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护士系列之——还我孩子

2017-11-09 06:45:25作者:丛铭

《我是护士系列之——还我孩子》by 丛铭

我是雷小花,是个护士,平日在医院里见到无数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今天的故事,主角是一名刚出生不久的小宝贝!

新生儿住院部大概是一个让人十分揪心的部门吧,这里收治的,都是患病的小天使们。他们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护士阿姨们,自己的爸爸妈妈,则是一天只能见到一面的——如果他没睡着的话!

每天的探视时间一到,宝爸宝妈们就把护士站围得水泄不通,等待着护士们把小宝贝们抱出来,给他们看看。即使无法抱出来的宝贝,宝爸宝妈远远的隔着门窗看一眼,也是好的。

这天探视时间,身体无大碍的宝贝们被护士送到护士站,和自己的父母一起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病重的宝贝,无法抱出来,宝爸宝妈智能泪眼涟涟的趴在窗口向病床内探望,正在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时候,一个女人抱着宝宝发疯似的从门外冲了进来。

这女人头也没梳,稻草样的头发,胡乱的用个绿头巾扎着。上身穿着大红的小褂,皱皱巴巴的,看不出什么面料。由于身子太胖,小褂勒得身上的横肉一条一条的清晰可见,胸前还有两大片半干的奶渍。下身一条宽大的灰白棉布裤子。穿的很久了,上面的花纹失了原本的颜色,还挂着数不清的线球球。脚上趿着双敞口凉鞋——鞋帮已经踩的平了,没穿袜子的脚丫子,就那么大剌剌的展现在众人面前。黑黄的脚趾盖,拥着黑乎乎的灰,放肆的长着,看得人一阵恶心。

这女人怀里抱着一个脏旧的小蜡烛包,红的,下半截用大红的布条紧紧的捆着,上半截敞口处露出一个头发枯黄稀疏的小脑袋,看起来刚出生没多久的样子。现在小宝贝不哭也不闹,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可细心的护士长还是能看出孩子的眉头紧皱着,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这女人的出现,让几个爱干净的家长们慌忙的抱着宝贝躲得远远的。本身宝贝就生病了,现在再看这位一身邋遢样子,万一再给宝贝传染了什么别的毛病可怎么办!

这女人可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见人们都看着她,急忙挺了挺湿漉漉的胸部,将怀里的孩子往前一扔,同时双手叉腰,冲着人群大叫道:“你们谁是领导?你们医院太过分了,俺带孩子来治病,你们欺负俺是乡下人,故意给俺的孩子抱错了,你们还俺孩子,你们还俺孩子!”

别说她这番话了,就单单她一个扔孩子的举动,吓得她旁边几个小护士肝胆俱裂,一齐上前抢救孩子。幸好,小护士们接的快,这才有惊无险的将小宝贝搂进怀里。

几个家长一听说抱错孩子了,都吓的紧紧的搂着自己怀里的小宝贝。有疑心重的,还慌忙开始扒拉宝贝的身体,检查一下自己的小宝贝有没有被掉包,场面一度有点失控。

而那被扔出来的小宝贝则受到了惊吓,突然挣开眼睛,“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其中一个小护士一只手熟练的搂着宝贝,一边轻柔的摇晃身体,一边嘴里柔和的哼唱,另一只手则准备伸进小蜡烛包内,看看孩子有没有拉尿。

不过小蜡烛包捆得太紧,小护士一下子竟没能打开。旁边的几个人忙上前帮忙,经过一番努力,才将小蜡烛包打开。但映入眼帘的情景,却让小护士们都怒了。

由于小蜡烛包捆绑的太紧,孩子的胳膊,身躯和腿上都出现深紫色的勒痕,错综复杂的,看得出捆得不是一天两天了。此刻,孩子突然得到解放,小胳膊小腿,都愉快的挥舞着,也不哭了,咧着小嘴,无声的笑着,那黑瘦的小脸,看起来也可爱多了。

一个小护士忍不住冲着那女人发火:“疯啦?这么扔不怕摔着孩子!还有,哪有这样捆孩子的,你看看把孩子勒得,万一出事,孩子这辈子就完了,你这也算是个当妈的!”

那女人闻言,直接向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无所谓的道:“有啥大惊小怪的,这又不是俺的孩子,俺管不了那么多。再说了,俺们村里人都这么捆的,也没见哪个孩子咋滴了,这样孩子胳膊腿儿直,你们懂个屁!”

护士长顾不得理会那女人,先是安抚了一下众人的情绪,保证其他人的冷静。接着上前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孩子的身体状况,在确定孩子虽然被捆得有些不舒服,却没有健康隐患后,柔和的给小宝贝重新包裹起来,防止她感冒。

做完这些,这才转身看向这个不知所谓的宝妈,淡淡的问道:“请问,你说孩子不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呢?”

护士长的问话,引来这位宝妈的咆哮:“证据?你们还好意思要证据,俺当然有证据了,要不然俺还能来这里?俺这次就是要让大家看看,看看你们这些披着羊皮的狼,你们这些黑心肝的东西,你们还俺的孩子!”

这女人嚷嚷了半天,也没说出重点,大家还是不知道她凭什么说孩子不是她的。眼见着她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而周围几个刚被安抚的家长,也下意识的搂着孩子离护士们远远的,护士长知道,再不赶紧解决这个女人,事情就会越来越糟糕。

“停!”护士长果断厉声喝断女人的呼喊,接着发问:“你是什么时候来医院里就诊的?孩子得的什么病?什么时候出院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被掉包了的?”

“俺……俺……那个……”被护士长吓了一跳的女人,当场口吃了一下,眨巴着眼睛寻思了半天,才接口:“俺闺女是一个星期以前出院的,俺就在你们医院住了三天呐,你们这些黑心肝的……”

“你闺女叫什么?得了什么病?”护士长不等女人哭完,继续追问!

“俺……俺哪知道俺小花得的啥病,都是你们说的。就你们说孩子什么指标超标,什么黄什么……哦,胆黄什么的……骗鬼的话,你们就是故意要骗俺孩子的……还俺孩子……”

“你家孩子是不是新生儿黄疸严重才来住院治疗的?”护士长凭着多年的经验,接着问。

“俺哪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都是你们说的,让俺干啥就干啥,谁能想到,你们居然换俺的孩子……”这位三句话不离换孩子,听得护士们十分的头大。

一旁机灵的小护士早就去查了住院记录,并且拿给护士长看,病历上记录着:刘小花,女,2017.10.22日因新生儿黄疸入院,2017.10.25日病情稳定出院。办理住院和出院手续的均是刘小花的父亲——刘大魁……

护士长看着手里详细的住院记录,实在是想不出孩子是什么时候被掉包的。医院有非常严格的程序,平时其他孩子的家长都是不允许出入病房的。孩子只能在探视的时间内,被护士抱出给家长看看,然后再由抱出来的护士抱回去。更何况,每个孩子手上都套有手环,写着名字,抱错的可能性真的是太小了。

难道是护士中谁做了手脚?想到这里,护士长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如果真是护士干的,那就要报警了!又或者,是孩子的父亲?护士长一时间也有点摸不着头绪。

为了不诬陷好人,护士长决定再多问一下:“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父亲呢?他当时接孩子出院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为什么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你又突然跑过来说孩子不是你的?”

一听护士长这么问,那女人一脸愤愤不平的道:“孩子他爸当初抱孩子出院的时候,不知道孩子已经被你们给掉包了。后来回到家里,越看孩子越不像他,所以孩子他爸就带着孩子去做什么鉴定了,就是那个什么亲子鉴定,对,就是亲子鉴定,他爸说鉴定上写着孩子不是他的,肯定是你们给掉包了,你们还俺孩子……”

丛铭
丛铭  作家 就是想找个能随心所欲打点字的地方……亲们,我改个笔名,不要因为不认识就删除我啊!!!(撒旦天使于北北)公众号:蛋壳世界,欢迎光临!本人授权维权骑士(http://rightknights.com)对我发布文章的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我是护士系列之——少年夫妻老来伴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一路奔波,在乡间的小路上

抱歉,我不是你的空气……

我是护士系列之——还我孩子

我住你们俩春梦了无痕

纵横四海中亚占在被枪打伤后问钵仔糕对红豆的感情,钵仔糕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爱一个并不是要跟她一辈子的。我喜欢花,难道你摘下来让我闻闻;我喜欢风,难道你让风停下来;我喜欢云,难道你就让云罩着我;我喜欢海,难道我就去跳海? 只能说钵仔糕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了,的确,他自己也说过喜欢东逛西逛,不想受到约束。 所以红豆选择了一直苦苦爱恋自己的亚占。亚占对红豆的爱,是想让她幸福,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

十二年后,她重新爱上了他

他们说,旅行,能让你见天地,见众生。但是在旅行中,她看见的,不仅仅是那些山川、那些流云、那些形色不一各式各样的人,而是在那些地方,她看见了他,更看见了自己。那些看见,让她成长,让她与众不同,让她知道如何选择。 1 十二年前,一个漆黑的夜晚,他和她经过一条路面不平的小巷。 她一个不小心,脚踢到一块裂开的地砖,差点就向前栽了下去。他在她身后,伸出一双温暖的大手稳稳地扶住了她的肩,待她站稳,又紧接...

一场车祸

一直到六点,环卫工人拿着扫帚,沿着古城路一路扫过来,才发现倒在马路上的尸体,还有停在十字路口中央的肇事车。

缠人小仙物

白光一闪,幌金绳忽然变作柔若无骨的女子,整个人缠在哪吒身上,姿势是说不出的怪异。

最美的爱情,是两个人的灵魂交融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看到表弟在朋友圈发了一张两个人影子的图片,从影子的姿势可以看出两个人正亲密的抱在一起。表弟给这张图的配文是:三生有幸,遇见你。 我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顾不得正扒拉一半的面条,连忙放下筷子给表弟发了一条微信:“呦呦哟,最近桃花运挺旺盛的呀?” “姐,你别调侃我了行么,我这一共才谈两次恋爱呢”没过几秒钟,表弟就给我回复了条信息。 “快给我看看你新女友的照片...

短篇 冰涵与湘南

雨或多或少都是带着情绪而来的吧,不然为何每次倾盆大雨亦或是绵绵细雨都令我倍感焦虑和胸口发闷,堵着心慌?无故的彷徨和无来由的凄凉涌上心头。若是生在古代或许这莫名的附身感受取代它的将是一首唯美凄清的睹物思情诗吧。 倾盆大雨也还算痛快,虽来势汹汹,但也犹如失声痛哭,去也匆匆;绵绵细雨则着实让人内心揪成一团,对其心情往往是捉摸不透。阴晴不定,来去无踪,即便你咬牙切齿,对其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放任直至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