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警花不从良

2016-05-02 19:53

(一)

杜伊利落翻过栏杆,子弹几乎擦着她的耳朵。闪避之下,嫌疑犯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完了,她想,又要挨骂了。

果然慕容靖一点面子没有给她,刚刚回到警局,当着同仁的面,从“不守纪律、私自行动、冒失冲动”骂得她狗血淋头。他骂人的时候没有人敢插嘴,全部屏声敛气,生怕殃及池鱼。

杜伊终于忍不住咆哮:“慕容靖我要和你分手。”

办公厅诡异地沉默了五秒钟,慕容靖脸色已是大不好:“我现在在和你说公事。”

“你在公事上的态度影响了我对私事的决定。”杜伊扑到格子间收拾东西,走之前彪悍得踢了慕容靖一脚,把假条直接贴在了他脸上。

慕容靖进了办公室,在百叶窗的缝隙中看到杜伊气呼呼地踩摩托车,安全帽也没有戴。她是大小姐脾气,任性起来不管不顾,这副样子摩托车驶出去就是超速。

他追出去,才打开门,格子间的几双眼睛就看过来。

“那个,把今天的报告送进来。”慕容靖一阵尴尬,偏生好面子,只得退回去。

他记得杜伊在行动中手背擦伤,不知她自己注意到没有。

在警校的时候,谁也不看好她,特别娇气,擦防晒霜,嫌弃床板硬,一大堆零食。没想到那样有韧性,有一回在雨中跑一百圈,坚持下来的几个女学员中倒是有她,叫人刮目相看。她豪言壮语发表宣言:“我要同慕容靖一样优秀。”

结果还是留级,跑到他家里哭,逼得他不得不放话:“好好好,毕业后一定想办法把你要过来。”这才叫她破涕而笑。

他是重案组,不是不危险的。她喜好冲锋陷阵,以为是警匪片,大伤小伤从不间断。半年前手臂刚刚吃了一颗子弹还是不长记性,他恨不得把她塞楼上的档案室。

“人家要天天看见你嘛。”她也会撒娇,跟孩子似的,没有办法同她生气。

为了他,她是吃了不少苦的。

下班后慕容靖买了一束玫瑰,亲自下厨准备烛光晚餐。她是吃货,美食面前什么都抛到九霄云外,最喜欢他烧得糖醋排骨,从不让旁人染指,独吞。

慕容靖系上围裙,情不自禁地微笑。这时有人开门进来,他的笑忽然生生裂成了两半。

“要特殊服务吗?”

化浓妆的金发女人,穿极短的裙子,稍微走动就能看到底裤。黑色网状丝袜,上身低胸小吊带,极尽风骚逼近他,手指沿着他的脸颊一直划到胸前轻轻一点:“价格优惠,买一晚送一晚。”

慕容靖眼角抽搐,压下锅铲铲下去的冲动:“杜伊,你找死是不是?”

“哇,居然被你认出来了。”她好似忘记了不愉快,打了鸡血般兴奋,“扫黑组找我去夜总会做卧底,我是生脸孔,长得俏,身材好,演什么像什么。”

那那那,就是这副德行,只要有任务,就把自己当成007。

慕容靖脸一沉:“我不同意。”

杜伊早料到他的反应,大模大样翘起二郎腿,这下底裤是彻底露出来。她拈一个兰花指,已经投入角色:“老板你来晚了,上头已经批了,我明天就调过去。记得找我玩哦,人家花名伊伊。”

(二)

一想到杜伊衣着暴露叫人揩油慕容靖心里就不舒服。

他去过那夜总会一次,里头的人都认得他,递烟倒酒说:“阿sir,我们规矩得很……”叫他都不能轻举妄动。杜伊倒是适应得好,陪客人喝酒划拳不亦乐乎,在灯光下十足一个妖精。

她有应变能力,旁人也不能轻易地吃她豆腐。有客人要带她过夜,她三言两语就挡了下来。慕容靖渐渐放心下来。

这天刚刚收队,隔壁组同事聊到四海安帮,说柳老四手底下的军师白炎苏领人去了夜总会。慕容靖直觉不好,赶过去的时候杜伊已经被叫进了包厢。

那包厢门半掩,能看到白炎苏一只手搂着杜伊,一只手放在杜伊的大腿上。他一次次要往大腿根部摸去,杜伊陪着笑一次次拉下来。那白炎苏也不恼,凑到杜伊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杜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慕容靖和这个白炎苏交过手,知道是厉害人物,恐怕不好打发。眼见杜伊几乎招架不住,他连忙推门进去。

顿时寂静。

白炎苏掸去烟,搂着杜伊的动作纹丝不动,慢慢抬眼:“慕容警官,这回有什么能帮你的?”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知道警察抓不到把柄,并不将慕容靖放在眼里。

近来四海安帮势头大增,各路神仙都看顾着面子,嚣张得很。

杜伊垂着头,不敢露出蛛丝马迹。

“您恐怕帮不上什么忙。”慕容靖环顾四周,手指点在杜伊身上,“伊伊,我们有个谋杀案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以为这样便水到渠成。

白炎苏却不是好相与的,他手上的人在慕容靖手里吃了不少亏,他挑眉笑:“倒是巧了,我刚刚点了伊伊陪我出去吃夜宵呢。倒是听说慕容警官最近手头上跟的不是谋杀案,莫不是也看上了伊伊,要同我抢吧?”

杜伊见状忙站起来,换上舞女的嘴脸不耐烦地道:“阿sir,我说过很多次了,那天我在家里睡觉,什么人都没看见。你放过我好不好,别妨碍我做生意。白爷好不容易来一趟,老板吩咐好好招待,我可不敢扫白爷的兴。”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