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卿心(大结局)

2017-11-30 10:40:11作者:编辑部

愿卿心

(一)

上海月湖庄园别墅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清丽的脸上不施粉黛,扎着简单的马尾,背着普通的书包,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不超过三百元。站在这片豪宅与名车间,她显得格格不入。

她有些忐忑得按响了门铃。门被一个少女打开,少女眨着明亮的眸子,礼貌地问道:“你找哪位?”

“你好,我叫许念晗,是A大大三的学生。我是来给一位名叫江安雅的高三同学做补习家教的。”

少女立刻把她请了进去,甜甜地一笑:“许老师好,我就是江安雅。”

念晗看着眼前明艳甜美的少女,不由地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本还在担心,住在这种高档别墅区的千金小姐会不好相处,现在看着这个开朗而有礼貌的女孩,才发现自己应该是多虑了。

念晗跟着安雅走上了楼,进了安雅的书房。

“老师先坐,我去叫我哥哥。他是我的监护人。”安雅俏皮得笑了笑,便离开了房间。

哥哥是监护人?那是不是代表他们的父母……已经不在了?

不过,这是别人家的家事,要她操什么心?

坐了片刻,便听到了脚步声,念晗连忙站起身。

抬眸后,目光被一个清俊的男人所占据。

念晗望着面前的男人,二十七八的年纪,俊朗的外形,考究的衣着,优雅的气质。

“许小姐?”男人站到念晗面前问道,他的脸上带着笑,可念晗却感觉不到这个笑容的温度。仿佛这张笑颜,不过只是一张给外人看的面具而已,华丽却虚假。

念晗点了点头:“您好。”

“你好,我是安雅的哥哥,江安言。今后安雅的学业就交给你了。补习时间为晚上六点到八点,因为她现在是高三,学业要求比较紧,许小姐能每天都来吗?”

“可以,我现在是大三第二学期,课业比较轻松。”

“很好,那有劳了。”安言礼貌地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于是,念晗便正式开始做起了这份家教工作,一做就做了一个月。

安雅是个很乖巧的女孩,教起来并不费力,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女孩很快便成了好朋友。而且这里离她的大学也不远,有直达的公车,非常方便。所以总体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工作,轻松又愉快。

至于那个安雅的哥哥,自从第一次见面后,这一个月就再也没见过了。安雅告诉她,他们兄妹俩父母早亡,哥哥很年轻时便接下了父母的公司,他为了对得起父母的心血,工作非常拼命,常常加班到半夜。

其实,念晗想想,不用看到江安言也挺好的。那个男人虽然优秀又英俊,让人赏心悦目。可是,实在是气场太强,他那商人与生俱来的谈判气势,让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这样的男人,还是少打交道为妙。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时,念晗带着愉悦的心情再次踏入月湖庄园,敲起那扇熟悉的门。

开门的是钟点工阿姨,因为江安言并不喜欢家里住有陌生人,所以没有用住家的保姆,而是让阿姨三天来一次打扫房间,念晗见过她很多次。而今天阿姨的表情有些怪异,欲言又止地看看念晗,又看看楼上,然后继续去做起了家务。

念晗觉得有些奇怪,又不好多问,就自己上了楼。还没走近书房,就听到了争执的声音。

“我说了不可以!”低沉的男生响起,带着些许的怒意。

那是江安言的声音,念晗听过一次,终生难忘。

“为什么不可以!?高考志愿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填自己喜欢的专业?”安雅的声音随后响起,夹杂着隐忍的哭腔。

“公司是父母留给我们的,你日后是要和我一起管理公司的!你看看你填的都是什么东西!?临床医学、口腔医学、检验学!?你在干什么?!”江安言的声音并不响,可却威严十足,让人光是远远得听上一听,就不寒而栗。

“我不要管理公司,我就是喜欢当医生!”安雅再也强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眼泪喷涌而出。

听着安雅的哭声,念晗也跟着揪心。保护欲和正义感上升,没有多加思考便冲了进去。

“江先生,对不起,虽然您是安雅的监护人,但我想告诉您,您并没有权力决定您妹妹的未来。”念晗凭着一股冲动,直接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话音一落,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二)

安言半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

念晗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她居然在指责她的雇主!?她一定是疯了。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覆水难收,不如就好好得沟通一下,就算自己被辞退了,好歹也要帮安雅实现梦想。

念晗调整了一下呼吸:“江先生,虽然您的家事我没有资格干预,但我还是想替安雅说几句话。她是您的妹妹,可她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权利追求自己的梦想。你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她有美好的理想,您更应该支持鼓励她啊。何苦要为了这件事伤害你们这么深厚的兄妹情呐?”

安言沉默了片刻,脸上看不出情绪,可周身的气息充满着寒意,让念晗有些忐忑。

就在念晗感到气氛僵得快要让她窒息时,面对的男人终于开了口:“我可以同意她填医学专业,但是,要填就必须填最好的医科大学。如果考不上,就给我乖乖出国读商学。”

能够让江安言这种霸道专制的人做出让步,已经让安雅很高兴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安言哼了一声,准备离开。经过念晗身边时,眼风从她面上扫过,虽未作停留,可念晗还是感受到了两道凌厉的光芒,让她不禁有些腿软。

这是什么男人啊!?光看人一眼,都那么可怕!

而她,这次是不是惹到他了?

回到宿舍后,江安言的眼神还在念晗脑海中闪现着,很是瘆人。她觉得,她得去找他缓和一下关系,毕竟他是发她工资的人,得罪他对自己没好处。

可连着好几天,都没见到他的人影,大老板就是日理万机啊。就这样等了一周,念晗终于盼到了江安言在家。

晚上八点,念晗结束了家教工作后,敲响了江安言书房的门。

“请进。”礼貌的用语体现着房内人良好的修养,可语气中的不耐,又显示出他的不好相处。

念晗走进书房,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整个房间简洁、大气、有品位。只是,少了点温度。就像它的主人一样,表面温文有礼,可却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有事?”坐在书桌前的男子开口问道,眼睛只是轻轻瞥了念晗一眼,便继续注视在电脑上。

“我……我上次态度不太好,特地来和你道个歉。”

“没关系,我不会计较这种小事的。”温润的声音如清泉般流淌,只不过,清泉虽美,却冷淡无味。

念晗倒也不在乎他的反应,反正自己来打过招呼了,已经很能屈能伸了。

正准备离去,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敲击电脑的声音,随后她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咒骂。

这么个儒雅的公子哥,也会咒骂?!念晗突然觉得他真实了一点,仿佛从神坛上回到了人间。

耐不住好奇,念晗问道:“怎么了?”

“电脑坏了。”声音中带了一丝恼火。

念晗不由得觉得好笑,原来还有他高高在上的江大老板搞不定的事儿啊。念晗顿时觉得心情很好,便大发慈悲地决定多管闲事一次。

“我帮你看看,我是计算机专业的。”

安言将信将疑地让出位子给念晗。

只见念晗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电脑屏幕上闪动着安言看不懂的画面。

看着那灵巧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动,仿佛在弹奏一曲美妙的乐章。

原来修电脑,也可以修得如此有美感。

安言的目光从电脑上流转到她白皙的手指,再随着指尖缓缓上移,最终停驻在了她的脸上。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得打量这个女孩。

脑中放映着两人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时紧张的她,第二次见面时据理力争的她,还有这一次,认真优秀的她。

那下一次见面,还会看到怎样的她呐?

他好像有些期待了。

等我们有钱了就结婚

文/毛不栖 狗哥说很想见我一面,明天他就要结婚了。我假装没看到,手机关了机,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哭了一夜。 “你他妈瞎啊,不长眼啊。老子这身衣服你知道多少钱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在一旁低着头,不停地鞠躬道歉,眼泪都急的快要迸出来了。对方仍然不依不饶地嚷嚷着让我赔钱,不然就要找经理。 第一次见狗哥就是在这家火锅店,这家火锅店离我们学校不远,一出校门沿着小吃街走到第二个拐弯处就是。我在这...

《前任3》:你以为我没有挽留,我以为你没有回头

① 最近《前任3》简直刷爆朋友圈、微博等各种平台。 有要和前任复合抛弃现任的。 有痛哭流涕没有和前任好好说再见的。 有要论述孟云究竟是渣男还是暖男的。 不知为何,只要谈及男女感情之事,似乎总能触到每个人的G点,无一例外。 但我想说,《前任3》这部电影大多数人都没有看懂。其实它就是想告诉我们,珍惜眼前人,不要轻易地去放开另一半的手。 越成长你会发现,越难碰到一个人能让你心动、喜欢并且合适的人。...

致前任‖再见,不负遇见

爱情,总是既折磨人又让人欲罢不能,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 明天,是她成为那个刚相识了十六天的人的妻子的一天。 2017年12月23日,尚还和我在一起的前任去相亲了,我们分手了。 2018年1月3日,我知道她将于明天结婚,成为别人的新娘子,喊着别人“老公”。 2018年1月4日,我看到了她一生中穿婚纱的最美模样,想起梦中做的最后的道别,便删除了她所有的照片,删除了所有有关她的一切。 今天,...

渣男,我已经不爱你了

2017年 12月30日 星期六 雨 文/苏悸婉 1 奇葩说里马微微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天生容易遇渣男,是彼此的价值观不吻合,互相碾压,把对方弄成了渣。”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容易冲动,以为喜欢上一个人便是永远,到最后却不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渣男,不过说实话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见过那么一两个渣男,他们伤害我们的同时也让我们学会了成长。 我叫蒋晓晓,18岁,我喜欢一个男孩子很长时间了,他长的很...

(故事)三月梨花,你侧耳听我一曲歌

认识苏淡是在我考研那一年。当时怀揣着一个名校梦,一心往北京扑,用蜜蜂粘花朵那简直是太高雅了。饿狼见了肥肉一样扑腾了一番,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去北大。灰溜溜去了南方一所重本院校,用我导师的话说就是:“颜颜,你这个女孩就是眼高手低。”他说话时手还往桌子上敲了敲,好像要把指头插到桌子里面去。可是,用苏淡的话来说,“为了理想要打通一切有可能的玄关。” 这时候,我多半是相信苏淡的话。 苏淡是北大比较文学研...

给人安全感的,从来都是偏爱

朋友关注了我的微博,为了表示友好,我破天荒的互粉了。 和大家一样,我简单的阅了几页他的微博,然后八卦的问了一嘴:这个女生是你的前女友吧? 他非常吃惊的问我,你怎么知道? 我说,你微博里@的人里,只有一个男生,还有这个女生,男生看起来是你的哥们,这个女生无外乎是女友,看时间差,那些微博是一年前发的,如今你单身,显然是你追求过的女生,过气了的女友就是前女友。 作为女生,本性驱使我又八卦升级的翻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