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情故事 > 正文

你我本是并蒂莲

2016-05-02 19:55

凉风拂拂,街道旁的白杨飒飒作响,纳兰性德也就是我表哥冬郎,他的额娘送我至宫门。奈何我只是寄人篱下的落魄侯门女,对别人的决定只有听从,只是怕今生再也无法见冬郎一面了。泪水浸湿眼眶,眼前的官闱变得模糊,我知道这繁华的紫禁城会是我最后的坟茔。

我随众秀女娉婷进入殿内,帝王的威严、霸气充斥着整个宫殿,仿佛呼吸声都凝住般地静。我抬起头的那一刻,看到了王眼底的惊艳,这让我惶恐。我被册封为静妃,这在外人看来是无上的荣耀,殊不知,这背后的落寞是夜夜泪水沾湿的衣襟。

舂去秋来,转眼间已不知过去多少酷暑严冬。桌案上一朵朵清雅的并蒂莲在绣帕上盛开,上面的每针每线都是我对冬郎的思念和对皇上的愧疚。这些年来,皇上像不再冷冽的雄鹰,包容着我的冷漠。他伏案披阅奏折的样子、一袭白衫月下舞剑的样子、盛怒之下双眉紧锁的样子,与冬郎是那么相似,有时让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冬郎。只是我的心早已被如傲雪般儒雅的冬郎占据,所以我只能自私地对皇上冷漠。

看着窗外合欢树上的残叶飘零,我不免心生悲悯。这时小环匆忙跑来告诉我:“纳兰公子之妻逝世,纳兰公子病倒,危在旦夕。”一刹那,我仿佛被重物压身。来不及多想,我径直走向太和殿,小环拿着寒衣在后面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弱。此刻,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出官,我要见冬郎哪怕最后一面。”

来到殿内,我看到奏折满地,此刻他正怒气冲天。他看到我后,屏退左右,示意我坐到他身边。我淡然开口:“臣妾表兄忽患重疾,恳请陛下允许臣妾回家探望。”他笑了,说:“好像这是爱妃第一次主动来见朕,与朕说话吧?”此刻,我无言以对,我是为了另一位男子而来,这是对他天子尊严的挑战。陡然,他掐住我的脖子,双眸紧紧地盯着我说:“朕低首爱你、宠你,如今竟不如一个臣子。朕为让你死心,故意赐婚与他,朕是皇帝,岂容你这等轻视?”我放弃了挣扎,只是害怕让我不由得抓紧了他的龙袍。最后,他还是放开了我,为我披上寒衣,拂袖而去。我知道他应允了。

日复一日,冬郎终究抵挡不住病痛的折磨,走了。我像是没有雨露滋润的花苞,已无法再生长,病了。这些天来,他除了早朝,每日寸步不离地守在我身边。他喂我喝药,为我拭去眼角的泪珠,为我梳理秀发,对我说:“初次见你,你穿着翠绿的罗纱裙,仿佛一朵素洁的出水芙蓉,是那般娴静美好,所以我唤你静妃,发誓这辈子只为你一人低首,守护你。”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拿出一直藏在身边的鹤顶红,一饮而尽。那种痛深入骨髓,仿佛有几千几万只虫蚁在啃撕着我的身体。我在等,在等他早朝归来。

他来了,抱着我拼命呼唤,泪水滴在我的手背上。我想这大概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流眼泪吧。不可一世、叱咤风云的帝王,如今却是这般柔弱无助。他说:“我竞还是比不过他?”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伏在他的肩头,说:“我与冬郎本是一根茎上的两朵白莲,一朵枯萎了,另一朵也就活不下去了。其实,我早已分不清你是他、还是他是你,也许,下一世我早些遇见你,我会是最幸福的人。”

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一位穿着翠绿罗纱裙的女子手中拿着枯萎的并蒂莲,双眸含泪,竞不知何去何从。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