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狐小离(完整篇)

2018-01-18 13:46:06作者:魔小桑

 

 

 

《蓝狐小离(完整篇)》by 魔小桑

 

 

 

蓝狐小离

1.

洞口的珙桐树花瓣,在雨水中泛光,梵净山的雨,下了整整一个夏季。

洞穴里一块巨石上,铺着潮湿的枯草,中央匍匐着一只蓝色的小狐。

她是小离,一只瘸了腿儿的小狐。

不记得是哪一年,她被遗弃在这里,那棵老珙桐也陪了她百年有余。

昏昏然睡着,眼睛却睁得很大,珙桐树上一只小松鼠,湿漉漉地歪脖子冲她挤眼睛。

蓝光中,她站起来,也冲小松鼠挤了挤眼。

小松鼠嗖地不见了,枝头叶子落下大片水珠。

一个闪电,蓝狐捂住耳朵,她知道接着便是响雷。

不动。

这样的情形,在梵净山数不胜数,她早已看倦。

雷光中落下个红色的大鸟,重重砸在珙桐树上,枝叶遍地,惊起蓝狐。她飞身跃起,尖锐的趾甲露出,摆好迎战准备。

大鸟一只翅膀张起,一只翅膀耷拉身后,白色的嘴里流出一丝血迹,一只脚鹤然跃起,嘴里发出“毕毕”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一头巨兽,自天空跃下,张开血盆大口朝大鸟咬去。

只见这巨兽,生得煞是巨猛,形如虎,体覆二尺犬毛,生了副像人的面孔,却长了猪的口牙。一条尾巴拖在身后,长约一丈八。

“毕!毕!”红鸟凄惨的尖叫,冲破沙沙的雨声,在山谷响起。

红鸟的另一只翅膀,扑棱棱掉下许多羽毛,那只耷拉的残翅,无奈地前后摇摆。

蓝狐小离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她飕地直立起来,口中念念有词,瞬间变幻出人形来,又一招手,洞中黑暗处,亮闪闪飞来一把精巧的铜剑。

蓝光闪闪,裙带飘飘,一场搏斗,在洞中进行。

红鸟单足跳向洞内深处,抖下羽毛上湿漉漉的雨水,口中吐出一朵红色仙丹,急急给自己受伤的翅膀疗伤,那仙丹所触之处,肌肤生津,缓缓地生出鲜丽的羽毛。

小离很久没有幻化人形,剑光中她有些生疏。

剑刺巨兽,居然毫发未损,反倒是那巨兽厚敦的反击力,震得她连连后退。

巨兽显然对突然的干扰不悦,它立定身子,瞪着眼睛看了看眼前这蓝花四溅的人形小狐,鼻孔里咻咻喷出火一般的气浪,巨尾拖在洞口外剧烈地摇摆着。

“妖怪!看斧!”

小离哆嗦了一下,这声音是来自洞外,洪亮且正气十足。

只见洞外响起了砰砰的声音,仿佛是斧头落下,骤然砍剁肉体。

巨兽一声大吼,面目狰狞地转身出洞。

魔小桑
魔小桑  作家 一个经常灵魂出窍的懒人

蓝狐小离(完整篇)

没有底线的人,永远得不到尊重

01 见到小A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半边脸肿得老高,哭得红肿的双眼。“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轻微的脑震荡。” 我摸了摸她的手:“你手怎么这么凉?” “医生说是植物神经紊乱,可能过几天就好了。” “其他还有什么?” “头疼。” “那好好歇着吧。” “心里难受,跟你说说话,会好些。” 从她断断续续地叙述中,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老公的杰作。本来没多大的事,只是几句口角,却最终演变成...

8090后专用“自杀式养生指南”,用过的人都哭了

江湖人称自杀式养生,自己说,中了几条!

太子好甜,请求支援

“神跟人不能在一起,在一起会被惩罚,一道天雷下来会被炸成王八!”“八八,你现在不就是一个王八吗?” 我:“……”

蓦然回首,却已生死离别…

苏泽,是一个看上去有点忧郁,却很有才华的男人。是许多年轻女孩心中情人的标准。邹晓恰好和苏泽在一起上班工作,中午休息的时候,同事们喜欢打牌,邹晓不爱玩牌,但她总给苏泽占着位置,等苏泽吃完饭以后,让位给他。 苏泽从未在意过邹晓,和邹晓在一起没有约束,邹晓是一个善良体贴的女人,很少笑,只是和苏泽在一起的时候才笑。苏泽并没有在意邹晓,可邹晓把苏泽深深的印在心上。 一天晚上,邹晓约...

请与十六岁的我谈恋爱

前两天《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完结了,朋友圈被各种截图刷屏。就像某个朋友说的,青春,爱情,校园,甜腻偶像剧的受众根本不是初高中生,而是因为错过所以格外怀念这些元素的大学生们。 我并没有看这部剧,因为只是看到了剧照,就想到了我们的故事。 十六岁的时候,我喜欢你已经三年了,从同一个初中到同一个高中,我想这一定是奇妙的缘分,让我没有在人潮汹涌中与你拉开太远距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也许是日积月...

那些被性侵过的小孩后来怎么样了

强奸完未成年少女 娶了就不算违法 16年土耳其这项“强奸幼女合法化”的奇葩法案 在投票表决前被撤回了 部分土耳其人的脑回路还真是让人瑟瑟发抖 然而相比争论 其他国家提出的奇葩法案是否合理 我更想去关心那些 被性侵过的小孩后来过得怎么样 《天生杀人狂》 在电影《天生杀人狂》中 从小就被父亲性侵和虐待的 Mallory最后伙同Mickey一起杀了自己的父母 然后两人亡命天涯继续去杀更多的人 直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