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江湖任我贱

2016-05-02 19:53

1

我爹要把惊虹剑交给我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

江湖传言,风华谷少主年少得意,俊朗非凡,精通三十六道奇门秘术,武林大会上以一敌百,不费吹灰之力。

这些形容词,除了长得帅,没有一样我沾边。

我爹近日看上了小江南的头牌,哭着喊着要带她退隐山林,这风华谷偌大的担子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会把家败光的。”我面无表情地站在谷口。

我爹将行李扔上马车:“我儿自小爱钱,上茅厕都不多带两张纸,你要找个稍微有信服力的理由。”

“我会找好多小老婆,把风华谷的名气搞臭的。”

我爹拴好了马车的缰绳:“我儿向来不近女色,那么多后妈勾引你都被你一口回绝了,为父走之前还担心你的终身大事,如今也可以放下心来。”

“我不会武功,你走了……谁来照顾我啊!”

我爹已经驱车离开,风中似乎还传来一声遥远的呼唤,具体没听清,但是他好像提起苏妍来着……

我扑通就跪下了!

“那个女人会把我生吞活剥了的!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话还没喊完,我虎躯一震,整个人都不好了,又是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头顶被一片阴影罩住,我一抬头,眼泪都被吓回去了,“苏……苏师姐。”

苏妍撑着一把遮阳伞,左手持着惊虹剑,不知道已经在我身后站了多久,此刻眯起眼睛凝视我,唇畔发出一个音节:“嗯?”

苏妍是我师姐,风华谷除我爹之外武力最高者,偶尔性冷,偶尔残暴,即便再不喜欢她,与她正对面硬碰硬,我还不想那么早死。

我立即转身抱住她的大腿:“师姐,以后只有我们相依为命了!”

她一脚把我踹开。

我认识苏妍十三年,她作为我一的师姐,不仅替我考试,帮我打架,就连武林大会上顶着我的名字出了名满江湖那么大的风头,人家认识的也都是她,简单说,苏妍是我的替身。

而我本人,在武林大会当日,不过就是个躲在阁楼上嗑瓜子的闲散人士。

我风凌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江湖二代,仗着家里有钱,爹有势,作威作福许多年,独怕两件事,第一件是我爹玩累了不理我,另一件就是在苏妍的压迫下生活。

很好,我睡醒一觉起来,两件事都实现了。

2

“我临危受命,义不容辞,今日的课程还没有练完,老谷主临行前交代的话你都忘了吗?”

苏妍的剑鞘抵着我的脖子,我被她押着扎了两个时辰马步,已经汗流浃背地躺在练武场上,明晃晃的日头晒得我连动根手指都觉得累。

为了表示我对苏妍的尊敬,我有气无力地回答她:“我爹走之前,明明是说让我多娶几个小老婆。”

苏妍向来听我爹的话,让她为谷捐躯,她二话不说就能喝下一斤鹤顶红,问题是她现在想当我的人生导师了,以前去学堂给我替考的时候怎么不说呢?我品行都养成,一切都晚了。

我本意是想气气她,没想到苏妍当真了,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开口:“有道理。”而后一把将我扛在肩膀上,“明日广发英雄帖,征集谷主夫人,比武招亲太俗气,文科选拔要是给你招来个病秧子可如何是好?”

这是什么节奏?

苏妍平时看起来正经得像缺根筋,遇到这种事怎么如此积极主动了?这思维太快,我跟不上啊!

当晚我就偷偷收拾包裹,只带了金银细软,趁着夜色打算溜出去,门都没来得及开,窗户就被一把剑鞘给捅破了,那色泽,那力道,那做工……

我眼明手快,立即拍掌称道:“镇谷之剑果然名不虚传,只有苏师姐能将其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苏妍倚在窗户边,头顶被月色打出一圈亮光来,看也不看我:“想去哪儿?”

当然是去没有你的地方!

我信口胡诌:“去赏月。”

“哦。”苏妍拍了拍窗户框,“过来吧,你屋子的风水好,连月亮都比别人那儿看到的月亮大。”

其实苏妍说话总是拐弯儿,她明明就是嫉妒我的屋子方位好,我的出身比她高,她认真学武多年,最后真刀真枪打下来的好名声都落在我头上。

她不服气,我一直都知道。

我趁着她不注意,把包裹踢到角落里,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我可没心情看月亮,我是想看她什么时候回去睡觉。

毕竟跟如今的苏妍待久了,我怕我心绞痛突发,月光温柔地打在苏妍的脸颊上,她从前并不是这样的。

苏妍初入风华谷那年,才十岁,不知是被我爹从哪里捡回来,脸上脏兮兮的,衣服烂成一条条的,还沾着血迹,可是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上,乍一看也是温柔的。

当时我正拿着小木剑在后院练功,仰起头来,就看呆了:“我爹真狠,娶那么多媳妇也就算了,这么小的姑娘都不放过……”

苏妍展颜一笑,我爹就凑过来,摸着我的后脑勺说:“叫姐。”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