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童话之灰姑娘没有水晶鞋

2017-11-09 11:06:10作者:一之鱼

《残酷童话之灰姑娘没有水晶鞋》by 一之鱼

 (图片来自网络)

01

辛德瑞拉腰背酸痛地坐了起来,薄薄的稻草让她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一阵风从窗户的缝隙中钻了进来,她抱着胳膊,狠狠打了个寒颤。这种日子,她真是受够了。

一只老鼠顺着墙角蹭蹭地跑了过去,辛德瑞拉淡定地看着,抓了抓被稻草折磨过却依旧顺滑的金发,懒洋洋地起身,下楼去打水。

她把水桶抱在胸前,挡着透骨的寒风,一路飞奔到河边。打水的时候,探头往河里看了一眼,不仅啧啧两声。

已经一个月了,辛德瑞拉仍旧会为这张脸惊叹,怎么这么好看呢?怪不得王子喜欢。

她磨磨蹭蹭地打好水,一边拖着往回走一边想,舞会的时间就快到了。

看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是的,我们的辛德瑞拉小姐,内芯换了个人,也就是很俗套的穿越。

这位熟知剧情的穿越者,目前,正满怀期待着与王子共舞时刻的来临。

02

“辛德瑞拉!“还没进门,辛德瑞拉就听到了咆哮声。

那体型庞大的姐姐,一开门把她揪了进去,扯着领子尖叫。“你这个懒姑娘!早餐呢!我要吃早餐!”

“好的,早餐。”辛德瑞拉应着,极力别过头,躲避喷涌而出的吐沫。

在后厨中,辛德瑞拉手举着菜刀、狠狠地剁着,突然她的手一顿。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就是为了等待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现的仙女?

我已经知道了王子一定会喜欢辛德瑞拉,自己想办法去舞会便可以了啊,马车会有的、舞裙也会有的。

辛德瑞拉把菜刀重重地插进菜板里,拢了拢头发,想象着自己现在就穿着美丽的舞裙,以一种高贵的姿势走出了厨房。

经过姐姐和继母身边时,她优雅地一颔首。“三位女士,再会。”

03

辛德瑞拉凭着楚楚可怜的姿态,辗转搭了几辆马车,来到了王城。

经过一家服装店的时候,她走了进去。“请问你们需要一个模特吗?”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小胡子一翘一翘。“我为什么需要一个模特?”

“您可以借给我一套衣服,我可以让它成为王城最好的服装店。”

辛德瑞的脖颈细长,如天鹅一般优雅,腰肢纤细,随着移步,裙摆如花瓣搬绽放开来。她在街上走着,如一个高贵的公主。人们欣赏着、赞叹着,视线随着她移动,用陶醉的表情看着她走进了老汤姆服装店。

第二日,老汤姆急冲冲地来到了辛德瑞拉暂住的旅馆,两撇小胡子激动的一颤一颤。“美丽的辛德瑞拉小姐,我老汤姆出名了,店里来了好多人……”

“稍安勿躁,先生。”辛德瑞拉微笑着,“您愿意相信我了吗?”

老汤姆左手扶胸,微微鞠躬。“你将是我的座上宾。”

《残酷童话之灰姑娘没有水晶鞋》by 一之鱼

(图片来自网络)

04

辛德瑞拉穿着老汤姆店中最好的一件衣服,靠着窗,仪态万千的品着酒。

她的心情很好,因为王城宴会的请柬已经送到了老汤姆的店里,作为目前城中新近话题的中心人物,她也被邀请参加了宴会。

老汤姆正紧锣密鼓地赶制舞裙。

“美丽的辛德瑞拉小姐,一想到您会穿着我的衣服,和王子共舞,老汤姆就激动地要晕过去了。”

辛德瑞拉淡淡地笑着,她不仅要和王子共舞,她还会成为王妃。

宴会的日子一天一天近了,舞裙已摆在了辛德瑞拉的面前。那是一件漂亮的蓝色裙子,铺展开来时,像是洒满星光的蓝色海面,璀璨夺目。

老汤姆满脸的激动。“这真是老汤姆做过的最美的裙子了,能被最美的小姐穿上,老汤姆太激动了。”

辛德瑞拉矜持地笑着。“汤姆先生,我委托您的马车……?”

“没问题的,老汤姆都准备好了。”

05

辛德瑞拉提着裙摆,一层一层踏上城堡的台阶。她坚信着,等她再次从这阶梯中走下来的时候,她已经是王妃了。

她不会像灰姑娘一样,仓皇着跑,她会在今夜就拿到属于自己的一切。

拿得起放不下怎么办

01 好多地方都在告诉我们,分手的时候,一定要体面,切不可死缠烂打,丢了姿态,这个我挺赞同的,但赞同归赞同,做起来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刘瑜在《余欢》里说:我这人吧,不能在意一个人,我是拿得起放不下的那种。 我也是,拿得起放不下,可以无所顾忌满怀热情地去爱一个人,但若要分手的时候果敢决绝干净利落,绝对做不到。 大概很多人也是这样,恋爱容易分手难,爱的时候清脆爽朗,分的时候却是藕断丝连。 我觉...

和前任接吻是什么感受?

那一刻我是什么感想呢?诧异或气愤?其实我在赴约之前早有预感,今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所以其实我是清醒而镇定的。

今我来兮,雨雪霏霏

上海越来越冷了。 这个月才过完生日,人生中第一次被一个喜欢的女孩儿完美淘汰,准确的说是一脚踢开。 再准确的说,是被一个我死心塌地想对她好,并且百分百信任的女生。 大一这个学期的体育课,我想选篮球课,但又怕选的人太多被挤掉,所以我就选了一节时间点不怎么好,没多少人选的课。 上第一节课时,我就觉得老天是眷顾我的,这个班女生占多数,能在一大群妹子注视下大展身手,想想就激动。 第一次男生分组对抗,我...

坐轮椅的小个丈夫和人高马大的妻子

01 父亲六十岁生日,按家乡风俗是要摆几桌酒,亲戚朋友都要来祝贺的。为了让父亲高兴和尽尽自己的孝心。冬雨带着女儿回家给父亲做寿了。 那天冬雨阿姨全家都来了,只有他的小儿子——冬雨的表弟,没来。但来了一个冬雨不认识的女子,而且挺着个大肚子。她不是冬雨家乡本地人。冬雨很想知道那女子是谁,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冬雨也不好问。保好在心里一直猜着是谁。“难道是那个表弟找的女人?不可能吧?”冬雨在心里反反复...

【短篇小说】终极死亡

“我总以为死亡就是一切的终结,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一】 看见那双手的时候,我一开始是像以往一样装作看不见的。毕竟,作为一名先天性阴阳眼的持有者,我早已经见多识广,见怪不怪了。 但是,当那双惨白而遍布青筋的手,将要触碰到那个孕妇圆鼓鼓的肚皮时,我还是忍不住了。 也许,好事被打扰了。那双手的主人立刻怨毒的瞪了我一眼,又化作一缕烟气消失了。 直到这时,我才看了眼那个还不知道自己从鬼爪下逃脱的悲...

五行死亡接力

苏哲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一间漆黑的屋子里,前方的墙上有个红点在闪动,他走过去看了看,发现红点旁边是个开关,他按了下去,整间屋子被一盏灯点亮了。 苏哲环视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圆形的屋子,地上躺着六个人,都是自己的同学,从灯开关位置出发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圆形的门,一共六个门。苏哲走近离自己最近的那扇门看了看,门上有锁,他回过头,发现有两个同学醒了过来,他女朋友谢楚乔还有班里的混混乔杉。 “班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