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儿童故事 男孩 > 正文

舔铁门的男孩

2016-05-02 19:52 关键词:男孩

喂,你去过东北吗?我说的是冬天的东北,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

小时候,我就生活在东北的松花江边。还记得那些冬天的早晨,大雪封门,我穿得像个棉花球一样无聊地趴在窗台上,用手刮着玻璃上的冰凌花。

窗外的屋檐底下,挂满了冰溜子。两个男孩从冰溜子下面走过,边走边聊。

“哈哈,昨天杜学智差点把我笑死了。”

“杜学智?他又掉冰窟窿里了?”

“不是,他现在已经不敢下河溜冰了。我昨天看见他的时候,他趴在他家的大铁门上舔得正起劲……”

“那有啥好笑的?”

“他的舌头被粘到大铁门上了。”

“不是吧?他没事舔大铁门干啥?”

“我也那么问他。他没顾上回答,仰起脑袋使劲一挣,差点把舌头撕掉了一层皮。后来,他捂着嘴告诉我,他听人说冬天的铁门上有一股子甜味,舔一舔,就像冰糖一样……”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有心的人。听完他们的聊天,我抬头望着窗外的冰雪世界,陷入深深的思考。思考的结果就是,我穿上棉袍,推开门走上了大街。

我想找一扇大铁门,尝尝它到底是不是甜味的。当然,我更想知道,铁门是不是真的能把舌头粘住。勇于尝试,一直是我身上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路上结着厚厚的冰,每个人都走得小心翼翼。隔老远,我就看见邻居老乔头驾着狗爬犁飞驰而来,把鞭子甩得啪啪直响。

每次看到老乔头,我心中都会充满妒恨。因为我当年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架狗爬犁,可以每天驾着它耀武扬威地走亲访友。所以,那年春天我偷偷养起了一条土狗。眼看着土狗越长越大,不料冬天的第一场雪刚下完,它忽然钻进老乔头家,把他家藏在雪堆里的冻肉拖出来,啃得到处都是……

东北的冬天,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堆满积雪,那是天然的大冰箱。把肉骨头塞进积雪里,一个冬天都不会腐烂。我的土狗把老乔头家的肉全刨出来了,所以你可以想象,他有多愤怒。

当天晚上,我的土狗就变成了老乔头家餐桌上的半盆狗肉。另外半盆,被老乔头埋进了雪里,他说要留着过年吃……

往事真是不胜唏嘘。我用力吸吸鼻子,绕到旁边的一条小道上,慢慢朝集市走去。

集市旁边,有一栋气派的大宅子,那两扇黑漆漆的大铁门舔起来一定挺甜的。其实,我选择去舔那两扇大铁门还有一个原因,一般人我是不告诉他的。

因为,我知道那栋大宅子里住着一个女孩。

在我当年的想象中,穿着羊皮袄、驾着狗爬犁已经是最拉风的造型,然而我第一次看见那个女孩的时候,她穿着一件雪白的貂皮大衣,刚刚从一辆锃亮的汽车里走出来。那个瞬间,我心中像遭遇了九级强震,地动山摇。是的,我完全被震傻了。

而且,她的容颜是那么美,美得就像一个刚刚降落到凡间的天使。

如果说,我心中排在第一位的梦想是拥有一架狗爬犁,那么排在第二位的梦想就是希望她能看到我。没有人知道,在我当年小小的心灵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对她的仰慕。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天使的家门口。

四顾无人,我慢慢走到大铁门前,舔舔嘴唇,开始寻找下嘴的地方。

作为一个有洁癖的男孩,我观察了很久,总算在大铁门的右下角找到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在寒风中,那里结着一层薄薄的霜花,看上去就像冰棍一样美味可口。

我毫不犹豫地蹲下来,伸出舌头,把嘴巴凑了过去。

立刻,我的舌尖尝到了一丝微凉,沁人心脾。与此同时,我感觉到铁门上传来一股奇异的吸力,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舌头就已经被粘在了铁门上。

说真的,在被粘上的瞬间,我一点都没害怕。不但没害怕,我脑中反而飞快地闪过一个快乐的念头:哈哈,真好玩,我果然被粘住了。一遗憾的是,我没尝到甜味,尝到的只有满嘴的铁腥味。

可惜,快乐终究是短暂的。我很快就发现,我的舌头被铁门粘得像万能胶一样牢,根本拔不下来。而且舌头麻麻的,稍微用力一扯,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承认,我有些慌了。更糟糕的是,我的姿势非常奇特:撅着屁股蹲在别人家大门口,整张脸都贴在门上,而且像土狗一样伸着舌头。估计在外人看来,我就像是一只被铁夹夹住脖子的肥耗子,不但要丢命,而且很丢人。

当然,就算是耗子,也要想办法逃命的。我就开始吐唾沫,希望把舌头上的冰霜融化掉。然而天气实在太冷了,唾沫刚吐出来就被冻成了冰,把我的舌头粘得更牢了。

怎么办?不知为什么,我脑海里忽然闪过黄继光和邱少云的身影。他们是我的偶像,我的理想就是能像他们一样为国捐躯。想不到我还没长大,就要被冻死在铁门上了。我不由得心中一酸,两汪悲壮的泪水涌出了眼眶。

“你……干啥呢?”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微微扭过头,用眼睛的余光看见,在我身边蹲着一个小男孩,手里提着一筐土鸡蛋。

如果是你,在最丢脸的时候被人围观,你会怎么做?我的第一反应是努力把头扭回去,梗着脖子装作没听见。没错,我是在掩耳盗铃。

“需要帮忙吗?”小男孩说,“需要就告诉我,我是我们班有名的小小活雷锋……”

我忍不住在心中暗骂:臭小子,你看我现在能说话吗?但恼怒归恼怒,我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闷声闷气地哼起歌来。

“要不要我去找个人……把你拔起来?”小男孩终于看出了问题所在。

“滚……”我停止哼歌,破口大骂。因为舌头动不了,我的骂声很含糊,不过我想他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小男孩果然胆怯了。他站起来犹豫半天,提着篮子走了。

形势越来越严峻,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于是,我开始挣扎。但我不敢太用力,如果把舌头扯断了,我就只能一辈子当哑巴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我身上,我撅着屁股面朝大铁门,努力拔着自己的舌头。许多年过去了,那一幕至今残留在我的脑海中,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无比凄凉。

结果,最后我还是失败了。

绝望像潮水一样涌上心头,我把额头顶在大铁门上,痛苦地撞击着。

“谁呀?”大宅子里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刹那间,我的心底涌起一阵狂喜,但一秒钟过后,我的心就跌进了冰窖。因为我意识到,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即将上演。听着门后的脚步声渐渐走近,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吱嘎”,大铁门打开了。我像一只大青蛙,整个身子贴在门上,两只脚随着门的转动艰难地挪动着。

一阵清香飘过,我的天使出来了。我听见她的鞋子在门口走来走去,似乎在寻找敲门人。找来找去找不到,她转身要进去,紧接着,我听见了一声尖叫。她一定是发现我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她漂亮的红鞋子似乎在风中颤抖着。

“你是谁?”我能听出来,她吃惊得捂住了嘴巴。

我很想安慰她:别怕,我不是坏人。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实在没法开口。

“妈!妈!”她喊起来。很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双大棉鞋映入我的眼帘。

“咦,谁家的小子?”大棉鞋的主人凑近我,“嘿,小样儿,舌头被粘住了……”

“妈,你得帮帮他。”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充满关切,我不禁心头一热。

“你自己能挣开吗?”大拖鞋的主人问我。我痛苦地摇摇头。

“思思,去舀一瓢凉水,给他浇开。”原来她叫思思,好美的名字。

“那咋行?用凉水浇,冻得更结实。”

“呃,那就提一壶开水过来……”

“妈,你要烫死他呀?”

“凉水不行,开水不行,那就没办法了。”

“要不我给他调点温水?唔,估计也不行,天太冷了,温水也会冻住的。”女孩思思的红鞋子在地上踱来踱去,“对了,妈,我去拿点酒吧!我在书上看过,酒精的结冰点是零下一百多度,肯定冻不住,很快就给他浇开了……”

听着听着,我的眼眶里悄悄泛起了一层感动的泪花。我果然没看错,她真的是一个天使,不但救苦救难,而且博览群书。

思思拿来一瓶白酒,蹲在我旁边,慢慢地浇到我伸长的舌头上。我闭着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我污浊的呼吸会冲撞到天使。

我感觉,她蹲在我身边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就在她面前张着嘴巴,伸着舌头,用一个世纪的时间百感交集:我的第二个梦想实现了,她终于看到我了。很可惜,在她眼中,现在的我可能是地球上最白痴的一个生物。

那也是我第一次喝酒。刺鼻的酒精味,混合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令我永生难忘。

“好了。”思思高兴地叫着。

我赶紧把飘远的思绪拉回来,拽拽舌头,果然松动了。我轻轻一拔,那条冰凉的舌头就脱离了大铁门,重新回到我的嘴里。感觉真奇妙,就像是给嘴里塞进了一根冰棍。

我扶着大铁门站起来,想说点什么,舌头却不怎么听使唤。我抬起头,透过眼眶里残留的泪花依稀看见,她提着那个空酒瓶站在我面前,微笑的脸庞仿佛是一朵冰凌花。

不知是受什么心理的驱使,我突然像只脱逃的兔子一样拔腿就跑。因为蹲得太久,我的腿有点麻,在结冰的路上跑得跌跌撞撞,连摔几个跟头。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勇气回头。

从那以后,那扇大铁门和那个叫思思的天使就被我埋在了心底。

男孩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