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我不是你爸

2016-05-02 19:54

陆子宸不过留学七年,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刚回国就有个十九岁的女儿?!长相漂亮业绩好,脑子灵活手段高,不仅要忍受她刷他的卡,住他的房,用他的人,还把老爷子哄的家产都要给她,他才不吃这一套!陆薇薇:“爸……”“滚出我家!”

01、

陆子宸有个女儿这件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爸,我看上一条香奈儿的裙子,死贵死贵的,但我还是买了,刷了你的卡。”

“爸,昨天咱们集团子公司办了个选美比赛,有个女孩长得特好看,你缺对象不?”

“爸,今天晚上我打算给你做糖醋鱼,听说脑子不好使吃这个管用……爸呀,你别瞪着我,我害怕。”

陆微微怀里抱着一包薯片絮絮叨叨了半天,一回头才发现陆子宸已经把原本在读的《资本论》扔到了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她。

客厅的沙发明明不小,陆子宸却像是故意的,不动声色地挪到了她的边上,一张脸还偏要往她面前凑。

陆子宸放着书房不去,专门跑来客厅晃荡,就是为了硌硬她,没想到她如此自来熟,白天居然还拿了自己的卡去买衣服?叔可忍,婶也忍不了了!

陆子宸的脸已经极其贴近陆微微的,说话时气息都能吐到她的头发上去,只听见他咬牙切齿地说:“陆微微,我等着你滚出我家。”

也不怪陆子宸如此气急败坏,他火急火燎放下手边所有生意从韩国留学归来,可不是为了给她当便宜老爸的!

这件事要追溯到一个月前,那时候陆子宸还不知道陆微微的存在。他在韩国听到陆氏集团接连收购了几家公司的消息,眼看着集团版图越来越大,按理说正是全公司人都求着他回国的时候,可是细数父亲最近打来的电话却没有几个。陆子宸纳闷起来,打给国内的副总,对方却对人员调动闭口不言,他才察觉事情不对。

陆老头四十岁才生下陆子宸,此后再无子嗣,便让陆子宸养成了一副刁钻任性的脾气。七年前只是因为挂了一科大学语文,他便毅然留学韩国,完全没考虑过这偌大的家业交由谁来管。

陆家九代单传,陆子宸连堂兄弟都没有,他笃定自己是陆家一继承人。虽然如此,他却还是沉不住气,当晚买了机票,风尘仆仆回到家中。

陆老亲自开门,陆子宸本以为他会热泪盈眶,谁知道却迎来一句:“小宋,如果不是薇薇回来,不用喊我下楼。”

陆子宸傻了。

小宋是他们家用了许多年的阿姨,但微微是什么东西?难道他爸什么时候喜欢养狗了?

第一天到公司上班,陆子宸吩咐下去:“把上季度的财务报表、经销商明细和这季度的营销的计划整理好发给我。”

助理立刻接道:“陆总说您用得到,早晨就发到你的邮箱里了。”

陆子宸的大脑再次当机,别人都称他爸为陆董,那么,这公司里除了他,哪里来的第二个陆总?

助理见他疑惑,连忙解释:“陆微微,陆总。”

嗯,还是不知道她是谁。

就连同上海来的经销商吃饭,对方都会有意无意地提起:“陆少留学归来,年轻有为,可我记得我约见的是陆微微总监吧。”

陆子宸不高兴了,他亲自出马,竟然轮得到别人不愿意。

坐在旁边的副总立即打圆场:“那位陆总正在出差,明天才回来。”

陆子宸这时候才隐隐感觉到,他留学期间,有人乘虚而入,不仅住进了家里,还接管了陆氏一部分生意。于是到了第二天上午,陆子宸没去上班,一早就穿戴整齐,严阵以待,手里拿着一本《资本论》装得像模像样,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等那位“陆总”出差回家。

没想到陆老也起了个大早,喝着咖啡,满面红光。

陆子宸醋意大发:“我在外七年,回来时也没见您这么高兴。”

陆老瞪他一眼:“你这个不肖子孙能跟微微比吗?”

不肖子孙……七年前他走的时候,是谁泪眼汪汪地站在门口边挥手帕边喊着“心肝宝贝”的啊!

陆子宸还没来得及怨念,身后那扇大门突然打开,大量的阳光涌进来,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隐约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她提着一只及腰高的行李箱,发丝被阳光描出一道金边来。

等二人回过神,站在门口长发圆脸的姑娘二话不说对着陆子宸就扑了上来!

“爸!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陆子宸还是一把将她从身上扯下来,怒目而视,气势汹汹。

“谁是你爸?!”

02、

陆微微本姓苏,是陆子宸母亲的乡下亲戚。陆子宸留学后,陆老代亡故的妻子回乡探亲,便将苏微微过继到名下当孙女,改姓陆,那是六年前的事,她才十三岁。

陆子宸听完,心里突然凉了一截:“您儿子我还活着呢,为什么要过继?”

陆老当即拿起手边的抱枕砸了过去:“你这个不孝子,想出国就出国,对我不闻不问。我见到微微就像见到了你妈,亲切得很,等我走了,这家业交给谁都不一定!”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