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三月梨花,你侧耳听我一曲歌

2017-11-28 12:38:10作者:砍杀梧桐树

认识苏淡是在我考研那一年。当时怀揣着一个名校梦,一心往北京扑,用蜜蜂粘花朵那简直是太高雅了。饿狼见了肥肉一样扑腾了一番,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去北大。灰溜溜去了南方一所重本院校,用我导师的话说就是:“颜颜,你这个女孩就是眼高手低。”他说话时手还往桌子上敲了敲,好像要把指头插到桌子里面去。可是,用苏淡的话来说,“为了理想要打通一切有可能的玄关。”

这时候,我多半是相信苏淡的话。

苏淡是北大比较文学研究生。要考入北大,我是通过他买了一整套复习资料。以备愚公移山式复习

那一年,我把考研当初恋一样对待。所有的纯情和专注都扑通扑通火锅里煮丸子一样掷在里面了。

苏淡说,加油,你一定会成功的。每次听到这话,我就像被扳了加油档,猝不及防又往前窜一节。我就是这样一窜一窜地熬到考研结束,成绩出来。

我没考上北大。

却阴差阳错去了重庆大学。而苏淡的本科母校正是重大。他听到我被调剂到重大以后说,那好呀好呀,我母校啊,很不错的。

苏淡的老家也在重庆。于是,我几次三番死缠烂打要求和苏淡见面。均遭拒绝。理由都是他在北京要打拼两年。

其实,我在他空间见过他照片。高高瘦瘦的一个男生。腮帮子有点儿大,带着一副眼镜,如果没猜错,他当时应该在黄山拍了那张照片。跳到空中那一刻按了快门,他有点儿像一只压扁的青蛙被扔向天空。但我可不敢当面对他这么说。那样,他对我一点儿仅有的好感都会荡然无存。

我对他说,那张照片看来他很豪放不羁。可不像普通中文系男生那副需治愈系的样子。

结果第二天我去他空间发现,那张照片不翼而飞了。我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找了很多遍,都没见到那张照片。

不过,像我这种嘴里兜不住牙齿的女生,肯定要问个青红皂白。

“你干嘛删除呀?那可是唯一一张动作片,其他都是僵尸道长……”我忽然捂住嘴巴,意识到自己犯得错误,真恨没个人早几秒飞针走线把我嘴巴缝个密不透风。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传过来呵呵一声笑。

又咳了咳。

“这照片,有点儿,有点儿怪。怎么看怎么有点儿诡异。”苏淡又咳了咳,好像嗓子卡了一根小鱼刺。

寒假没到,在北京的苏淡却提前回来了。那一年我才研一。还正享受着沉舟侧畔千帆过的时光,大学太忙于学习,把谈恋爱的事给耽搁了,研究生就狂补。但我又是一个喜欢吊别人胃口的女生。所以,那些男孩子忙活了一学期也就是和我一起吃了几顿饭,一起上过几次自习唱过几首歌而已。

苏淡回来了。这于我可是人生大事。

我要见他,毫无疑问。以感谢学长帮助我的名义。

我花费半个月赶制了一副金陵十二钗的十字绣。我知道苏淡很喜欢《红楼梦》,以前视频见过他书桌上摆放了十多套《红楼梦》,那么这金陵十二钗他不喜欢岂不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那几天我熬出一双熊猫眼。这还是历史第一次,颜颜是什么人,就是整个大学男生都来追她连蓦然回首都没有过。富贵不能淫、美男不能屈的角色。

这一次,她真是豁出去了,把自己当成泥巴一样去滋养苏淡那颗牡丹花。

我绣完这个三米长的十字绣,感觉脊椎弯成了一把老弓,这刺绣还真不想送给他了。有点儿舍不得的意思。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我给苏淡打了电话。他说正在火车上。

我趁着火车没到站,又睡了几个小时。没想到睡过头了。醒来以后,苏淡已经离开车站,就在附近一家宾馆住宿了。

我垂首顿足了几分钟,拖着那副金陵十二钗和给苏淡买的几包零食,回了学校。苏淡说了,第二天见面。他今天真有点儿累了。想洗澡,补个觉。

第二天下午我才见到苏淡。

当时,公交车上人都下完了。我像一失窃者一样盯着下车的行人。苏淡最后一个下车。

高我一个个头,他从公交车那个台阶上俯视着我。我在那一刹那觉得自己好像被削去了一截似得变矮了。

我递上早准备好的百岁山矿泉水。他摆摆手说不用,暂时不渴。想了一下,又双手接过水说了声谢谢。

百岁山矿泉水做广告的是套用爱因斯坦和国王的女儿的爱情故事。想必此事他知道吧。不过,看表情,他没有一点惊讶之色。搞得我好像被迎面泼了一桶水,再等一会儿,我一个人站在他身后简直过起了泼水节。

等我们有钱了就结婚

文/毛不栖 狗哥说很想见我一面,明天他就要结婚了。我假装没看到,手机关了机,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哭了一夜。 “你他妈瞎啊,不长眼啊。老子这身衣服你知道多少钱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在一旁低着头,不停地鞠躬道歉,眼泪都急的快要迸出来了。对方仍然不依不饶地嚷嚷着让我赔钱,不然就要找经理。 第一次见狗哥就是在这家火锅店,这家火锅店离我们学校不远,一出校门沿着小吃街走到第二个拐弯处就是。我在这...

單戀

他最開始關注到她是因爲名字的關係,總感覺自己和她的名字之間有某種説不清的聯係。那時候他還在讀高三,面臨高考的壓力,無處發泄,他衹能將對考試的疲憊,對排名的擔憂,對寄予自己厚望的父母施加的無形壓力一股腦傾訴到小説中,附加到某個可憐的人物身上,讓他感受到與自己相同的煩惱,從而稀釋自己的焦慮感。這看起來是很自私的方式,但基於沒傷到任何人,也就無所謂了吧,他總是這樣想。然而,就像故事既有發生,便有結...

我有这么多标签,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北国冰霜万里封,银装素裹迹无从。 千山暮雪方原影,钟寺红梅槛外容。 一夜春风惊刺柏,三朝冬雨寂鳞松。 欲将偕隐同人去,羁旅浮尘几度逢? 文/Delia 01. 大清早一起来看了两篇情书,原来情书是这样写的,这样唯美动人。 点开首页,看到风一样男子写给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情书,要是搁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点开,去看这类爱情类的文章,因为在我的世界里,对恋爱是有那么一丝丝抵触的。 有人可能说,你受过伤...

萧山情侣婚前聊天记录曝光:三观不同,莫进围城

一年有几个结婚的高峰期,年末就是其中之一。 年关将近,很多恩爱情侣们开始为自己的婚礼做准备,拍婚纱、选家具、看酒店、发请柬。忙的不亦乐乎。 但无法跨越的前提是,有一套结婚用的房子。 01 这不,杭州萧山的一对情侣就因为婚房出现分歧,聊天记录被放在网上,引发强烈的议论。 13日晚,萧山网友「阿萨德的」在萧内网发帖:“哎,好好的两个人,好了快3年了,理想与现实。聊天记录是获得双方同意的,他们也想...

我被关禁闭的这一周

“滴答~滴答~滴答......” “1117,1118,1119......” 我在心里默默数着,这是我被关在这里的第三天,这是一间全封闭的禁闭室,正方形的小隔间,一张石头床,一个蹲坑,一个关不紧的水龙头,构成了这个房间的全部,三天前,我被我的父母送到这里做心理调节,然后我就被“老师”关在了这个“静思”室。 进入高二下半学期,教室的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重点班里每个人都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我有...

2017,我们一起 | 好好告别,才能好好开始

季先生: 见字如面。 最近好吗?有做运动吗? 昨天,也不知哪里吹来的风,忽然动了要跑步的心意,于是下午就换上了跑鞋,沿着河边跑了一圈。途中经过一座园子,爬山虎的叶子布满了墙垣,葱郁蓊翠,叶片在风中轻舞,像蝴蝶的翅膀。停下来怔怔地看了好久。 阳光很明媚,但风毕竟清冷了,刮得耳朵生疼。想起从前跑得勤的日子,每周都会跑上三四次,每次能跑五六公里,竟已是两年前的事了。 人对时间的感知很奇妙,时而快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