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对不起,劫个婚!

2016-05-02 19:53

第一章 你他娘的是大肥鸡!

刘麻子来报信的时候,我刚烤好一只肥鸡。

金灿灿的一只烤鸡,肉质肥嫩,油水欲滴,再配上我向别人讨来的秘制作料,简直是一闻就能口水直流。

我舔了舔嘴唇,刚想咬下一口,刘麻子那厮突然跑了过来。

他以一种“后面有鬼追我”的速度跑到我身边,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对着我耳朵大吼:“当家的,他们来了!”

我整个人一惊,手一抖,整只鸡就啪的一声掉到地上。而刚刚一直垂涎美味的大黄在这时更是抓住了时机,以媲美猎豹的速度嗖的一下叼走了烤鸡,摇了摇它硕大的肥臀,不留给我一点抢回去的余地。

我扶了扶额,将刘麻子推远:“先别和我说什么,我想静静。”

刘麻子天真懵懂地看着我:“静静是谁?”

我:“……”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控制住将刘麻子揍成刘胖子的冲动。

后来刘麻子倒也不用我废话,自己带着弟兄们就跑过去。远远望去,他们跑去的方向确实有辆马车缓缓朝这边驶来,马车外稀稀拉拉地跟着几个男人,个个高大威猛,身材魁梧。

按照这种情况来说,刘麻子他们要想摆平这些人然后成功地从他们手里救出我们要的人,肯定会花费些工夫。

可哪想刘麻子他们刚举起大刀随便往路上一站,那些大汉就都吓得提着裤子跑开了,独留刘麻子那帮人在原处风中凌乱。

我倒没什么感觉,反正目的达到了,过程怎么样我都不在乎。

我差刘麻子他们守在外面,然后独自上了马车,果然,里面躺着一个昏睡的男子。

男子一身月白华服,修长的身量蜷曲在马车上,那姿态看起来极为滑稽。即便如此,完全影响不到他的俊美,尤其是他那张脸,简直帅得不行。

“啧啧,瞧这细皮嫩肉的,还有这睫毛,他是怎么做到又密又长的啊?”

我一边感叹一边向他靠近,想着凑近再仔细研究下他的睫毛,可哪想,他在这时突然醒了。

他睁眼的一刹那,我正悬在他头顶,我们之间几乎是连五寸的距离都没有。而他也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对上我的目光时,眼底带着湿意和茫然,那模样让我觉得,自己就像那要强占黄花大闺女的恶霸一样。

我吞了吞口水,开口道:“公子,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你假若一直这么看着我,我会很尴尬的。”

我原以为他的反应会是脸红,然后推开我,再不济也会愤怒地推开我,可我万万没想到,他会凭空来一句——

“你是小鸡鸡?”

我一掌扇到他脸上:“你他娘的是大肥鸡!”

他羞答答地垂下眼:“你没看过居然都知道。”

我:“……”

第二章 少主魏子胥

那人说他叫魏子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无涯门的少主,此次一路南下,是来向玉剑山庄的小姐求亲。可哪里料想,这半路居然遇到强匪,不仅劫了他的聘礼,还绑了他想回无涯门再要些赎金。

其实这些经过我都了解,我此次会守在这山路间救下他,完全是受人之托。

可我不懂的是……

“你一个武艺甚高的少主,为何会被一些只知硬拼的强匪给困住啊?”这消息要是传出去,让那些曾败在他手下的江湖人士情何以堪啊!

哪想魏子胥俊秀的脸蛋红了,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低下头,道:“他们一直夸我貌似天神什么的,我掉以轻心就喝了他们递来的加料茶了……”

我:“……”

我有些无语地看着魏子胥,心想他真是传说中的无涯门的少主吗?说好的温润如玉、举世无双呢?怎么现在只剩下空有皮相没有智商了?!

但不论怎样,既然我收了雇主的钱,就理应把事情办好。于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他道:“我是云水水,解忧局的当家的。之前受人之托来救你,现在理应将你送到目的地。所以你放心,这一路我们都会护着你的。”

他看似感动得不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激动地道:“那云……啊不!水水,我下半生的幸福就交到你手里了!”

魏子胥说这些话时离我很近,鼻息间一呼一吸传来的温热我甚至都能感觉得到,导致我这种平日里不知心跳加速为何物的人,此时都能清晰地听见自己胸膛间的那颗小心脏是怎样扑通扑通越跳越欢的。

我慌了慌神,侧过脸推开他:“好说好说。”

其实在我听说魏子胥被人掳走的那一刻起,他在我心中早已不是江湖上传言的武功举世无双的翩翩公子,甚至有时我还在想,这所谓的无涯门门主,可能还不如我们的大黄来得有用呢。

可后来,魏子胥却用行动证明,他还是比狗的作用大。

那天的情形大致如此:我们赶路时偶遇黑衣人,也不晓得是我平日里的那些仇家还是魏子胥的仇家,反正他们一言不发地上来就开打,并且剑剑无情,刀刀致命。想来我解忧局平日里也不是吃素的,可应对他们时却有些力不从心,几番下来,我们这边的人都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我原本以为刘麻子他们肯定会将那些人解决掉,所以信誓旦旦地叫魏子胥留在马车里等着。后来想必是他等得烦了,想出来看看我们的战况时,便瞧见我们处于下风,于是想都没想,飞身加入了战斗。

看着他来去无影,挥剑如风的模样,我暗暗啧啧了两声:“真他娘的帅呀……”

当时我看着他,花痴得不行,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逼近。待我反应过来时,那人的剑已持在了我的颈间,感受到那抹凉意,我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有些慌了,用着讨好的语气跟身后的黑衣人打着商量:“兄台,你晓得我的身份吧?说吧,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就连……”

那黑衣人打断了我的话,带着我向前几步走,大吼道:“魏少主,我劝你现在就停手,不然刀剑没长眼,伤了你的女人可别怪我!”

我一阵无语,心想这次完了,我虽然救过魏子胥一命,但这恩情还没重到需要他为了我束手就擒的地步啊……

但万万没想到,那人的话音刚落,魏子胥毫不犹豫地定身停了下来。

挟持我的黑衣人显然很满意,可这不代表他会就此收手。后来他拉着我走向崖边,道:“还真不知道咱们魏少主如此重情重意,既然如此,那这姑娘掉下悬崖,您也不会不理的是吧?”说完,他便用力将我踢下了悬崖。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