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要怎么说出口!

2017-11-08 23:00:25作者:景天科

《爱你,要怎么说出口!》by 景天科

海鲜大排档的带感音乐声盖住了嘈杂的交谈声,还有那静静的海浪冲刷沙粒的声音,既然相遇便是缘分,上帝让我们遇见一些人,却只是遇见,原来爱情里也会有先来后到,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当初先遇到你的那个人是我,结局会不会不同。

原来有些爱情里,就连说出一句喜欢的资格都没有。

小安静静地看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在半小时内席卷而空,场面壮观的堪称惨不忍睹,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上场了,白净的一张脸上粉黛未施,本来就偏瘦的身子因穿着一身纯黑的衣服显得更加消瘦,推着与身体不成正比的垃圾车,在旁边人异样的注视下,缓缓登场,走起,剩菜倒上面,盘子放下面,机械的重复着手上的动作,小安说,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忽略所有气味,忽略所有目光,忽略所有动作,最后忽略自己是谁,那么你一定能胜任这份工作的,好了,最后一步,该是抹布登场了,转盘转起!谢幕。

大一那年的暑假,小安没有回老家,而是留在了L市,与多数大学生一样,小安想着趁假期赚些生活费,也能熟悉熟悉社会,一举两得,然而这种生活并没有想象中来的容易,身体的汗臭味和衣服上的油渍的味道,令人作呕,但这样的生活过了一个月已经让她的感觉器官麻木,夜里这里的一切都会被动感的DJ乐掩盖,现在小安唯一的想法就是多睡一分钟,梦里小安总是看到那张熟悉的侧脸,那样的遥不可及,想要靠近却总是迈不开脚,赵航,你会喜欢这样的我吗?怎么办,连我自己也不喜欢呢!

自从相思河畔见了你,就像那春风吹进心窝里,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

自从相思河畔别了你,无限的痛苦埋在心窝里,我要轻轻的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

赵航,赵航,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你说,”赵航这下什么也不做了,就这样直直的盯着小安看,等着她开口说话。

他这样看着自己倒是让自己吓了一跳,怂的腾红了脸。

“没有话说,那我忙了,”说完都低头不停的打着键盘。

“有,我有,嗯,有个事想和你谈谈,”小安单手托腮,满面春风。

“谈什么事,你说,”赵航表情严肃认真,还合上了电脑。

我想和你,谈恋爱!

盛夏,海边的游客像是这海滩的沙粒一样,密密麻麻,日光将这海滩晒的发烫,海水却还是微微发凉,大排档早上基本还是没有什么人,客流量最大时是在晚上,小安自从来到这后,每晚都是凌晨后才睡,有时连衣服都顾不得脱,便倒在床上,这两身黑色衣服是刚来到大排档时买的,穿了近一个多月,黑色布料下的层层油污都被包容在这夜色中,就如这憔悴身子下的疲惫的心,和我对你那被海浪淹没的喜欢。

小安你在干嘛呢?黄楠突然从身后抢走了小安的手机,“哎呀,你快给我,一会让老板看见了,”小安慌张的上前去抢,可奈何两人差距悬殊。

黄楠一手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一手抵着小安“大航哥,你吃过饭了吗,要是没吃过给你推荐家大排档啊,在海边这叫水岸星城,绝了,尤其是那的服务员,态度特别好,长的还俊俏,哈哈,哎,他回你了啊,吃过了,哈哈”小安干脆就不去抢了,生气的转头就走。

这招果然好用,黄楠慌张立马追了上来,“哎哎,别生气嘛,还你。”

小安撅着嘴接过了手机。黄楠扯过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她的旁边,“话说这个头像和这个名字,我还真有些熟悉。”

“你熟悉?真的啊!”小安听到这立马俯上前去。

“啊,赵航,L理工大学,高中他还是我同桌呢,”黄楠挥着手,准备开始他的演说。

“天啊,缘分啊,哥,”小安摆出握手的姿势,“你快和我说说,他高中时咋样!”

“嗑,我这还有些口渴了呢,”黄楠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大爷相。

“行,等着,我去给你买啊,”小安很狗腿的跑去。

如果不喜欢我,求你别对我这么好,因为这样我总是觉得我还有一丝机会,但凡有一点可能,我都不会放手。

黄楠在小安来到这之前就已经在这家海鲜大排档工作了,那时候小安第一次做这些,什么都不会,慢手慢脚,一身白色T恤弄得满是黄色油渍,本来唐叔想要给她一天工资,让她走人,可黄楠硬是要留下她,其实也只是一句话,但那时候小安和他还不相熟,这些小安自然是不知道的,有时候遇到了那个人后就是这个样子,为她做的一些事,连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为什么?谁知道呢。

不断的有桌子要收拾,盘子一个接着一个的被码放在垃圾车上,直到放不下,再送到后厨,小安推着沉重的垃圾车,这条去后厨的路,小安不知走了多少次,吃饭是忙里偷闲的事,但你不得不快些吃,因为后面还会有别人和你替换,小安和黄楠扒着碗里的饭,有一搭没一搭的谈着,黄楠看着面前大口吃饭的瘦弱女孩,汗渍留在了她的额旁,头发贴在了脸颊,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怎么来这里打工?为什么要来做这些?一个女孩子做些什么不好。”

小安愣了一秒钟,她没想到黄楠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咳,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小三千块呢,就做了啊。”

黄楠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眼前的女孩。

“那你呢?为什么来做这些?”小安还在夹着菜,吃的正香。

“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了,这些不适合你。”黄楠很是语重心长,并没有理会小安的问题。

当初看上他的钱,却把一生都毁了

01 我先生出生在韩国一个颇为富有的家庭。 认识他那年我二十三岁,漂亮苗条,嗓音美好,已经红遍首尔。 像我这样出生在偏远渔村穷人家的女孩,一夜成名宛如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我激动的心情你可想而知,仿佛被馅饼直接砸晕了。 我昏昏沉沉,意识朦胧,看见爱慕者接踵而至,我演出的后台被围得水泄不通,鲜花带来的阵阵香气不断袭来,我感觉恍惚。 恍惚间我看见花篮上豁然写着爱慕者的名字:“李永浩”。 李永浩家...

喜欢你,从烟台到郑州

One. 从烟台到郑州有890公里。 延长向远方的铁轨仿佛没有尽头。随着窗外风景慢慢倒退,绿皮火车一路停停走走,从清晨到傍晚。 Two. 我第一次见到悦悦是今年暑期,在烟台大学东门对面的那家必胜客欢乐餐厅。 七月中旬刚放暑假,我从郑州回到烟台,不想继续无所事事过完大二的暑假,于是到这家必胜客餐厅应聘暑假工。 “你是想在内场还是到外场呀?”面试经理上下打量着我,“简单地说,内场的工作主要是餐品...

星光之下

姜勇带人走过去,只见卫生间地面上,一个年轻女子倒在血泊中。她的脸上已经被打开了花,从脸前和脑后流出来的鲜血满地都是。

【同性】难以坦白的爱

01 阿Ke跟江江分手了。 阿Ke是系花,有颜有才,性格也超级好,完全淑女一枚;江江是阿Ke的室友,第一次见江江的人都会觉得她是一个人很帅气的“boy”,完全的中性风,人也比较冷淡一点。可以说,她跟阿Ke是不同类型的人,或许就像磁铁不同磁场相吸引,在她们宿舍里,阿Ke跟江江是关系最好的。 两个女生经常一起形影不离,牵手、拥抱都不会让别人有不正当的想法。尤其是,她们做的都是女生闺蜜们都会做的一...

妈,这下我真的没人要了……

“妈,这下我真的没人要了……”还没等母亲把话说完,吴婧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有多久没有听到那个名字了呢?一年还是两年,吴婧记不清了。原本结痂的伤口再一次被母亲撕开,才发现还是那么痛! 上海是他们的家 ,她还守在这里,只是家人永远回不来了…… “赵岩,我不要你去捡那个戒指了,你回来好么?” 屋内一片静寂,徒留吴婧的抽泣声…… ❤️ “婧婧……”赵岩话音一落,便感觉一阵猛冲。 “赵岩,我很想你。”...

分家后 …后来家就破了

三十岁的二爸终于娶上媳妇了,但是没过一个月,我们一家三口就搬家了。 1 搬家的日子总是开心的,不管是因为什么。我爸对我说,小顶梁柱,去打盆水,全家人一起洗个脸。洗脸是一个仪式,改头换面。 照常理全家是要剪头发的,但刚分家,竟连一毛钱都羞涩了,那时真是一毛一个。 家徒四壁,东南西北四个洞一个比一个嚣张,袒露着蓝天白云。奶奶说灌阳气,要灌九九八十一加九九八十一天,满四九极。这些我不懂,但我知道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