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生哲理 羊肉 > 正文

羊肉串啊羊肉串

2016-05-02 19:55 关键词:羊肉

第一次摸电脑,还是二十多年前,在同学的家里,他神神秘秘的打开 Dos 下的 WPS说,“敲几个字吧...”。思考良久,我郑重其事的输入了,

羊肉串!

他放大又放大,直到这三个字占满了屏幕,看起来神奇又好笑。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以后要靠电脑这行吃饭。

第一次吃,是我爸带去的,两块钱,十个串,吃得一怔一怔的,从此生活有了目标。

有了钱,放学了,就围在炉子边看老板烤,扇子一扇,青烟四起,刷点油,翻个面,压一压,撒上孜然辣椒,就开始吃了。带着一头的烟火气,满身的孜然味道,回到家里,妈妈自然是不高兴的。为了给母亲省心,就再来瓶汽水,漱漱口,晾一晾,味道淡了,再回家。

在我们父子的支持下,羊肉串终究是火了起来,到了初中的时候,每个巷口,每个街角,都有一两家。

凡事一火,必生妖孽。

突然间,多了很多吃法,有油炸的,有锅炒的,有加面筋的,有卷饼的,有就着小馄饨手擀面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围过来,“老板,六个串,两个饼,多点甜酱...”

还刷酱?庸俗!

不是烤出来的串,怎么能称得上串呢?但纯烧烤的,越来越少,很多摊位求快,先炸一下,再来碳烤,看着传统文化的式微,多少有点悲哀。

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一日放学回家,我爸正在磨东西,电动砂轮,火花四溅,吵得很。一把自行车的铁条散在地上,他正一根根的把头磨尖,“串上羊肉,烤串吃...”。虽然不知道那铁条是不是食品级的,但想到可以在家吃到羊肉串,想吃多少吃的多少,还是很激动,很憧憬。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木炭怎么都生不起火来,也没有合适的炉子,只能用煤球炉凑合,炉口小,一次烤三四串,味道也参差,吃的憋屈。我妈怕一氧化碳中毒,宣布禁了。剩下了一把不得志的的铁条,流落在阳台上。

专业,一定要尊重专业!

专业人士烤出来的串,外焦里嫩,滋滋冒油,尤其是肥的地方,咬下去,油脂四溢,齿颊留香,满口是羊肉的香气。有的更是极品,肉香中带有青草的味道,如沐春风。这样的味道,饱满而独立,任何的修饰都是多余,卷饼的,配面的,就馄饨的,都是左道。

人间正道是沧桑。

出人意料的是,到了高中,碳烤羊肉串居然复兴了。而油炸羊肉串,渐渐稀少,时至今日,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正义取得了胜利,但风暴中的人民并不明白原因。有时,老婆还会感慨一下,昔日学校门口的油炸羊肉串,卷饼很好吃。对此,我从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油炸串的,都是粗人!”

馄饨拉皮豆脑,最好吃的那家,往往在家后面的巷口里,长大了,也念念不忘。家后面有条石板路,路上有一家,“老三烧烤”,味道最合我心。高中的时候,放了学,没邻居看见,就去吃。有时下着雨,坐车子上,脚蹬着地,缩在棚里。烤好了,老板递给我,自己点上烟,默默看着外边的雨。

雨下的淅淅沥沥,落在石板路上,空荡荡的,只有身边的烟火,带来一丝暖意。

潇潇雨歇抬望眼,天冷来把羊肉串。

事情总是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烤串虽然占了上风,但已不是当年的串了。像老三那样,一人一车一炉的老板,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炉子,十几个小桌子,每桌一个炉,三四个人,边烤边吃,边喝边聊。

出于对烤串专业的尊重,我不相信自己的烧烤技能,每次都是让老板烤齐全了拿来,反倒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本以为这只是一时的风潮,高中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时的串已经完成了嬗变,进化成了

烧烤!

茄子辣椒,玉米大饼,都可以烤,羊肉串反而成了最不起眼的东西。几个大汉,光着膀子,一捆啤酒,谈笑风生,指点国家大事。烤串这么风雅的事,也变得俗气了,心里有些不甘,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神州大地上,已经刮起了烧烤之风,一吹就是十几年,时至今日,未曾停止。现在想来,才勉强悟出其中的道理,

想红火,就要有社交功能!

烧烤如此,App 也是如此。

上了大学,去了另一个城市,羊肉串少了,只有烤牛肉的,勉强吃吃,罢了。

出了国,就更没得吃了。自己买炉子,木炭,和老婆蹲在厨房里烤,烟从窗户冒出去,怕热心人士报火警,就不了了之了。有时去海边,看见烧烤台,还会念叨着,可以试试烤串。时间久了,就不念想了,偶尔回国的时候,多吃一点,肚子还痛。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好笑的是,在麻辣香锅此起彼伏后,新加坡突然冒出了好几家做烧烤的馆子,离公司也不远。有时,代码写一半,找家馆子,来把羊肉串,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下午,电脑上敲出的三个字,恍然如梦。

羊肉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