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2017-11-08 19:45:15作者:冬月之恋
文/冬月之恋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by 冬月之恋

有一天我和瑞开放学回家,忽然发现瑞开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人。瑞开和我是小学同学,我们两家是邻居。

“你家来亲戚了,这位大叔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瑞开显得很慌乱,表情有些古怪,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背着书包撅着嘴,身影哧溜一下从那中年大叔的身边滑过,闪身溜进自家屋里去了。

我满腹疑云地回到家,撂下书包,洗把脸,正纳闷的当儿,我妈过来喊我吃饭。

我问,隔壁家的大叔是谁呀,我刚才问瑞开,他不睬我!

我妈一听笑了,轻描淡写地说,那是瑞开爸爸的弟弟,瑞开的亲三叔,刚从黄冈老家来,听说要在他们家住上一段时间呢。唔,对了,他是个哑巴!

哦,哑巴,可不就是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的聋哑人么?我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以前我也只是听说,还从来没有见过哑巴呢!

我妈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唉,他也是个造孽(鄂东方言:可怜的意思)人,四十好几了,也没娶上媳妇,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在老家也只是靠亲戚接济,这一次是来咱们莘城投奔他大哥大嫂的。

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心情一下释然了,先前的疑虑瞬间有了出处。难怪瑞开不回我话,敢情他的叔叔是个哑巴,他难为情呢。我一下子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有一种老虎忽然发现羊群中一只受伤的羊,想冲上去一下结果它性命的冲动。瑞开这小子平日可没少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的,仗着学习成绩好,他老笑话我数学考试不及格,笑话拖着鼻虫的虎子上五年级了还尿床,笑话大毛三条裤子破了两条,屁股上的衣服补丁摞着补丁……

哈哈,这回可轮着我们看他的笑话了,看他还怎么嘚瑟?要不了两天,同学们都将知道,瑞开有一个哑巴叔叔了。想到这些,我忍不住笑了。

我端了碗出门去,想仔细瞧一瞧邻居家来的这位哑巴大叔。一抬头便看见哑巴大叔身子正倚在瑞开家的大门边,一个人百无聊赖懒散地晒着太阳。我边扒口饭,边偷眼瞄去,他顶多四十多岁的样子,留着浅灰色的短发,高鼻梁,大嘴巴,眼睛曳波,一张轮廓分明的古铜色的脸。从外表上看,也看不出他与正常人有何分别,哪里看得出他是一个哑巴呢?

大叔睃巡的目光很快落到我身上,眉毛一挑,冲我咧嘴一笑,他在同我打招呼呢。我心里发毛,没来由有些紧张,但嘴角很快还是露出了微笑,想着要取笑瑞开,我还得同这哑巴大叔攀好关系,在他身上获取秘密呢!

这以后哑巴大叔果然经常到我家来串门,我们很快熟识了。我发现这哑巴大叔还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他脸上时常笑嘻嘻的,俨然忘记了生活里的愁苦和辛酸,他并不因为自己与别人的不同而感到沮丧,显得乐观而豁达;他童心未泯,有时居然同孩子们开些玩笑。当与人交流时,他嘴中能咿咿呀呀蹦出诸如“吃没”、“你妈呢”几句简单的问话。 放鞭炮抑或炸山石的很响的声音也时常惊吓到他。

让我纳罕的是,哑巴大叔居然学会了一手针线活。他手里拿着针线纳了一半的很厚的鞋底过来,向我们展示他的“手艺”。他煞有介事地学着农村里针线活很好的妇女们一样,不时地拿针尖在头皮上搔一下,样子很滑稽;接着他将针尖儿顶进那结实的鞋帮里,熟练地拉扯着粗大的线索,鞋底在他的一针一线中慢慢纳成。有时他会学着戏台上的女人,嘴里含混地哼唱着,拿捏了手指,作兰花指状,在胸前轻盈地比划,在头顶作出戴花的姿势,惹得我和弟弟捧腹大笑。

夏天,哑巴大叔手里拿了一把破蒲扇,趿一双拖鞋在左邻右舍走动。为逗孩子们一笑,他故意忸怩了身子,学女人走路。他有时也会向人发一些牢骚:他用手比划着,抱怨哥嫂嫌他饭量大,吃得太多。而这时候,他的眼睛总是警惕地向身后张望,唯恐他的侄儿侄女们听了,传到哥嫂耳里去,给他脸色看或是数落他的不是。

我也很快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瑞开平日也时常来我们家玩,但只要见他三叔在场,他便不声不响地扭头走了。有时,哑巴大叔正在兴致勃勃地“唱戏”,我们看得津津有味,笑得前仰后合的当儿,瑞开来了,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哑巴大叔收敛了笑容,没事人般忸怩着,我和弟弟也一下噤若寒蝉了。这时候要么是瑞开离去,要么是哑巴大叔离开,欢乐的场面一下冷寂下来,我看到瑞开绯红了脸,有些难堪,而我却在心底偷乐。

那一天,虎子又尿床了,虎子妈抱了湿被褥出来晒,嘴里骂骂咧咧的。瑞开和我见了,两人相视一笑。上学的时候,瑞开拿这事又同虎子开涮。

“嘻嘻,真没羞,这么大人了还尿床!”瑞开放肆地笑着。

虎子憋红了脸,申辨道:“有啥可笑的,医生说了,小哥我这是一种病,吃些药就会好的!”他瞪了一眼瑞开,脸上倏地浮现出一缕笑意,不无揶揄地说:“哪像你哑巴三叔呀,疯疯癲癫,学女人一样唱戏,那才好笑呢!”虎子一边说着,一边还夸张地比划了一个头上戴花的动作,嘴中唱道:人家的闺女有花戴……

“臭小子,我撕烂你的嘴,我教你学!”瑞开忽然冲上去,一把揪住虎子的膀子。虎子不甘示弱,两个人扭在了一起。

我杵在中间,急得跺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将两人拉扯开来。

转眼,农忙的季节来了,瑞开的爸妈下地里干农活,哑巴大叔留在家里帮忙做饭。哑巴大叔原来也下地干活的,可是瑞开妈看不上他,嫌他做事毛糙。几个人一起薅芝麻,为了省事图快,哑巴大叔总是将芝麻连同杂草一起薅掉了;经他挖过的地也总是坑坑洼洼的,深浅不一,很不匀称,非得让人返工不行。用瑞开妈的话说“他的手根本攥不住锄头把,天生就不是种庄稼的材料。” 可是生火做饭倒是哑巴大叔的长项,大约一个人生活久了,他练就了一手好厨艺,炒得一手好菜肴,这倒是让一家人津津乐道的。

可是那一天在家做饭的哑巴大叔还是出了事,灶堂里的火星溅出来,引燃了灶门外堆放的干柴。他开始没有留意,等到发现时,大火已经烧起来了。他跑到门外,呜哩哇啦地嚷叫起来,邻居们闻讯赶过来帮忙,大家七手八脚地用水将火扑灭了,所幸没有酿成大祸,只是灶堂边的墙壁熏黑了一大片。瑞开爸妈下地回来知道了这事,瑞开爸黑了脸,对着哑巴大叔劈头盖脑地一顿臭骂。哑巴大叔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垂首低眉,两手不停地绞缠着衣角,嘴里哼哼唧唧地发出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声音。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这时候虎子妈 跟头流星地赶过来,说,他婶呀,你可要管一管呀,有人看见你家小叔子在我家菜园地里拔了两个大萝卜呢!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转向哑巴大叔身上。瑞开爸虎着脸,两手比划着,做了一个拔萝卜的姿势,厉声问道:“冤家,你是不是扯了人家的萝卜呀?!”

哑巴大叔的脸一下变成了酱紫色,两手一摊,嘴中支支吾吾的,面露愧恧之色。

瑞开爸心里有数了,其实不用问,院子里的地上两瓣萝卜叶正躺在那儿,今年他们家的菜园子里根本就没有种萝卜。

“你这挨千刀的,咋做出这种事情来呢?老李家这么些年来清清白白,还从没有过谁手脚不干净的,怎么就出了你个憨货,招人说闲话呢!”瑞开妈气咻咻地嚷起来,“他爹,开年还是把他送回老家去吧,省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算了吧,他是个哑巴,有些事情多担待一下!”人群中有人劝道。

冬月之恋
冬月之恋  作家 热爱文字,享受生活;照亮他人,成就你我。偏爱写小小说、散文类作品,高擎纯文学旗帜 ,拒绝庸俗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秋婵

麻木的婚事

人生耄耋时

你就是穷所以才会单身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林小妞去相亲,回来就各种和我吐槽- “那个男的简直小气到没谁了,点餐的时候就点了一杯柠檬水,说他不饿。” “我点了一份牛排和甜点,他说你这点的是不是有点多,我看你挺胖的,应该少吃点,减肥又省钱。” “买单的时候,他说最近月底没剩什么钱了,反正他也就喝了一杯水,让我把单一起买了。” “更过分的是,说什么他工资低很穷,希望我以后花钱不要大手大脚。气得我一回来直接电话微信...

老十三的醉意人生(生活与爱情)

平地一声惊雷起。 老十三醉了,天大的笑话。 【01】 老十三是我的边缘朋友,止步交心,囤于现状。他那辆古铜色的双门牧马人,我只坐过一次。 产生交集的冬日正午,我戳在川字号火锅店门口。这年头,上了规模的火锅店,不用个川字,仿佛掉了身份。镂空木头毫无规律衍生的设计风格,大红大紫的平铺了整个店面的外围,足有十几米长。大片太阳下,晃动着浓郁的血色,突兀的生出了惊艳与震颤。 门口,悬两个巨大的红色布灯...

蓝鲸鱼的使命

我是一只傲游于天际的蓝鲸鱼,天空是我们的海洋。 我们蓝鲸鱼一族在即将成年时都要通过鲸鱼长老的魔法水晶球决定自己毕生的使命。 我们蓝鲸鱼生长于天空,掌管天空万物,或风或雪或朝霞流云。 母亲告诉我,“当蓝鲸鱼用尽一生完成它的使命后,它的生命将获得圆满,从而获得一个不灭的灵魂。” 然而那天,长老将神秘的魔法球放在我面前时,却没有发出意料之中的光芒,更没有那个苍老智慧的声音来揭示我的命运。 结果,我...

“死而复生”的德婶和德叔

德叔原谅了“死而复生”的德婶。 这让许多人都由衷的佩服,他或许不懂得这其中蕴藏的深沉爱意,却用自己的爱送给了两个孩子最好的礼物。 德叔是我爱人一个好哥们的父亲,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在土地上勤勤恳恳的劳作了一辈子,在那个还没有实现现代化的年代,为了有一个好的收成,他每天戴月披星、不辞辛苦的劳作,干活的时候总是拼命般的使出十二分的力气。 我第一次见到德叔的时候被他的黑和瘦吓到了,黑瘦黑瘦的德叔...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文/冬月之恋 有一天我和瑞开放学回家,忽然发现瑞开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人。瑞开和我是小学同学,我们两家是邻居。 “你家来亲戚了,这位大叔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瑞开显得很慌乱,表情有些古怪,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背着书包撅着嘴,身影哧溜一下从那中年大叔的身边滑过,闪身溜进自家屋里去了。 我满腹疑云地回到家,撂下书包,洗把脸,正纳闷的当儿,我妈过来喊我吃饭。 我问,隔壁家的大叔是谁呀,我刚才问...

偷偷摸摸的喜欢你这么多年

常常无法控制自己去回忆和你走过的几年,初见,那个时候青涩的样子还不敢确定是不是喜欢,隐隐的望着你被他牵着手走在我后面。几乎不敢张望你模样,只记得你是穿着红色短袖黑色头发,而我没敢盯着你的脸好好的去看一看。 很简单的过程,不期而遇的以后,我们还是有了不一样的故事。 没错,那个时候我只知道有你这样的一个女孩,你还有一个爱你的男朋友,我只知道这些,所以对我来说想和你谈恋爱真的是天方夜谭。我没有告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