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驸马入我怀

2016-05-02 19:54

【楔子】

我是东陵大周国这一朝的长公主,却是个不得宠的长公主。我自出生第二日,便被自己父皇送到百里外的宗庙里。一切,都只因那个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权臣白鹤声之子白起。

白鹤声手握大周三十万重兵,他儿子前脚刚生了下来,我后脚就跟着从我母后肚子里蹦了出来。白起身子骨弱,白鹤声找了个相士算了算命格,说我克了他儿子的命。

白鹤声于是给我父皇递了个折子,要求将我送走。我父皇忌惮他手中势力,不得不准了他的奏。据说,我母妃当时追着抱走我的乳母,哭得声嘶力竭,郁郁寡欢了许久。直到我父皇用真爱为我母妃带来我的皇弟,我的母妃才从悲伤之中走出来,彻底忘了我这个百里外孤苦无依的女儿。

从头到尾,我连句话都没说上,就莫名其妙地成了炮灰。我觉得,我真是冤大发了。

【一】

这一日,是我及笄的日子,于是,趁着师父没留神,偷偷一人摸出姬玉山,到镇子上最有名的酒肆里,要了一壶名满天下的“玉真香”。玉真香后劲十足,我连喝完两壶,才觉得自己头晕目眩,站也站不大稳。

眼前是大片的风信子开得正好,我晃晃悠悠跌进了一个怀抱。我努力想睁大眼看清来人,却是一片模糊,只隐隐约约瞧见了一个白影,芝兰玉树一般。

我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软榻上,帐帘上挂着一个香包,里头的香气提神醒脑得很。我摸了摸自己身上,只有一件中衣。

我茫然不知所措,一位白衣公子推门而入。他逆着日光而来,细微的尘埃在空气中飞扬,而他,面庞清俊,宛若玉人。

我天生对一切与“白”这个字相关的事物没什么好感。当然,长得好看的除外。

我吞了吞唾沫,从那白衣公子的手中飞来一个包袱,堪堪落在我的膝盖上。

“你喝多了,你的衣服被你吐脏了,我给扔了,又给你买了件新的。”白衣公子款款落座,将手中折扇叠好,放在桌案上。

我打开包袱,里头是一条湖蓝色的长裙。

我望了望坐在那里为自己倒茶的白衣公子,心想,怎么说我也是一国公主,即使不得宠,被我父皇放养,也还是要讲一讲尊严,不能平白无故占自己子民这么大一个便宜。于是,我问:“这裙子多少银两,我给你。”话毕,我便去掏钱袋。

“五十两。”白衣公子挑眉看了看我,淡淡答道。

“就这么两块破布,居然要五十两?”我觉得我遇上了个骗子,要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当我是傻子。看他的穿着打扮天生贵气,我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

白衣公子嘴角勾了勾,给我讲解道:“这用江南玲珑坊的云锦,集十位手艺最高超的绣娘所织就的长裙。是当下时尚时尚最时尚的款式。懂吗?”

我嘴角抽了抽,将钱袋塞了回去,同他道:“要不,这裙子您还是自个儿穿吧?”

白衣公子:“……”

但事实的结果是,白衣公子不会穿五十两银子的裙子上身,我也不能不穿衣裳就出门。于是乎,白衣公子就成了我的大债主。

“我姓白,以后,你就叫我老大。从此,你是我的小弟。我们就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老大一面说着,一面拍了拍我的胸。

我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嘿嘿嘿”地笑,也学老大拍了拍他的胸,道:“小弟姓凌。”

“嗯。”老大笑眯眯地看我,问,“你家中可有其他兄弟姐妹?”

我眨了眨眼,瞎扯道:“小弟家中排行老二。”

他于是吩咐我道:“小二,给老大倒杯茶来。”

我:“……”

【二】

我不晓得老大干的是什么营生,只知道他非常富有。但我觉得这没什么怪异的,在我看来,长得帅的人必然很有钱,这就跟打雷要下雨是个自然现象一样。

老大在镇子的东面置了一座宅子,貌似是想要在这儿长久居住。

于是,我殷勤地帮老大置办一切生活用品。老大很信得过我的品位,于是家里便添了一大堆粉红色的被子,碧绿色的帽子……

老大生得好看,为人又大方,没几日就得了整个镇子上至八十老妇下至十八少女的芳心。

明恋暗恋老大的人太多,千奇百怪的招式用尽。

有一日,我端着一盆浆洗的衣物准备去院子里晾一晾,就看见一妙龄少女正在爬墙。

她跳下墙头,一双凤眼亮得好看,她仰了仰头,问我:“你是谁?”

大姐,你翻了我家墙还问我是谁,您考虑过我和我们家墙的感受吗?

她也不等我答话,直冲冲地往前厅闯,道:“白公子在哪里?”

我赶忙扔了手里的木盆,上前拦她道:“老大说了,要见他的都要提前预约,你有预约吗?”

那少女狠狠白了我一眼,像看傻子一样看我,道:“我要是有预约,我还爬墙干什么?”

啊?她说的似乎很有道理,我得好好想想。

老大闻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依旧一身一尘不染的白衣,那少女眼眸一亮,花痴一般赞叹道:“白公子可真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啊!”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