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的江湖

2017-11-09 07:37:23作者:凉子菇娘

《唢呐的江湖》by 凉子菇娘

唢呐的江湖

金城坐落西北,横穿那黄河,九弯处浪淘盖天。石子被这河流拍打至路边,老人手拿篓子,戴一竹编帽,弯了身子,去捞这些上好的黄河石子。到了中山桥跟前,上面吊着铁桥,偶有车子骑过,桥上被铁栅栏围起来,行人极少,前不久,金城政府下了一道令,“中山桥需整顿补修,暂不通行人。”

这可如何是好,原本由着念想的胡转悠,想着赶一趟这桥,抄近路到对面来着呢。老人卸了背上的篓子,靠石子挨坐,他抬头望去,不远处的河面上,波光粼粼,黄河水顺铁桥倒影一卷浪横扑而来,这浪上,过来一羊皮筏子,像一个长者屹然立在风中。老人挥手,羊皮筏子拐了一个弯,掉头,直奔而来。老人喊,“喂,你可是要到对面去?”

“对啊,去张老三家,捎上你一程啊。”

到了跟前,筏子上的男人,四十五六,头戴毛巾,皮肤黝黑,他利索的翻筏子下地,扛了老人竹篓扔上筏子,又转身拉住老人,大垮一步,两人就到了筏子上。老人连声道谢,挨着筏子左处坐下,筏子上有水,老人的屁股湿了一坨,他嘴里哼着《黄河谣》,抬头看筏子上这男人。

老人问,“家里可是有红白事?”

男人继续划桨,眼望着这流淌数千年的黄河,大声说,“可不是,家里生了个男娃,这等喜事,肯定得请这张家班子的唢呐去吹上几天,那热闹的很。”

老人锊着胡须,“你们这对面不是有白家班子嘛,非得大老远来请张家班,折腾不?”

“不不不,白家班专门吹白事,这姓就太晦气,还是张家班子喜庆得很呐。”

老人转过头,望着身后甩出很远的黄河,那对面是金城繁华之地,也是金城政府驻扎之地,这就像千年前被黄河包裹那般,金碧辉煌。对面的水洛镇,也是唢呐班子老白家的根。他又转头看远处,白塔山上绿郁葱葱,那白塔镇守这一方水土,这白塔山脚处,就是这唢呐班子老张家的根啊。

自古金城人都知,碰上这红白事,张白两家那是拼的个你死我活,方可罢休啊。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城白塔山下的老张家,院门紧锁,门口蹲着的石狮绑了红绸子,门外挤着一群人,他们身穿青衫,怀中各自揣着小物件,有上好的旱烟,还有和氏堂新鲜出炉的大补丸。青石板铺成小路的那头,站着一些穿麻衣,手里头提溜着鸡啊,鸭啊这些的男子。

到了正晌午,只听得这古铜门后面传出一大声吆喝,“胡琴三担米,唢呐一早晨咯!”随即,紧闭的古铜门放下门栓,只听得“吱啦”一声,这扇门缓慢打开,门里头站着几个小娃,约摸十四五六,他们挨排站立,面朝台阶下这群人。之后,张六水戴毡帽,穿青衫褂,迈着门槛出了这大门。

“啊哟,各位乡亲来得真赶早,今我们张家主子张太爷过寿,各位赶早来道喜,真是客气的很,”他挨个作揖,恭敬有礼,“太爷已在唢呐堂恭候各位多时了,请请请。”

“哎哟,你这六水小子,今天还搞的这么正式干啥呢,哈哈,今是好日子,你不打算吹个《将军令》啥的吗?”

“哈哈,快进快进,吃了席,我们再吹不迟哇。”

话毕,院内架好的锣鼓已敲响,这是金城人的习俗,凡是遇到喜事,用锣鼓来助威这事,是必不可缺少的。只见院内热闹非凡,锣鼓声敲的那叫一个爽快,门口处挨着葡萄架落座的还有张家有名的唢呐班,他们穿白褂,手心捏着唢呐,唢呐上绑着红绸子,掉了近一米多落在空中。

只见他们嘴唇上翘,把唢呐的锥形管上那八个孔摁在手指处,管的上端装有细铜管,这铜管上端套着双簧苇哨,嘴巴一放,顿时这音色明亮的声,就从这管身传出。一听,吹得正是民间喜闻乐道的《将军令》,这将军令有听头,只因这得套曲牌的吹法,全凭换气功夫,一看这出手大方的劲,就知是最老辈的张家班唢呐艺人了。

金城人爱热闹,也爱面子,这张家班子传至今日已有数三十年,由原先金城白塔山下的张大金,赶了几夜马车,到了四川南充城郊的南艺人那里,摸索几年功夫学来的。他老人家把这手艺带到了金城,凡逢年过节操办喜事,谁家都想图个热闹,争面子,讲排场,请来这张家班子,往院子一坐,再配几个鼓乐手,吹吹打打送嫁妆,跟花桥,闹洞房,少则也要闹上十来天才罢休。

那时候,谁家要是请了张家班子坐镇,那就是倍有面。

张太爷坐在唢呐堂上方,他穿黑衫,头发花白,弯着腰,摇晃着身子骨,搀扶着自个的小孙子,起身望院子,耳朵一展,一听着《将军令》,嘴里得意的哼起调子。门槛那来了几个年轻人,进门后,就掏了献给张太爷的物件,摆在上堂的八角桌上,然后撩起衣衫,跪在草墩上,扣了三个响头,道一声“太爷万寿无疆”,他眯着眼,点头。随后又来几个青年男子,行了同样的礼数。

张太爷拉过小孙子的胳膊,贴着他的耳朵,“去,把你爹喊进来,把班子喊进来。”

小孙子迈着小步,扶着门框,从门槛上爬下来,去了院子。没多久,就见这张六水麻溜的进了屋,身后跟着十几个男子,他们都跪在上堂,张六水站在张太爷跟前,“爷,您今想说啥,就说,他们都在呢,平时能聚齐的日子还真不少咧。”

张太爷挪起步子,转了身,正对着上堂,这八角桌上,整齐摆着张家列祖列宗,牌位上都是张家姓,唯独正中间这牌位,上面雕有金龙缠绕,一看就是上好的青石雕刻而成,比起周围的小牌位,这显然是大多了。

张太爷上了香,摇晃着身子,跪在草墩上。他揭了几张黄纸,点了火,在面前火盆处烧。完毕,他扣头,身后的弟子们也扣。半天后,他扯着嗓子喊,“喇叭,唢呐,曲小,腔大。这古今来往官船乱如麻,这西北的羊皮筏子,载了多少生意进门,我们全杖百姓来抬身价,让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只吹得水尽鹅飞。”

他又起身站起,望向众人,声音沙哑,“得罪谁,都不能把衣食父母得罪咯,半灌水的咱不要,这老白家的唢呐班过来的人,咱也不要!”

话还未完,这弟子后方处拐进两个人,他们穿白衣,戴了白帽进来。张六水这才看清,院内的桌椅早已被打闹的没了模样。他眉头一紧,赶紧下去揽住这两人,张太爷一直看着他进屋。他朝张六水挥手,让他别管。

这进门的,正是白家戏班子白圣九,还有一人是白圣九的儿子,白展国。

白圣九进了屋子,摘下白帽,客客气气的作揖,“张太爷别来无恙啊。”

凉子菇娘
凉子菇娘  作家 公众号:凉子姑娘微信:894523372(欢迎勾搭)新书《我把北方念给你听》出版中转载/约稿/出版/联系经纪人 id 南方有路

唢呐的江湖

有个短篇小说,要和你谈谈

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01-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教室就一下被填满了,就像水被灌进塑料袋里,哗哗啦地作响。我抬头一看,大家都在了,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大家把英语作业交上来啊。这节自习课,没做的赶紧做。” 于是就听见许多惊呼的声音,书页翻得哗啦的声音。“我的英语练习册在你那没有?”“我保证没有,每次自己都没收拾好。”“那去哪了?诶,可不就在你的书里面夹着的嘛,解释解释。”“呃,好像上次抄笔记没还...

晚秋凉夜星满河

秋凉,我会忘了你,一干二净,就当我们从未相遇过吧 初见你,你着一身红衣,我笑,笑你一个男儿郎,竟穿的如此艳丽,却被爹爹敲着脑袋教训,不许对谷主不敬。才知,从出生到现在,300年,却从未露面的谷主,竟是位媚眼如丝的男子。 第二次见你,你抱着酒壶,瘫坐在瑶亭里,满眼的哀愁,我本不想打扰,悄悄经过,但爹爹说世上最寂寞的事,莫过于一人饮酒了。我,不想你寂寞…… 你用余光瞄了我一眼,不说一句话,时不时...

长恨歌(一)

方素大喜过望,赶紧掏出手机拍了一下,就背起背包穿了过去。可她没有在意,手机上拍出来的图案是一节干枯的手骨,扒着地面……

墙角拐的影子

文/阿吉 那是过了许多个夏天之后,我仍然会记得的一个故事。 在一个不富裕的小镇上,人们的日子过得很清淡,镇上的集市是村民们的宴会,买东西和卖东西的人往来得都非常熟络,一大早的人声鼎沸,也不会觉得嘈杂到不堪入耳。人们不急于说出一整句话来,往往一句话里的语气词会拖出山歌的调子,这是属于这个镇子的生活节奏,从来都很少有外来客人做到天衣无缝的契合。 镇子在软红香土的边际,安安静静地呼吸着这太阳散落的...

他也曾是少年

这世间不用努力便可以获得的,大概便是年龄吧。 ――佚名 01. 我爹来城市看我了。 车站熙熙攘攘,那么多人。密密麻麻,压的让人喘不过气。 周围尽是烟味,口臭味,孩子的哭声,还有恋人分别时说的动人的情话…… 我吸了一口烟,吐出漂亮的烟圈,当初学吐烟圈也学了好久。我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算了车到站的时间,我爹说的时候,也该到了。 我掐掉烟头,从裤...

【自传体】太湖浪子(3)|姆妈(母亲)阿珍也曾貌美如花

小超超姆妈阿珍,诞下超超时分已经瘦骨嶙峋,简直就是新闻里看得到的战火与贫困肆虐之中的非洲难民一个。然而,结婚之前,阿珍可是人见人爱的美少女鲜花般盛开着。 阿珍兄妹共四个,排行老三、下一弟弟,因生得乖巧玲珑、活泼可爱,深得父母娇宠,与哥姐与弟弟也亲密无间,是家里的开心果。这么说吧,有阿珍的地方就有欢乐。 阿珍哥哥姐姐年龄大很多,所以都成家立业离开老家为生活而奔波,家里就剩下父母与阿珍、弟弟四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