 风的衣裳 当夏征舒长到了十八岁,身材魁梧,臂力惊人,善于骑射。陈灵公为了向夏姬献媚,便让夏征舒承袭父亲的司马官职来执掌兵权。 夏征舒为了表达感恩之情,便在家中设宴款待陈灵公,孔宁和仪行父也去了。去就去吧,偏偏这几个一丘之貉又谈论起夏姬来。这一次,夏姬比较识相,因为儿子在座,她就没好意思作陪。 酒至半酣,这三个人互相调笑,没大没小,粗俗不堪。夏征舒觉得恶心,便退到外...

无昧

三尺青锋耀起,光华冷灼,血溅花事,妖冶如斯,何其盛大恢宏。耳畔恍惚响起的,却是幼时母亲教唱的那支歌。

愿有一个人接纳我不堪的灵魂

从酷暑到秋高气爽,再到阴雨绵绵的南方的冬天,人的经历实在是难以揣测。何况是多少年的四季轮回。 接触的人多了,也多多少少对于人性有些自己的见解和揣摩。不夸大其词,也虚心接受别人的指教批评。 对自己的了解微乎其微,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骄横无礼的人,有时卑微到尘埃里,有时也想要盛气凌云,自信于我而言实在是飘忽不定。我相信人的经历会使人成长,使自己变得更好,能更好的迎接现实的各路客人的到访。 生而为人...

便利店里爱上你

米雅低头笑笑:“我就是喜欢他啊。他善良、认真、有梦想,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成为大作家呢。”

这座城市风很大|竟把你吹到了别人的怀抱里

几天前,我把我用心经营了三年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匆匆而逝的大学生活,所有单纯的美好,所有深爱的人,奈何缘浅。 只道是“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一》 十一月略微寒冷的天气,黄叶不可抗拒的凋零,北风也像是被上了发条,没有节制的刮。我看了看窗外,行人几许,五颜六色的寒衣下揣着对这个世界的期待。 我突然间被遗弃变成了一个人,独自来感受这个世界的冷清,我不禁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嘴里...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