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我的眼睛看日出

2017-11-08 20:11:41作者:七机

文|七机

图片来自于网络

《你用我的眼睛看日出》by 七机

小山村

阿星自杀了,被发现在公司的大厅内。

阿星和林汐是在大学认识的,他们曾是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学生,只不过阿星大学修的是数学,而林汐是新闻系的学生。

阿星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当年高考成绩在贵州省所有考生中也名列前茅,因为自己特别喜欢数学,所以大学志愿报了数学系。

阿星家在一个落后的山村,没有兄弟姐妹,在他初中的时候,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从那以后阿星一直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因为爷爷年轻时候在大队供销社工作,所以退休之后每月都有两千多的工资,这是爷孙俩唯一的生活来源。

因为从小的经历,除了面对数学之外,阿星有些孤僻,但阿星骨子里有着独特的坚韧,他也一直很努力。

阿星大二那年,有一次,学校组织一个学术界知名数学家的报告会,阿星之前就对这个数学家很崇拜,所以便早早去会场在第一排坐下等待着数学家的出现。

在百无聊赖的时候,阿星四处张望,他看到会场内断断续续有人进来,一些人在四处走动,一些人在安静地玩着手机,而舞台一角的一撮人格外显眼。

阿星看出那几个人是这次报告的摄影,其中一个女生极为突出。她便是林汐。

林汐比阿星大一届,来自于湖北武汉,爸妈都是中学老师,虽然当年她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被新闻系录取,但是进入大学没多久,林汐就表现得很出众。

林汐社交能力很强,在入学不久就顺利加入了校新闻部门,这是学校号称最苛刻,最严格的部门。最重要的是林汐不像一个刚刚从高考的魔爪中离的女生,她皮肤白皙,面容清瘦,乌黑的头发总是平顺地铺在双肩上,更加衬出身材的修长。

那次是阿星第一次见到林汐,当时林汐已经是大三的学姐了。

报告进行得平淡无奇,阿星听得也无趣,因为他整个过程都心神不宁。

报告快结束的时候,林汐来到会场前部进行最后的拍照工作,在阿星的前面不到两米的距离。突然,林汐装工具的包掉在地上,正好落在阿星脚边,那一刻的阿星心脏急剧跳动,像草原上奔跑的兔子。

因此阿星和林汐认识了。

《你用我的眼睛看日出》by 七机

在林汐面前,阿星显得有些普通,一米七五的身高也只是比林汐高那么一点,长相虽然不失端正,但并不十分出彩。

阿星比其他男生出众的也只有数学才能和学习成绩了。

之后阿星经常参加报告会,也经常在会场见到林汐,一次又一次,阿星在林汐面前越来越自信,像一个认生的孩子终于熟悉了新的领地。

第一次相识后的半年时间里,阿星慢慢忘了自己骨子里的孤僻,他在林汐面前越来越放开自己。除了在会场和校园内的相见,阿星主动提出帮林汐整理活动照片,帮她检查新闻稿,时间久了,林汐也对阿星熟悉了,但阿星主动告诉她的只有自己的大学生活。

半年后的一天,阿星向林汐表露了心声。

林汐没有立即答复。

那天晚上阿星一夜没睡着,如一只全身湿痒的狗一直在床上辗转。

林汐答应了,在第二天的晚上。

阿星又一次难以成眠。

有些话不能和任何人说

脑门儿却是挨了一巴掌,“小东西,没个正经样,都让你妈惯坏了!一点儿也不像你老爸年轻时的样子,想当年……”

消失的马群

—1— 老吴坐在山坡上,大青马在身边吃草,草色一片枯黄,有几棵矮树,光秃秃地立在山坡,当年这里是一片茂密的山林,常有狼群和野猪,一个人是不敢来的。现在只有满山的草晒着昏黄的太阳。 老吴掏出烟,慢慢地卷着,望向远方,除了草还是草,或是一棵矮树黑黢黢的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不见羊群甚至看不见一只鸟,老吴走的太远了,估计离家得有八十多里路了。 早上天还不亮,老吴就起来...

不好意思,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视而不见;我不喜欢你了,你又对我穷追不舍。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晴 文|深海梦影 -1- 窗外的斜阳再也没有树叶的遮蔽,肆无忌惮地透过窗照射进来。 下课了,课间从来不犯困的林兮一头趴在桌上。阳光打在她的头发上,呈现出自然的光亮,很好看。 我抚摸着她的长发,坐在我前方的秦天扭过头来,先扫了我一眼,眸子里流露出羡慕。 接着,手托着下巴拄在课桌上,微微笑着,眼睛弯成一...

女孩,不要那么轻易答应一段爱情

女孩,记得把爱情留给你最爱的人,不要那么轻易答应一段爱情。 很多人都抱怨成人之间的爱情太不纯粹了,总是夹杂着很多复杂的因素在里面。说再也找不到初中高中那般美好的爱情了。 可什么是纯粹的爱情呢? 是你们觉得那种只因为他长得帅?他成绩好?他体育好?他会乐器?然后就可以随随便便和他开始一段“纯粹的爱情”? 女孩,那真的是爱情吗? 01 “真害怕遇到一个干干净净又优秀的男生,我却配不上他了。” 她的...

你是现世的安稳

01. 走不出的梦魇 迷迷糊糊中醒来,按亮手机屏幕,显示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瑛子翻了个身,机械地按了一串数字,还是没人接;再换一个号码,他还有一个手机的……关机…… 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突然就找不到人了呢…… 从早上到现在,瑛子都不知自己拨了多少回这两个手机号码了,一股巨大的恐惧袭上心来,瑛子顿时睡意全无,只觉得嗓子眼儿一阵干涩,好像有什么尖刺的东西卡在那,痛得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黑暗中,她摸出...

“大花”难产致死事件

八月的凤鸣村,虽然已是立秋,但是天气依然闷热,闷热的让人透不过气。 不过最开心的要属张小平。他不顾天气的闷热,每天都和哥哥张大春抬好几次猪食,去喂养窑洞院猪圈的母猪。 它马上就要生了,一天要吃好几顿。张小平急着想看小猪崽,就一天抬好几次猪食,不知疲惫。 转眼到了母猪产崽的那天,窑洞院子的猪圈里围满了乡里乡亲,大家都争着看热闹。 小平的爹张富贵把早已买来的几挂1000响鞭炮拆开包装,围着猪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