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骗妻跳河

2016-04-29 16:53

刘大维,元城葫芦巷人,七岁发蒙,饱学孔孟,18岁中秀才,并娶当地富户马德彪的女儿为妻。

这马氏虽是女流,却精通文墨,擅长音律。小夫妻常常依偎在一起,马氏抚琴,刘大维吟诗,恩爱得如同欢快的鱼儿。

一日,街上一阵唢呐声,鞭炮齐鸣。刘大维从外面回来说:“这李公子,不就是纳妾嘛,竟然如此张扬。”马氏听了,推窗远眺,望着远处的田畴绿柳,紫燕翩飞,感慨说:“世上之事一言难尽”。刘大维说:“娘子如何发此感慨?”

马氏叹一口气,缓缓说道:“男人都是三妻四妾,女人却要从一而终;男人去世了,女人要守节,做烈女;而女人去世了,尸骨未寒,男人就另娶新欢。”

刘大维听了,捧着书卷,半天没说话,心里却是风起云涌。他推断马氏这番话是有来头的,有不愿恪守妇道之嫌。或者说通过这句话洞悉了马氏内心的不贞。

刘大维暗自感叹,女人无才便是德,此言不虚。这女人眼界宽了,心就野了。我和马氏看似恩爱,我若早逝,恐她一定会改嫁。

这话,没说出来,却对马氏心生芥蒂。

这天和风习习,吹面不寒,刘大维和马氏携手到漳河边踏青。刘大维想试探马氏忠贞,故意脚下一滑,跌入河中,挣扎几下,不见了踪影。马氏见状大骇,连声呼救。

刘大维会潜水,通水性,抓住水草,伏在河底。过了一阵子,刘大维被救上岸,故意屏息装死。

马氏缓缓起身,呼一声:“相公慢走,等等我。”说完,掀起衣衫,掩住面孔,投向漳河。

马氏一个女流,顷刻之间就被湍湍激流卷走了。

刘大维顾不得装死了,和抢救自己的几个人一起跳入河中。

寻找半天没寻到,刘大维顿足捶胸。过了几个时辰,在下游才找到一具浮起的尸体,正是马氏。

厚葬马氏这一天,刘大维扶灵,被乡邻阻止。元城风俗,男人不能为妻子穿孝,更不能送葬的。刘大维犹如发怒的狮子,全不顾及这些俗礼,穿着孝衣,把马氏灵柩送到墓地,嚎啕大哭。

待生活平静下来,就有人撺掇着给刘大维续弦。刘大维家境殷实,媒婆忙着穿针引线,却都被刘大维拒绝了。

一媒婆钢牙铜舌,拍着胸膛说:“我就不信还有不喜欢女人的爷们儿。”自告奋勇去说服刘大维。当她推开刘大维的门,看到书房里端坐着马氏,不禁头皮发乍。

死人复活了?媒婆不信神鬼,仔细看了,是一具雕像,与刘大维对坐着。

媒婆拔腿出来,摇着手说刘大维铁了心,神仙也甭想说动。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