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色 > 正文

色狼爱上女民警

2016-05-02 19:54 关键词:色

1.

“南警官……麻烦你过来一下……这个表格怎么填……”醉醺醺的男人站在墙边冲南湄招招手,红彤彤的脸上带着迷茫的笑容。

南湄皱了皱眉头,老张陪另一个人去验伤了,看来也只能她去闻酒味了。

“哪儿不会填,啊——”她话尚未问完,那男人已经一把将她拽进房间,回手飞快反锁了门,两臂一撑,将她锁在墙角。

南湄没有呼救,刚才就是怕他在医院借酒闹事,才带他到这条没人经过的走廊填表格。

现在呼救,根本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左右扫视了一下,她假装害怕地微微颤抖,手却缓缓沿着墙向外伸出,准备给男人出其不意的一击。

“南湄……南南……别怕。”男人以为她真的被吓到了,竟低声安抚她。他的声音那么温柔,眼神那么宠溺,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觉得自己也有点醉了,准备落在他背上的手也微微发软。就是这犹豫的一瞬间,她再也没有了反击的机会。

男人突然化身猛兽,向被自己圈住的猎物发起猛烈攻击。

他按住她的双手,强迫她与自己十指交错,两人如合二为一的十字架,紧紧钉在雪白的墙壁上。

他的眸子里毫不掩饰灵魂深处的欲望,热烈的吻如狂风骤雨般落下,但他又是极有耐心的,不紧不慢却又没有任何遗漏地吻遍了她的脸、她的脖颈和她的耳后。

南湄起先还用力反抗,但很快她就绝望了,她引以为傲的女子防身术,此刻全都丧失了作用,她就像是他砧板上的鱼肉。

更可怕的是,当他灼热的呼吸与软糯的舌尖交相在她耳后游弋时,她竟然有了反应。

整个人如被霹雳横扫而过,酥麻酥麻的。

在她内心深处,并不怕他。他们见过那么多次,交手过那么多次,他被气得跳脚的样子,他扬扬得意的样子,都深刻地留在她脑海中。

她无法把他与伤害画上等号,也无法阻止自己的意乱情迷。

“南湄……”他靠在她耳边,又引起她一阵战栗,“和我在一起吧,我真的很喜欢你。”

她不看他,努力平息自己杂乱的呼吸,下一秒,她却忍不住惊呼起来。

他松开手,捞起她的腿,一下子把她靠墙向上顶了起来。

“答应我?”他虔诚地仰望她,仿佛她是他的女神。

南湄怒瞪他:“你怎么可以强迫别人!”

他故作无奈,摆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南湄,你真的不愿意答应我?”

他的手指微动,南湄整个人的神经在一瞬间全崩断了,在他突然变亮的眼神里,她从头到脚全成了粉红色。

南湄几乎哭了出来,那些细若蚊蝇无法压抑的低哼终于汇成一句断断续续的话:“你……浑蛋……”

男人挑挑眉,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南湄真是个固执的人。”

他仰头,迎上南湄湿漉漉的目光,舌尖在嘴角邪恶地滑过:“可是,我比南湄更固执。”

南湄刚刚缓了一点的心跳又提了起来,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修长的手指便带着必胜的信念疯狂滑转点按起来。

她一下子掉进了漩涡,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偏偏脚下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点,那悬空的无助简直要把他的动作刻进她的血肉,只觉得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筋,却又无法自控想要更多。

她听到整个房间里都在回荡自己的声音,越来越细,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脱口而出:“我……答……应……”

2.

南湄与昆澎,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几个月前,一凶猛杜宾犬伤人,南湄赶去处理。

“这位女士,请问你是狗主人吗?”南湄询问站在杜宾犬背后的女人。那女人不搭理南湄,狗嗷嗷叫着要往南湄身上扑。

“铃铛,趴下。”女人身边的男人低低说了一句,那狗立刻乖乖趴倒在地。

南湄恍然大悟:“这位先生,你才是狗主人?”

那男人个高腿长,剑眉星目,她在心底里不由自主点了个赞。不过男人一开口,先前点的赞便全成了翔,“这位警官,她是狗的主人不是狗主人,你也不愿意别人叫你狗警官吧?”

南湄一口老血堵在嗓子眼。

被咬的人称坚决不私了,那女人急了,指着南湄口不择言:“这么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我们交的税养出一群猪吗!”

昆澎闻言皱了眉头,这女人的脑容量果然不如她的胸大。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女警,本以为她肯定会面带怒容,没想到她却一脸可惜地瞪着铃铛。

昆澎突然懂了她的心思——这狗跟了这么个主人真倒霉。

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轻咳一声伸手拉了一把还在叫骂的女人,而女人正好抬手,手里的包包抡起一个抛物线,正好打到昆澎脸上。

一瞬间,天地都安静了。

南湄的惊讶完全没有遮住她的幸灾乐祸,昆澎全看在眼里。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直接甩手走人了。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