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2)

2018-01-12 16:26:09作者:旭日秋语

席珊特意找到一家粥铺,名叫“粥天下”的,买了专门养胃的粥。每天早上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来了就可以吃。为了不让他腻味,席珊轮番着买,尽量做到不重复。

谭宇包里的胃药,难得见他吃一次。席珊的心思很细腻,她自己给他确定了服药的时间,准时提醒他。时间一到,席珊总是端着一杯温热的白开水,悄悄的走到他的身边,对他说:“表叔,你该吃药了。”在私下里,席珊都是这么叫他,没有公事公办的感觉,只有对亲情的依恋。

谭宇的应酬多,喝的酒也多。听人说口服葡萄糖溶液,解酒的效果比醒酒药好。席珊买了回来,每次谭宇喝酒回公司,她就用小砂轮片划开一支,把玻璃装的溶液送到他面前。她对他说:“表叔,你醒醒酒。”亲眼看着他喝了,才离开。席珊的关心润物无声,对于她的细心和体贴,谭宇心里常常有一丝暖流在涌动。

这天谭宇加班,席珊也在外间陪着。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席珊敲门对他说“表叔,都忙到这个时候了,是不是也适当的休息一下啊?”

谭宇看了一眼手表,笑着对她说:“确实不早了,我请你宵夜吧。”

对于席珊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她用又甜又脆的声音说道:“谢谢表叔。”席珊看准了,今天是个好机会。董事长单独请吃饭,这是多么难得啊。席珊来公司三年,这才是第一次。

谭宇仿佛第一次觉得席珊的声音好听,就好像在酷暑的天气,品尝一只冰淇淋,整个身心爽快无比。席珊说着,走到办公桌前,帮他收拾手头的文件。她的躯体挨着谭宇的身子,散发出淡淡的香味,沁入谭宇的鼻息。

几年来,席珊习惯了独自生活。平常接到家里的电话,妈妈总是说:“村里二丫结婚了,雪花怀孕了。”她们都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伙伴,席珊懂得妈妈的意思,这是在催她结婚。可是,妈妈不明白女儿的心思。现在的席珊,再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小小的年龄就做了男人的媳妇。

席珊不想随随便便嫁人,她要攀上一棵大树的高枝,然后飞上枝头变凤凰。她有不为人知的理想,也有了不能说的目标。她的理想是做一个阔太太,她的目标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她的表叔谭宇。

刚到羊港不久,她第一次见到表婶慕羽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有了这个念头。从此,这个想法在她的心里扎了根,就像老家那棵桂花树。

在席珊的眼里,表婶慕羽是个十足的黄脸婆,与表叔谭宇根本不相配,与董事长夫人的身份更不相配。如果自己能够取表婶而代之,那这辈子就是幸福的女人了。

羊港西郊宾馆,是一家星级酒店,谭宇和席珊在这里宵夜。在包厢吊灯柔和的光线下,席珊别有一番风情。她穿着女款西装上衣,里面白色的衬衫,把原本鼓胀挺立的乳峰,衬托的更加挺拔。配套的西装短裙下,一双修长的腿,把她匀称的身体衬托得亭亭玉立。

脱掉外套,她贴身的短袖衬衫,下摆系在短裙里,勾勒出柔韧的纤腰。她纤细的胳膊和修长的腿,都裸露在光晕中。她的身上弥漫着一种气息,隐隐约约的向谭宇扑面而来。

服务生推着送餐车来到包厢,一道道地报着菜名:红枣冬菇蒸鸡、清蒸鲈鱼、蜜汁叉烧肉、香煎芙蓉蛋、金丝香蕉球、招牌虾饺,最后端上来的是海鲜粥。

谭宇还点了一瓶法国龙船庄园红酒。席珊瞟了一眼点菜单,这瓶葡萄酒要3788元。要是搁在汉南老家,这瓶红酒的钱,可以买一吨大米,五口之家能吃一年。如果要挣到这瓶酒钱,妈妈要喂五头猪,爸爸要打半年工。就是在羊港,也相当于自己半个月的工资。

自己要想走进这种生活,就必须攀上表叔。就像一株藤蔓,牢牢地缠绕在他的身上。不然凭自己的收入,永远不可能过上这种富足的日子。想起这些,席珊提醒自己:“这个机会等了三年,一定不能错过。”

清丽自然的席珊,好像一支荷花,雅致纯洁,婷婷娉娉。席珊举着高脚杯,浅浅的笑着说道:“表叔,感谢你的关照。干杯!”

红酒的汁液,化作席珊满脸的酡颜,比起先前的娇嫩,更加讨人喜欢。她眼睛里面的温柔,欲语还休的模样,周身散发的柔媚,深深地吸引着谭宇。此刻谭宇的眼睛里只有她的红唇、雪肌,其余的东西都不能进入他的视线。

“好,干杯!”谭宇应和着,碰杯后喝完了杯中的酒。放下酒杯,谭宇说道:“其实上等的红酒,在喝酒之前,需要提前开瓶醒醒酒。如果能够冰镇一段时间,效果会更好。”

接过他的话,席珊说:“吃完饭,我们去好好的醒醒酒。”席珊喝红酒的模样,很媚人。酒才入口,她就面如红霞。每回不等谭宇劝酒,席珊就主动地和他碰杯。席珊想多喝几杯,把自己的美艳,彻底在谭宇面前展露。情投意合的机会很难得到,她希望今天一举成功。

吃完夜宵,席珊一边穿上外套,一边笑着说道:“今天喝得很开心,谢谢表叔。”

听着席珊脆生生的的嗓音,谭宇也笑着说:“开心就好,下次我们再喝。”说完,谭宇刚站起身,脚下支撑不住,又跌坐在椅子上。

席珊走近谭宇,搀着他的手臂说:“表叔,我扶着你走。”搭着席珊的肩膀,谭宇站了起来,身体的重心向她倾斜。

在西郊宾馆的客房里,他们紧紧地缠绵。席珊把自己身上汹涌的能量,深度传导给谭宇,激起了他男人的雄壮。席珊很主动,把她守护了二十三年的奇异果,奉献给谭宇。随着疼痛,随着欢愉,席珊从生疏到熟练,配合得很到位。

激情过后,谭宇带着满足和疲惫进入梦乡。席珊在欢愉之后则兴奋得无法入眠,她的思绪在脑海里翩翩起舞。

席珊一直梦想着谭宇和表婶离婚,自己能够和他结成夫妻。现在最为关键的事情已经做了,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席珊觉得庆幸觉得高兴,觉得自己的心花在怒放。

在席珊的心目中,谭宇就是一口井。他雄厚的财力,足以使她过上富足的生活,改变她的命运。就像村里的那口甜水井,从古至今,一直哺乳着岩冲村的人们。

睁着眼睛熬到天亮,席珊走进浴室洗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眉眼脸庞这么明媚,欣长脖颈这么性感,纤纤细腰这么曼妙。席珊相信,谭宇会让她名至实归。

上班之后,席珊轻轻的敲了敲门,房间里传来了谭宇的声音:“请进。”席珊轻轻地推开门,先把头伸进去,看到谭宇后才走进去。她的手里端着一杯茶,来到他的身边说:“董事长,请喝茶。”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柔,脸上带着笑意。今天,席珊没有再叫他表叔。从昨天晚上的燕好欢合开始,两个人的辈分就变了。不管是谭宇低了辈分,还是席珊长了辈分,他们已经是平辈了。

旭日秋语
旭日秋语  作家 平凡的人生故事,平常的家庭波澜。普通的情感纠葛,普遍的众生百相。——观察、思考、写作。

【过年】大年夜,饭桌上的茅台酒

除夕夜,女儿遥远的祝福

十八年后,她手刃女儿的生父

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

你们的爱情线会因为一辆车断了吗?

现在的我们还会嫁给爱情吗?也许对于现在单身多年的我来说没有经验去评论什么,但我知道我在为了嫁给爱情而努力。我希望我的努力让我有能力保护我的爱情,为我的爱情留一方净土,让我的爱情不受浑浊的现实的污染! 1、长这么大第一次当红娘,而且做的红红火火。 从介绍新人相识、相恋到沟通协商订婚,历经2年时间,连我好友阿琼都惊讶自己要在23岁结婚了,新郎是我表哥。是的,我把我的好朋友介绍给了我表哥。 在一切...

“不用你搓背,过来撒撒花瓣就成。” ​​​​

文/诗想 月黑风高杀人夜。 我一踮脚,飞身跃上玉漱山庄的内院高墙,翻过高墙便是季连珩的书房了。都说这位武林盟主心怀天下,最看不得江湖不平事,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比皇上还操心。如今这时辰,他大概还在想着如何解决武当派和寒江门的纠纷呢。 可是名声再好听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有人要杀他? 我摸了摸腰间的刀,倒是有点儿同情季连珩了。他这样勤恳敬业,任劳任怨,来找我去刺杀的他的人,也没见比想刺杀魔...

惟愿生离,不愿死别

凌晨一点五十分,市人民医院18楼依然灯火通明,穿不同工作服的人在玻璃隔开的病房里穿梭,步伐疲惫而迅速,疾病它不分白天和黑夜,所以,这一群人也没有昼夜的分别。 夜班从两点开始,换好工作服已经一点五十八分,从生活区走到病区两分钟,林静水把时间掐得刚刚好。经过生活区长长的走廊,遇上回值班室的陆西晟,他一脸疲惫,浅蓝色的工作服上留着深深浅浅的血迹,手上拿着取下的深蓝色手术帽,变了形的头发在头...

殇城(中上)

史政察觉言语失态,伸出手,想拍胡老九肩膀,却被胡老九胳膊推开。刘权忙轻扯胡老九衣角:“老九,万万不可。”

我和草原的一个约会

当我把辞职信递给我的老板兼前男友浩时,他淡淡地看着我:“希望你不要那么冲动,感情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一回事,辞了职你怎么生活?” 看着他那表面关心,淡漠的表情,我轻轻地说:“多谢关心,世界那么大,总会有我的容身之地。” 我决定休整一段时间。我要用我的一部分积蓄,去一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然后看看下一步怎么办。 从公司出来以后,我经过书店的厨窗,一幅中国地图展现在宣传海报中。我突然想起,那个公...

别就这样离自己越来越远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 以前写的小说,之后一想,都觉得特乱,想一出是一处,什么都想写几句,结果就变成了什么都没写出来。 但是这次,没错,更乱了。 现在是越写越费劲,这回好几次写1000字再删七百字,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完成了,质量不高。 不过,后来想了想,起码在写的过程里,自己确实思考了。其它的就不重要了。 所以就把它发上来了。 天刚擦亮,公鸡还没打鸣,卖豆腐的大爷已经吆喝上了,“豆!腐~”声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