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只待人间雪满头

2016-05-02 19:54

曾想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却是放不下江山,终究留不住美人,本想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想最终却是君麦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你步步后退试图逃离我给的爱情,可这四海八荒,我爱的终究只你一个人。

诺大的长安殿上一派灯火通明。一身绛紫长袍的慕子白正细细地品尝着满桌的美食,一旁还坐了一个正望着满桌饭菜流口水的女子,顾小满。

“咕噜噜……”

慕子白扫一眼顾小满:“饿了?”

“饿了!”顾小满两眼放光地望着他。

“可是我说过,你若再敢跑,就罚你永远不能吃饭。”

眼里的光又黯了下去。

“知道错了吗?”慕子白放下筷子。

“知道了。”

“还跑吗?”

“嗯……”顾小满犹豫了。

“来人,把饭撤……”

“不跑了!不跑了!”顾小满一脸真诚。

慕子白满意地笑了。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顾小满,慕子白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在郊外的一个小客栈里,一个黑影从二楼的窗外闪进来,四周摸索一阵后,黑影的目标对准了睡在床上的男子。

一双魔爪慢慢伸去,却在摸到那男子衣襟时被一把抓住。黑影一看不好,立马抽手想逃,可抽了半天愣是没把手抽出来,那男子反而坐起来,看着她努力地往外抽自己的手。

黑影似乎感觉到那人在笑她,于是站直了身子,拍拍他的肩膀:“这位兄台,麻烦把我的手还给我。光天化日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那人没理她,指尖一弹,身后的蜡烛便亮了,黑影赞道:“兄台好厉害!”

她借着灯光,这才看清那男子的模样,白皙的脸,薄薄的唇,一双好看的眼睛里含着笑意,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原来是个女的。”

嗯,声音也好听。黑衣女子在心里感叹。

不知怎么,被一个帅哥拉着手还直直地盯着看,她竟有些害羞,不禁低了头,全然忘了她刚刚是偷东西未遂被抓个正着。

“你叫什么?”好看的男人问。

“我,我叫顾小满。”她下意识地答。

那人抓着顾小满的手在她的掌心轻摸,发现她的掌心竞有厚厚的茧,他微微有些惊讶:“你会武功。”

他一摸顾小满的手心,使得她浑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一下抽回手,顾小满向后跳出三步距离来。

“哼,”顾小满不屑地撇嘴,“混江湖当然要会武功。”然后又对他抱了抱拳,“兄台,后会无期!”说罢,就向窗户逃去。

脚刚挨到窗户,后衣领就被抓住,顾小满小心地回头,就见刚刚还坐在床上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用两根手指勾着她的衣领。

“好巧,我也会武功。”那男人俯在她耳边轻声说。

“我叫顾小满,十八岁,未婚配,喜欢吃喝玩乐,偶尔欣赏欣赏美色,”顾小满坐在灯下,委屈地说,“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我随身带的银子花完了,我不喜欢打杂,表演胸口碎大石也没人看,卖身,其实也不是没想过。总之,最终,我发现贼这一行比较适合我,所以……”

那人右手托腮认真地看着她,唇边始终带着笑:“那你偷过多少人的东西了?”

顾小满看看他,竖起一根手指:“你是第一个。”

“既然你无家可归,又没有什么赚钱的能力,那你以后就跟着我,每日三餐管饱,可好?”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问。

“我要是说不呢?”顾小满眨巴眨巴眼睛回问。

“唔,”那人凝眉沉思,“不知道如今偷盗会在牢里关几年?”

“成交!”顾小满一脸真诚地望着他。

后来,顾小满知道了这个人叫做慕子白,而他让自己跟着他的原因是纯粹觉得她灰头土脸的模样十分有趣。这个理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让顾小满很不开心。可是一想到要被抓送进大牢,顾小满就释怀了,至少跟着慕子白,有,肉,吃!

顾小满第一次有了逃跑的这个念头,是在知道慕子白的身份后。

一直跟着慕子白走走停停了半个月,顾小满对他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丝毫不关心,每天只关注吃吃喝喝,直到慕子白带着她一路来到皇宫的大门口,顾小满这才发现大事不好。

“你你你你你……你是皇帝?!”顾小满看着跪了一地的太监侍卫们,指着慕子白吃惊地问。

慕子白看着她,微笑着没有说话。

顾小满接受了这个事实后,恢复了平静:“现在把我送进牢里还来得及吗?”

慕子白揉揉她的头发:“晚了。”然后牵着她的手,在一众惊讶的表情中,走进了皇宫。

“这是我住的地方,”慕子白拉着她,指指长安殿,又指指紧挨着的望月阁,“你就住那儿。皇宫里的任何人你都能差遣,不过,”慕子白指指角落里的一处宫闱,“那里住的人,你不要去欺负她。”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