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妖录·山鬼

2017-11-29 11:22:19作者:风兮兮__

一、

我们一路西行,其中路途愈发险恶。

站在三岔路口前,我翻了翻地图,最后颇为无奈地看了白灵一眼,“没别的路了。”赶在白灵开口前,我又诚恳地道,“也真没吃的了。”

没办法,一迷路白灵心情就不好,白灵心情一不好就爱吃东西。但其实这根本就是个矛盾:既然迷路了,那食物不节省一点,又怎么够吃?

白灵被我堵住了话,张张嘴又不知说什么好。她嘟着嘴想了一会儿,开了窍般耍赖道,“不管,我就要吃就要吃。”随即从我包裹里取出几块糕点,大口吃了起来,还哼了一声,以得胜般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啧,女人。我扶额。

我觉得照这么下去,没两天干粮又要见底,只得收起地图,对白灵说,“其实有近路的。”

“近路?”白灵嘴塞得满满的,鼓起来,像一个球,含糊不清地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因为……”我指了指前方那座横亘在官路正中间的连绵山脉道,“近路要翻山。”

“好耶!”白灵顿时跳了起来,“我最喜欢爬山了!”

我有些无语。

白灵所谓的喜欢爬山,只是喜欢在我爬山的时候坐在我肩膀上,一边吃零食一边哼歌罢了。

“爬山有什么好的。”我向着连绵群山走去,祈祷山路不要太过艰险。

“有啊有啊,”白灵说到兴起,连东西也不吃了,眉飞色舞地道,“阿姜爬山时候的样子可傻了呢!”

气氛诡异地凝固了片刻,白灵连忙道,“嗯……山上,山上风景很美啊!”

我看了看群山中的蒙蒙白雾,假装没听到白灵的话,

山中浓雾弥漫,所行甚为艰难,有那么几次我险些掉了下去,吓的白灵连连尖叫,并劝我换条路走,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定会少吃一点,留够干粮。

我安抚性的将她放入怀里,说别怕,不会有事的。

前方是一条狭窄的铁索长桥,在山谷强风的吹动下摇摇摆摆,只需要稍一低头,就能见着深不见底的寒渊,空谷无音,我踢了块石子下去,它朝下急速飞驰,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巨口吞噬,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数百米的高度令人有种强烈的窒息感,踏错一步,就再也没法回头。

我深吸口气,准备踏上铁桥,前方蓦地出现一个长发少女,坐在摇摇晃晃地铁索上,没好气地瞪着我,说此路不通,敬请绕路。

“你是?”我故作意外地问,“神仙?”

“少来。装什么装,早知道刚刚你故意走不稳,我就不帮你了。”少女气鼓鼓地说,“你们人类,一个比一个坏。”

我心中一动,听出这话里有话,便追问道,“此话何解?你还遇到过什么人?”

少女摇了摇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终于叹了口气,眉间挂上愁容,道,“我的故事啊,长着呢。”没等我再次发问,忽然一阵强风吹来,我不得不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发现自己已在对岸,而那活泼灵巧的少女,早已消失不见了。

空荡荡的深山之中,只有少女那秋雨般忧愁的声音回荡,“我在等一个人,等了很久。”

有妖焉,曰山鬼。独立于西山之上,云雨不避,思君不忘。

——《奇妖录》

二、

好不容易把山鬼引出来,却没能记下她的故事,我终究还是有些失望的。但知道了这附近有妖怪后,我便留意起了这件事,只可惜这附近竟没什么人烟,走了好久,才见到一座破败小庙。

小庙虽残破不堪,像是随时都可能倒塌,却隐有一股摄人正气,令人不敢小觑。一走进门,我就听到了从里面传出的那绵长平静的木鱼声,那声音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使我略有起伏的心情归于平静。

穿过堆满了落叶的庭院,眼前的佛殿正门大开,一个黄袍僧人的背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风兮兮__
风兮兮__  作家 我伫立在这里倾听,风的声音微博:风兮兮__ 公众号:兮风之歌

奇妖录·山鬼

奇妖录·启程

感动自己的故事

01 玲珑和苏南交往的第六个月,苏南出轨了。 也许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也许是玲珑心里最近的恐慌,那天夜里玲珑辗转难眠,苏南的手机频频亮起,她打开苏南的手机,看到了那些万箭穿心的言语,“亲爱的,明天她上班么?”“亲爱的我想你了”“宝贝明天我在老地方等你”,玲珑的心开始隐隐作痛,她有些不能呼吸,一手捶着憋闷的胸口,一手翻着苏南与那女子的聊天记录。 天微微亮,他们就分手了,是苏南提出来的,苏南给她的...

余生太长,我只想用今天去爱你

人民西路上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小店叫轩轩阁,听说是用了某个人名字的谐音,起初听到这个故事也是一个意外,我兴趣乏乏,甚至觉得无聊至极。直到后来,我见到了那个风评不错的店主,我才半信半疑的又将故事听了一遍,说的人面无表情,听的那个却早已泪流满面。 八年前,我眼前的这个女士25岁,刚刚走出大学的襁褓在一家投资理财公司做理财助理,专业功课还算过得去,收入也还够日常开销,就这样紧赶慢凑的过完了...

因为爱你,我成了很好的自己

在简书写作的第一天,就碰到简叔询问来简书写作的目的,我斟酌再三回复了一句“希望用文字记录自己的生活。”其实,这只是我在简书写作的表层目的,深层的目的是为了一个人。我把简书当成了我的树洞,所有想对他说而不能说的话都倾泻在这个树洞里,偶尔我也会把文章的链接发在朋友圈,然后在“谁可以见”里选择“部分可见”,再仅选择他一个人的名字,最后依次点击“完成”和“发送”。我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多少,因为偶尔我也...

爱可以不说,但不能不做。

鲁迅说过一段话: " 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帮助他所爱的人,最好不要随便谈什么爱与不爱。当然,帮助不等于爱情,但爱情不能不包括帮助。 " 每当人们谈起爱情,总是有意地忽略存在在感情里的一些现实因素,而不断放大纯粹的喜欢。就算人们真的谈论到爱情里的那些现实因素,也会各种不好意思,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因为某某原因才和ta在一起的,生怕被人误会自己是图对方什么,目的不纯。 1 两个人能走到一起,爱当然是第...

对,我就是那个没人追的女同学

01 人生中第一次听到有人喜欢我还是在小学四年级,那时是课间,我正趴着桌子上睡觉。迷迷糊糊中有个男生在我旁边大声对我说“凳子喜欢你!” 我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凳子羞红了脸,开始追打那个男生。边跑边说“他开玩笑的,别听他的”。 凳子是我们班最调皮捣蛋的同学,因为姓邓而被大家戏称为“凳子”,他的头上有一块醒目的空缺,应该是和别人打架时被揪下来的,有些触目惊心。 我和凳子平时没有交集,甚至...

大概,是太遥远吧

1 直到现在,我才开始慢慢明白,为什么无数剪不断理还乱的缘分,却又悄无声息地无疾而终。有人告诉我,分离的人终会相遇,但在此之前我们会分开很久。久到再见之时,你会忘了我。 凌晨五点,一个电话把我吵醒,接通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这段时间一直做梦。” “所以,这就是你是你大清早把我吵起来的理由?” “真的,我一直梦到她。” “哪个她?” “叶子......” 我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如何接茬。电话那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