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7)

2018-01-12 16:26:09作者:旭日秋语

远在家乡的谭虎,得知孙女谭芹敲诈谭宇四百万元被抓,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他恨铁不成钢,恨谭芹不懂事不争气,为了钱财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谭芹的妈妈躺在床上,眼巴巴地等着女儿的钱,送她去住院。她眼眶凹陷,身体已经萎缩,四肢也像枯枝般干瘦。仿佛只要一阵风,就可以把她吹走。她似乎知道女儿出事了,看着天花板的眼睛很空洞。等乡邻从诊所叫来医生的时候,她已经油枯灯灭,带着满心的哀伤离开了人世间。

谭宇不停地接到谭虎求情的电话,也知道谭芹的妈妈已经被活活气死了。本来,谭宇是不肯原谅谭芹的,但是谭虎的电话让他的心软了下来。谭宇向警方出具了谅解书,请求对谭芹从轻处罚。

“本庭宣判:谭宇包养谭芹事实不成立。谭芹敲诈勒索罪成立,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听到法官的判决,站在法庭上的谭芹懊悔莫及。她没想到,仅仅是发条短信这样的小事情,会给自己惹上牢狱之灾。

她的思绪飞回家乡,她想念母亲,想念爷爷,想念家乡一年四季的景物。她不敢想象,铁窗岁月之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

走出法院,费翔脍炙人口的歌声,飘进谭宇的耳里。平常很好听的歌,此刻在他的内心,生发出阵阵酸楚。

谭宇也想吹故乡的风,看故乡的云。可是,往事不堪回首。从此,他对故乡只能敬而远之,再也不敢回去。

旭日秋语
旭日秋语  作家 平凡的人生故事,平常的家庭波澜。普通的情感纠葛,普遍的众生百相。——观察、思考、写作。

【过年】大年夜,饭桌上的茅台酒

除夕夜,女儿遥远的祝福

十八年后,她手刃女儿的生父

一夜隐情,他被敲诈四百万

你们的爱情线会因为一辆车断了吗?

现在的我们还会嫁给爱情吗?也许对于现在单身多年的我来说没有经验去评论什么,但我知道我在为了嫁给爱情而努力。我希望我的努力让我有能力保护我的爱情,为我的爱情留一方净土,让我的爱情不受浑浊的现实的污染! 1、长这么大第一次当红娘,而且做的红红火火。 从介绍新人相识、相恋到沟通协商订婚,历经2年时间,连我好友阿琼都惊讶自己要在23岁结婚了,新郎是我表哥。是的,我把我的好朋友介绍给了我表哥。 在一切...

“不用你搓背,过来撒撒花瓣就成。” ​​​​

文/诗想 月黑风高杀人夜。 我一踮脚,飞身跃上玉漱山庄的内院高墙,翻过高墙便是季连珩的书房了。都说这位武林盟主心怀天下,最看不得江湖不平事,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比皇上还操心。如今这时辰,他大概还在想着如何解决武当派和寒江门的纠纷呢。 可是名声再好听又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有人要杀他? 我摸了摸腰间的刀,倒是有点儿同情季连珩了。他这样勤恳敬业,任劳任怨,来找我去刺杀的他的人,也没见比想刺杀魔...

惟愿生离,不愿死别

凌晨一点五十分,市人民医院18楼依然灯火通明,穿不同工作服的人在玻璃隔开的病房里穿梭,步伐疲惫而迅速,疾病它不分白天和黑夜,所以,这一群人也没有昼夜的分别。 夜班从两点开始,换好工作服已经一点五十八分,从生活区走到病区两分钟,林静水把时间掐得刚刚好。经过生活区长长的走廊,遇上回值班室的陆西晟,他一脸疲惫,浅蓝色的工作服上留着深深浅浅的血迹,手上拿着取下的深蓝色手术帽,变了形的头发在头...

殇城(中上)

史政察觉言语失态,伸出手,想拍胡老九肩膀,却被胡老九胳膊推开。刘权忙轻扯胡老九衣角:“老九,万万不可。”

我和草原的一个约会

当我把辞职信递给我的老板兼前男友浩时,他淡淡地看着我:“希望你不要那么冲动,感情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一回事,辞了职你怎么生活?” 看着他那表面关心,淡漠的表情,我轻轻地说:“多谢关心,世界那么大,总会有我的容身之地。” 我决定休整一段时间。我要用我的一部分积蓄,去一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然后看看下一步怎么办。 从公司出来以后,我经过书店的厨窗,一幅中国地图展现在宣传海报中。我突然想起,那个公...

别就这样离自己越来越远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 以前写的小说,之后一想,都觉得特乱,想一出是一处,什么都想写几句,结果就变成了什么都没写出来。 但是这次,没错,更乱了。 现在是越写越费劲,这回好几次写1000字再删七百字,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完成了,质量不高。 不过,后来想了想,起码在写的过程里,自己确实思考了。其它的就不重要了。 所以就把它发上来了。 天刚擦亮,公鸡还没打鸣,卖豆腐的大爷已经吆喝上了,“豆!腐~”声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