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在监狱的兄弟回一封信

2017-11-08 20:11:16作者:辛帝

想给在监狱的兄弟回一封信

1.

“眨眼三个月有余了,今天是端午节,早上所里还发了粽子吃,我居然吃了个粽子,你们呢,有没有出去玩呢?看电影?如果我可以拍照的话一定寄送给你,你一定会很吃惊,要么不妨寄几张照片在信封里,我现在每个月收到一封信还是很开心的,你帮我问一下寄给小姨的信件他有没有收到呢?地址不要写错了。”

—— 17年6月收到的第一封信

大学临近毕业,资格证考试开始放榜,我们一行6人挤在红色海报前眯缝着眼睛努力找到自己的名字,字体太小驰哥拐着我的手臂硬是拥到了最前面。我挨个儿数着密密麻麻的名录,最终在尾端看到了我和驰哥的名字,63分刚好达标资格证也就算到手,驰哥的名字后面俩空着的格子,这意味着他有俩专业技术考试没过拿不到证件,人是越来越多,他骂了两句脏话就和我从旁边出去了。

驰哥是我的舍友,也是班级里年龄最大的人,整整大我3岁。他说高中为了等比自己小两届的女友活生生的留了两级,结果感情还是在大二以异地的淡漠而告终。

第二年上学花钱大手大脚,国庆节最后两天翻箱倒柜也只有7块钱,硬是咬着牙问他借了200,那会没有支付宝微信,干巴巴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从宿舍走到校门口的提款机取钱。一路上对我批评教育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逐渐发现越来越依赖这位老大哥。

和所有的青春校园故事一样,舍友们感情越来越好,称兄道弟胡吹海侃。课,打球,喝酒,考证,毕业。

可在毕业前驰哥的俩资格证没考过,校园招聘一天比一天少,驰哥开始慌了,排版幼稚凌乱的简历疯狂投给各大公司,最终都是石沉大海,后来还是通过老乡学姐介绍进了业内一家大型批发公司站柜台。

毕业两年后,我被省外的公司调回了省内总部做运营助理,驰哥的公司就离我两条马路远。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分柜的柜助长了,两年没见却也常电话联系,见了面吧还是有点儿尴尬。他胖了不少,啤酒肚也越发明显。简单寒暄了一阵就开始点菜喝酒,我们在酒桌上喝的酩酊大醉,喝到话都说不利索。吃几口菜开始回忆过去的日子,碰几杯酒又开始打听同学们的境况,驰哥拍着我的肩膀说:“不出意外,年底就能去做业务员了”。

我一听还以为是啥大职位,白了他一眼:“业务员?你去看看凤湖区走在街上的谁不是业务员,你瞎嘚瑟啥啊你。”

驰哥又开了一瓶江小白,连杯子都省了直接对着瓶口猛灌了三口后打了个嗝儿,他弓下身子在我耳边小声絮叨:“你不懂,我们公司的业务和其他公司业务不一样,你见过谁家的业务负责几百斤的黄金的?业务员全部都是老板的家里人,外人绝对不考虑,你想想看每天接触的都是真金白银谁让你外人插手,是吧?”

“反正呢,再出两次差,再喝两次酒这个业务员呢我就能干上了”

听到这我就明白了,凤湖区都是黄金白银珠宝批发,大实力的家族企业就那么几个,它们业务员是油水环节里最上面的那一层,大公司不需要额外推销就能完成每月的任务,其余时间给外行的老板批发哪怕每克金银上提价几分钱几毛钱,油水都非常可观。我一点也不意外驰哥能做这个职位,他稳重又精通人事,重要的是他敢拼敢上酒桌豁出命去谈单子,业务员需要的精明与大胆他都有。

我看着驰哥通红的脸略胖的身子斜倚在凳子上大喘粗气,拍了下他的肩膀,佯装他的领导逗趣的叫他“小驰啊你好好干,发达了可别忘了我”。

2.

“我的事也没有很严重,因为到现在也没有人理我,时间真的很可怕,我慢慢的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小规划,学习小计划,管教民警人很好,包括这黑沉沉的天,黑沉沉的地板,小几十平米的空间里,我每天坚持锻炼,大汗淋漓真的有趣极了。”

—— 17年6月收到的第一封信

然而驰哥还真的没有忘了我,一个月后他带着我们几个同学一起spa,海边别墅两日游,饭局永远是他买单,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会所里三位数一瓶的啤酒。再过了一阵子,驰哥找我帮忙搬家,从老式的楼房搬到了高层公寓,两房一厅家具齐全,生活档次一下子提高了,我站在客厅开他玩笑:“你现在可以了哦,苹果台式机都买起来了,牛逼,下次带我一个”

“我出差人老板认识人便宜了好多好吧,你过来看看这俩柜子摆在哪?”

“驰哥,不对,驰总,你这房子有了是不是得庆祝一下请我喝个酒啥的”

“没问题,这阵子忙完大齐生日的时候咋们聚一下”

驰哥从阔绰生活中焕发的精神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用他的话讲就叫做“硬气”。那一段的好日子对我们这种在社会上混迹不过几年的人来说的确是渴望而不可及,当然是羡慕的,尤其是在他生日当天包下的三层小别墅,光是看到价格我都倒吸一口气,好心的提醒他把钱存着点儿别这么乱花,他只是回我一句“大家开心就好”。

其实,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

01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我趁机偷瞄了程诺一眼,发现她赶紧擦干眼泪,拿出课本,竭力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可哭得红肿的眼分明泛着水光,昭示着她的难过,也让她柔弱无辜得像一头受伤的小鹿。 我从习题本上撕下一张白纸,写上“怎么了,有不开心一定要和我说”后,将纸条传给她。 “没什么,就是我妈好像察觉到我早恋了,昨晚骂了我一宿。” 传回来的纸条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轻描淡写得像没事发生一样。我却明白...

若世上还有奇迹,我想立刻让你见到

大概忙的人是真的没有时间来怀旧和伤感。上班和下班,公车和地铁,公司和宿舍,把自己生活的全部倾注在这上,可情绪从来不肯轻易放过任何人,它像一根针,见缝就插。 林慕慕和舍友大娇照往常一样在公司旁的奶茶店喝奶茶聊天,放在桌上的两个人的手机几乎同时亮了,一条微信消息。没想到安静了这么久的同学群一下热闹了起来,在好事者打着情怀的名义下,追随者众多。 大娇看了一眼林慕慕,你要去吗? 不知道,也许不会。 ...

你的世界,我的世界

人可以分两种:一种是每天都没心没肺的吃喝玩乐睡,还有一种人,想起一年即将过去,心中就会泛起淡淡的忧伤。 这其中,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 而且,是我单方面认为的。 (1)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尽管我们会努力在某些方面有这样那样的进步和收获,但随着岁月交替,年历变更,很多事在新年后的回顾中还是觉得被遗憾地耽误了,变得来不及。 又或者,我们可以做时间的朋友,听说过,经历过和记录过,是...

亚森•罗平和他的同僚们

@莫里斯·勒布朗: 那是一九零四年七月份某一个蝉声聒噪的黄昏,司掌之神驾着太阳车刚刚驶离巴黎城区的大街小巷,几刻钟之前还滚烫如烧红铁板似的柏油路面以惊人的速度冷却下来,标志着永昼的衰落和长夜的伊始。 或许是过早适应上了所谓的清闲生活——尽管触犯了七宗罪里某一宗看似是人之常情、可以原谅的——我喜欢搬一把藤椅坐在亲王旅馆三楼那扇最大,最明亮的落地窗前喝苏打水看日落,毕竟这世界上唯享乐和好时光最不...

此去经年,依旧扣人心弦

远处烧锅炉冒出的大片黑烟;冷风刮在脸上倒是不需要浪费化妆品涂腮红;没有戴耳套的习惯,耳朵早已冻的发麻;总能看到地上散落着被风吹下来的枯枝还没来得及清扫,空气干的让人直想咳嗽,定是有人偷偷洒了石灰粉。 就是这样糟糕的天却迟迟不肯下一场大雪。 就是这样糟糕的忻城李唯一却曾经想过要定居一辈子。 步履匆匆赶回教室,一是上课铃已经敲响,二是因为天气着实寒冷多在外面待一刻钟都觉得残忍。带着一身冷气回到座...

广岛日安

一个女人,开着一辆吉普车,穿行在巍峨的群山峡谷间,暮色低垂,晚空山影像盘踞冷酷的兽,呼着浓腻湿冷的气。 她专注地凝望着前方,双手掌控着方向盘,那种模样,既像全神贯注地注视路况,更像全神贯注地魂不守舍。 她的嘴唇微微翕动,除了她自己没有人听得到,她说的是,广岛,Hiroshima,广岛,Hiroshima。 在这之前,安娜从未去过这座饱经忧患的失落之城,除非是看过杜拉斯那部缱绻忧郁的黑白文艺片...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