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我想,该结束对你的暗恋了

2017-11-08 17:35:48作者:泽桥

2017年11月8号  星期三天气小雨

天灰蒙蒙的,下起了小雨,此刻坐在窗边的我十分纠结,敲打着这七年来我一直想对你说,却每次都删了又删的话。

瀚城,我不想再当你兄弟了,我想做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我盯着QQ聊天对话框里刚刚敲打出来的字,又看了看你的头像,那是一张你在阳光下扣篮的抓拍。我最喜欢在篮球场上的你,青春又自信。

我们的相识,也是因为篮球。高一新生开学,学校组织了一场新生杯,目的是让所有的入学新生尽快认识班级同学。

班级里的男生都需要参赛,女生就负责拉拉队,为参赛队伍呐喊助威。我站在球场的边缘,与旁边的同学一起为场上的同学加油。

那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知道场上有一个很高很高的男生,应该有一米八五吧,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阳光下,你在人群中是那么醒目。

只见你一个转身,右手快速从对方手中拍球,左手迅速配合,接住,一个跨步,向前跑,纵身一跳,完美扣篮。

全场欢呼,都为你的完美扣篮鼓掌。我看着又开始指挥队友重新站队的你,仿佛刚刚的欢呼都与你无关。

我想,这个男生,肯定有点自负,没有朋友。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后来的七年,我却是这个男生最好的朋友。

比赛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双方的比分越来越近,49比50,也只剩下最后一分钟。突然,我看着远方突然飞来一个球,由远而近,在大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被推到在地,身上还有一股重力。

随之听到了身边人巨大的欢呼声,还有热烈的鼓掌。我心想,倒霉透了,要被笑死了,来看个球赛居然发生这样的糗事。我闭着眼睛真想找个地洞转进去。

渐渐地,我感觉的身上的重力消失了,“同学,你没事吧?”我听到了一个男生的声音。

慢慢睁开眼,我看到有一双手伸着,正准备缓缓地抓住我的手。我一用力,准备顺势握住你的手,却感觉到背后一阵闷痛,起不来。你见状,立即上前扶住,慢慢让我站起来。这时我才看清你的脸,原来是刚刚扣篮的那个男生。

身边的同学还在不停欢呼:“赢啦,赢啦!”我往比分处看去,只见比分由刚刚的49比50变成了52比50,原来我们班赢了。

“我送你去校医室看看吧?”听到声音,我发现你居然还在我旁边。

“不用啦,不用啦,我回去擦掉药就好了。”我急忙拒绝。

天啊,刚刚我还以为那些欢呼,是同学们看到我被推倒在地的起哄,如果现在我再和你去校医室,肯定会被大家笑死。

回到宿舍,听到同学们讨论,才知道原来你的名字,江瀚城。莫名地,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大家说,球场上的你超帅,刚刚既避免了我被球砸到的悲剧,又顺利地把球传回给场内的队友,队友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取得比赛的胜利。大家都夸赞你的反映灵敏,不然我们班肯定输了。

我们的相遇是如此的戏剧,戏剧得就像电影里的桥段。但也感谢这场比赛,感谢那个球,后来的高中三年,我们成为最了解对方的好朋友。

我们一起打球,一起玩游戏,一起爬山,就连吃饭,也是两个人一起。

你知道我胃不好,一起吃饭从不点辣的菜;你知道我不吃香菜,每次都细心地把它们从我的碗里挑出来;你知道我喜欢吃茄子,总是把你碗里的茄子夹给我,还骗我说你不爱吃。

同样的,我也了解你的喜好。我知道你打完球总是习惯喝一瓶脉动,每次都买好一瓶,站在球场边等你;我知道你最喜欢穿的球鞋是回力,所以在你18岁生日的时候,我用剩下半个月的生活费,买给你一双回力牌的球鞋;我知道你希望每一场球赛都有我的喝彩,而我也从未缺席过你的球赛。

那时,班里的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你总是笑着和他们解释,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可你不知道,我也偷偷地希望,我们会在一起。

三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幸运的是,上了大学的我们,在同一所城市,两所学校的距离并也不是很远。大一开学的国庆节,我下定决心,要和你表白。

有人说,最好朋友的告白,要么是情投意合,两人完美的在一起;要么是拒绝后双方尴尬,最后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既纠结又期待,害怕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又想知道你内心真正的想法。

天灰蒙蒙的,飘着小雨,我们约好了,在你校门口的奶茶店见面。

我坐在窗边,看着远处的你,从校门走来。穿着白色的T恤,越发衬托出你皮肤的黝黑,但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么帅气。

你走进奶茶店,我向你招手,你很快就看见了我,朝我走来,坐在我对面,随手拿起前面的脉动一饮而尽。我知道你不喜欢喝奶茶,早就买了一瓶你最喜欢的脉动。

我看着你,心里打好了腹稿,准备开口。

“阿桥,我想我遇到我的女神了,我发现我喜欢上她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你洋溢着一脸的幸福对我说。

我屏住呼吸,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希望对面的你看不出我的异样。

泽桥
泽桥  作家 偶尔有些矫情的伪文艺女青年文章授权转载请务必联系本人

注定此生,深情永不负

七年了,我想,该结束对你的暗恋了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中医武侠基础

武侠中医不分家,金庸的书之所以好看,不光是里面有侠骨柔肠,还有各方面的知识,所以,武侠才从传统的打仗斗殴登上大雅之堂,所以,我在研究武侠的同时也在钻研中医,借此可以让自己写的文章更为专业具体。 一、中综 1.患者神志不清,语言重复,时断时续,声音低微,称为:郑声。 声音有力:谵语 叫骂:狂言 喃喃自语、见人则止:独语 言语不畅、谈吐不利:语言骞涩 2.口气酸臭:胃有宿食 秽臭:胃中有热 3....

朝阳似锦     文/向琬

祝你余欢漫漫,祝我余欢慢慢 001 2015年,微博上最火的一句话是,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这年年底,周洛走进苏州当地的一家理发店,还不等理发师开口就道:“我剪发。” 理发师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闻言摸了摸头发,指尖从头顶一路滑到发尾,眼角眉梢都是叹惋,周洛抬起头,透过镜子一下子晃了神,同样的神情,很多年前她在另一个人脸上也见过。 “真的非剪不可吗?”他摩挲着发丝,“难得见到这么漂亮的头...

早走清仪上心头

1眼儿媚 民国十年冬,光璀琉璃的夜上海,极美,也极冷。 缪清仪信手晃着把檀香木扇,不紧不慢踱进朱家大门,闻见管家恭恭敬敬一句:“缪小姐来了”,她也不语,只见她拿香扇掩住了口,媚眼流转一番,也不知香扇下遮掩的红唇可否有勾起,总之这算是回应了。 缪清仪眼儿转啊转,最终落到已落座棋盘前的朱子笙上。 “今日你来晚了。” “老规矩,多杀一个便是。”缪清仪收了扇向他走去,拂了拂肩上的雪裘,也落了座。 朱...

渣的从不是网名和头像,是人!

2018年2月1日 星期死 天气阴 文#阿呗 从不否认,以一个客观事实来表明一个人的性格,但也从不敢苟同,用一丁点虚拟上的魔幻便去否定一个人。 前两天阿玛给我分享了一篇文章,里面还重点圈了我的微信头像。 阿玛在电话里笑着告诉我: “阿呗,你看,渣男头像十九八,你竟占了不少啊。” 我笑了笑,没接话,跑去将那篇文章看了一遍。只觉得有些虚无缥缈,无本无剧。果然,这世上还是闲人多,什么都...

金不换

不管怎么说,高挑纤细的女子最得荣均的喜欢。 他留日专门学过水利,那是十几年前,还叫大清朝。一回来便在水利局供职,多亏改朝换代也不碍他这种职务官的事,他年纪轻轻已做到水利局副局长的位子。 说年轻,到今年秋天,他也整三十五了。摸摸自己越来越高的花尖,他想着不能再随着那帮同事瞎混了,该为自己的发际线打算打算。虽说男人三十四十都是一枝花,一旦秃了,也只不过是一支秃噜头的花。他自诩年轻时也算是个美男子...

我的一个反贼朋友

00 牢头 悠悠天如洗,匆匆鸟思归。 世上很多事物都如这飞鸟般,从这处去往那处,逐渐又变成另外的模样。我们寄生在这天地之间,看着天地如旧,天地也或注视着我们,开放又枯萎,最终陷入沉睡。 我想,离我沉睡的时间时候,应该不远了。人们都说白云苍狗,此刻我看着天上的云朵,慢慢地变换着形状,有很多张脸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想起了一些时隔很久的事情,想起那些事里的那些人。他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从陌生到熟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