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丑女美姻缘

2016-04-29 16:53

1。误闯绣楼

林员外有一儿两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儿子林成龙仪表堂堂,而且文武双全。长女若兰貌如天仙,来为她说媒的差点把门槛踩破。这双儿女人见人夸,是林家的骄傲。可是,提起小女儿若云,林员外却唉声叹气。为啥呢?只因这林若云奇丑无比,连瞧一眼都叫人恶心。

林若云刚生下来时,也像姐姐一样娇美如花。可十四岁那年,她突然得了一场怪病,从此口歪眼斜,变得丑陋不堪。若云虽然成了丑女,但林夫人依旧把她视作掌上明珠,对其百般疼爱,林若云外表难看,却心灵手巧,是个很要强的姑娘。

这天,若兰、若云在后花园里嬉戏。正玩到高兴处,忽然小丫头来报,说少爷和薛公子要来花园比剑,请两位小姐赶紧回避。若兰、若云闻言,非但没恼,反而喜上眉梢。这是咋回事呢?原来,那薛公子叫薛皓,是林成龙的同窗好友。薛皓风雅俊美,林家两姊妹早就一见倾心,巴不得他天天到府里来。

随后,若兰和若云跑回绣楼,躲在窗后朝花园偷窥。

没过多久,林成龙和薛皓进了花园。两位少年拔剑相向,瞬间舞成了一团,那薛皓身手矫捷,剑法精湛,看得林家姊妹连连喝彩。

若兰由衷赞叹道:“啧啧,薛公子如此潇洒,谁嫁给他都是福分!”

若云听了,在一旁怂恿道:“姐姐既这样喜欢,何不让母亲央个媒婆,去薛家说成这门亲事?”

若兰长叹一声,红着眼圈告诉妹妹:媒婆早就去过薛家,可惜自己和薛皓的八字不太合,两人没法做夫妻。

听了这话,若云喃喃自语道:“不知我的八字,可跟薛公子般配?”

若兰一听就乐了,指着若云笑道:“哎哟哟,我的傻妹妹,就你这模样,莫说是薛公子,就算嫁给那卖水果的俞二狗,也要倒贴许多银子哩!”

若云气得满脸通红,憋了半晌才迸出一句:“哼,你等着瞧,这薛皓,我还嫁定了!”

若兰以为若云在说气话,抿嘴一笑下了楼。

转眼过了一个月。这天傍晚,林成龙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宴,请薛皓来家中畅饮。

林成龙和薛皓的酒量都不错,可不知咋搞的,这晚没喝多少,两人就醉了。林成龙醉得睁不开眼,干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薛皓也醉得东倒西歪,就在这当儿,他突然觉得肚子一阵阵绞痛。

薛皓摇摇晃晃站起身,想要去茅房。

林成龙的书童阿福见状,忙上前扶住薛皓,提醒道:“薛公子,前院的茅房塌了半边,还没修好,暂时去不得。”

“那,那可咋办?我,我肚子疼得要命!”薛皓皱着眉头,口齿不清地说。

阿福朝北一指:“后院也有茅房,可先去那儿方便一下。”

薛皓虽然酩酊大醉,但没有全糊涂。听了阿福的主意,他连连摆手,大着舌头说:“后,后院是内宅,我一个男子,深,深更半夜去不得……”

阿福赶忙解释道:“夫人和两位小姐在观音庙进香,要等明天才回来,现在去后院不打紧。”

薛皓这才放了心,由阿福搀着,踉踉跄跄往林府后院走。

跨过二门,走了没多远,黑暗里忽然闪出个老妈子。

老妈子一把扯住阿福,急匆匆地说:“老爷有急事找你,你赶快去,晚了小心挨打!”

阿福吃了一惊,忙对薛皓说:“薛公子,茅房就在前边,你自己去吧!”

说着,阿福冲东北角一指,跟着老妈子一溜烟走了。薛皓抬头望了望,见东北角有一所黑黢黢的阁楼,便捂着肚子,摇摇晃晃朝那儿走。

进了阁楼,薛皓瞅见两扇紧闭的屋门。哪个是茅房呢?薛皓吃不准,便伸手试探。第一扇门推不动,薛皓就去推第二扇。第二扇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当看清屋里的情形时,薛浩惊呆了。这儿根本不是茅房,而是一间热气腾腾的浴室。此刻,一个赤条条的少女,正坐在木盆里洗澡!薛皓以为醉酒产生了幻觉,忙揉揉眼睛细瞧。

听到开门声,那少女抬起了头,看见醉醺醺的薛皓,她不由失声惊叫:“快来人啊,抓色狼!”

这声惊叫,把薛皓的酒吓醒了一大半。可没等他转身逃跑,几个丫环、仆妇就从阁楼外赶了进来。她们将薛皓死死拽住,不容他脱身。与此同时,林府的报警锣声骤然响起,许多家丁带着棍棒冲入后院,他们把薛皓打翻在地,捆了个结结实实。这当儿,林员外也气喘吁吁地跑来了,看清被绑的竟是薛皓,他惊愕地张大了嘴。

等回过神来,林员外指着薛皓的鼻尖,怒斥道:“你饱读圣贤之书,又是我儿的挚友,怎么干下这无耻的勾当?!”

薛皓红着脸,解释了事情的起因。末了,他央求说:“晚生喝醉了酒,又被阿福误导,无意间冲撞了林小姐,万望老伯恕罪!”

林员外冷笑道:“即便烂醉如泥,也不会把绣楼当茅房,你刚才那番鬼话,分明是一派胡言!”

薛皓正想继续分辩,忽听绣楼那边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紧接着,林夫人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冲林员外喊道:“老爷,若云要寻短见,我怎么也劝不住,你快去瞧瞧吧!”

说着,林夫人拽起林员外,风风火火往绣楼里赶。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林员外板着脸从绣楼里出来了。他屏退众人,走到薛皓跟前问:“事已至此,你是愿意公了还是私了?”

薛皓明白公了就是见官,这不仅让自己斯文扫地,还会连累全家跟着丢脸。于是,他说愿意私了。林员外告诉薛皓:看身如破身,如今若云已失了贞洁,除非嫁到薛家,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如果薛皓想私了,就得娶若云为妻。

一听这话,薛皓差点把魂儿吓丢。他早就听说林若云奇丑无比,刚才亲眼目睹,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丑八怪,莫说做老婆,就算当烧火丫头都不行。想到这儿,薛皓连连摇头,央求林员外用别的法子私了。林员外却不依不饶,非要薛皓娶若云不可。

薛皓走投无路,只好搪塞说:“婚姻大事,晚生不敢自作主张,要听父母的安排。”

林员外点了点头:“此话在理,我这就派人去请令尊!”

说罢,林员外吩咐管家,立马去请薛老爷。

薛皓的父亲叫薛炳文,平时治家严谨,为人十分忠厚。听说儿子犯下这等丢脸之事,他又羞又气,急匆匆地赶到了林府。

一进门,薛炳文先给林员外连连作揖,替薛皓苦苦求情。林员外却满面堆笑,一个劲管薛炳文叫亲家公。薛炳文被叫得一头雾水,等听完林员外的解释,他才明白过来。事已至此,薛炳文别无良策,只得忍气吞声答应了这门婚事。

2。丑女救夫

在林家的再三催逼下,薛皓匆匆迎娶了林若云。

拜堂那天,薛皓哭丧着脸,活像一头挨宰的羔羊。若云则欢天喜地,乐得嘴都合不拢。论门第,薛、林两家倒也般配,可论相貌,新郎、新娘有天渊之别。了解内情的人,都为薛皓暗暗叹息。

林若云虽然嫁给了薛皓,但这个妻子当得有名无实。自洞房那夜起,薛皓从没挨近过她,平时连正眼都不瞧一下。若云似乎早有预料,表现得很淡定,她孝敬公婆、操持家务,把薛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转眼过了一年,薛皓对若云渐渐产生了好感,但仍害怕跟她圆房。照此下去,薛家要断香火,这可急坏了薛母。于是,薛母决定给儿子娶个妾。然而,娶妾的事还未谈妥,薛家却遭了大难。事情还得从薛炳文说起。

薛炳文担任御史,是个七品芝麻官。薛御史虽然官职卑微,但秉性耿直,常常直言上谏。陕甘总督万彪是万贵妃的弟弟,他仗着自己是国舅,平时贪赃枉法无恶不作,百姓们怨声载道。薛炳文搜集了万彪的大量罪证,连续上本弹劾他。万彪得知消息,立刻跟姐姐串通,反诬薛炳文勾结流寇,图谋不轨。结果,万彪没被告倒,薛炳文却进了死囚牢。

为了斩草除根,万彪把薛皓也诬陷为通匪罪,欲置其于死地。幸亏林员外花重金去刑部打点,薛皓被从轻发落,流放岭南。

去岭南前,薛皓给了林若云一纸休书,无限愧疚地说:“若云,我对不起你,如今薛家遭难,你另嫁他人吧。”

若云连连摇头,斩钉截铁地表示:“我嫁给薛郎,生是薛家人,死是薛家鬼,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跟着!”

薛皓说自己是朝廷重犯,去岭南又千里迢迢,再三劝若云不要跟随。但若云已下定决心,执意要陪伴丈夫。薛皓实在拗不过,只得答应。就这样,在两名公差的押解下,薛皓夫妇上路了。

一路上,若云对丈夫百般体贴,薛皓十分感动,深悔从前错待了贤妻。

这天,薛皓一行路过浙江台州,被一个穿青衣的中年人拦住了。中年人说自己叫刘正坤,是薛炳文的好友,听说薛皓打这儿经过,特来相认。

薛皓曾听父亲提起,有个叫刘正坤的同窗住在台州。如今薛家落了难,刘正坤还赶来看望自己,薛皓不禁泪湿双眸。刘正坤拉着薛皓长吁短叹,为薛家的冤屈愤愤不平。末了,他把薛皓请进一家酒楼,说要跟故人之子痛饮几杯。

进入酒楼雅间,刘正坤要了满满一桌佳肴,然后端起酒壶,给薛皓和自己各斟了一杯。

随后,刘正坤举着酒杯,对薛皓说:“贤侄,一路劳苦,请先满饮此杯!”

薛皓站起身,正要将酒一饮而尽,突然若云从外面闪了进来。

若云一把抢过薛皓手中的酒杯,说道:“天气寒冷,这杯酒先让奴家暖暖身子吧!”

说着,若云一仰脖,将酒喝了个干净。刘正坤看得目瞪口呆,薛皓则满脸通红,觉得妻子此举有失体统。若云却不管不顾,拿起酒壶略一摆弄,又给薛皓斟了一杯。薛皓无奈,只得跟刘正坤干了这杯酒。

若云一直捧着酒壶,这时又给薛、刘二人各满了一杯。然后,她劝丈夫向刘正坤敬酒。薛皓恭恭敬敬端起酒杯,可不知为啥,刘正坤突然扭捏起来,支支吾吾不肯喝酒。

若云紧盯着刘正坤,诧异地问:“刘大叔不肯饮,莫非这酒里有毒?!”

刘正坤一愣神,笑道:“这怎么可能,我是偶感风寒,不胜酒力。”

薛皓见妻子问得不像话,赶忙制止道:“若云,不可在长辈面前开此等玩笑。”

不料,若云指着酒壶对薛皓说:“这是只阴阳旋转壶,上层装的是好酒,底下装的却是毒酒……刚才,奴家把下层的酒倒给刘大叔,他就不敢喝了……”

薛皓接过酒壶瞧了瞧,发现若云所言不虚,这酒壶果然分上下两层,通过旋转可以调节。薛皓吃了一惊,立刻警觉起来。刘正坤却淡淡一笑,说阴阳壶很常见,不能据此断定酒里有毒。

这时,若云突然捂住肚子,声音发颤地说:“我,我腹中疼痛,这,这是中毒的前兆……”

话音未落,一缕鲜血从若云的口角缓缓渗了出来。

这下刘正坤慌了神,起身说道:“这酒壶是店家的,我去问问那掌柜,看到底是咋回事。”

说罢,他匆匆出了雅间。

若云告诉薛皓,刘正坤一定是逃走了。薛皓将信将疑,赶到窗前去看,见刘正坤果然慌慌张张奔出了酒楼。若云猜得一点没错,但薛皓想不明白,刘正坤是父亲的好友,他为何要对自己下毒手呢?

若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青衣人并非刘正坤,而是万彪派来的冒牌货!一开始,若云就对青衣人产生了怀疑。刘正坤是台州本地人,可青衣人说的却是北方话。而且,那青衣人神情紧张,眉宇间透着一股狡诈。若云顿时警惕起来,开始密切关注青衣人的一举一动。刚才,若云躲在门外,见青衣人倒酒时两次转动酒壶,举止颇为反常,这让她想起了阴阳壶。出嫁前,若云常听父亲讲江湖上的奇闻,知道阴阳壶常用于投毒。眼看薛皓要喝下那杯可疑的酒,情急之中,若云不假思索挺身而出……

刚讲到这儿,雅间的门“砰”一声被撞开,阿福满头大汗闯了进来。他喘着气说:“我已打听明白,那刘正坤半年前就死了!”

若云的猜测被证实,薛皓浑身一震。不过,他很惊讶,阿福咋会出现在这儿呢?阿福自己作了解释:若云担心路上不安全,就密嘱他带几名家丁悄悄尾随,以便暗中保护。当若云对青衣人起疑时,立刻派阿福去打听刘正坤的情况……

此时,若云捂着胸口,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薛皓这才猛然想起,刚才若云喝了那杯毒酒。

薛皓一把抱起若云,对阿福说:“走,快去找郎中!”

若云摇了摇头,声音微弱地说:“不必找郎中,毒性已发散,无可救药了……”

薛皓泪如雨下,哽咽道:“若云,你不能死,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爱你!”

若云的嘴角漾起一丝微笑,柔声说:“薛郎,有你这句话,我死也瞑目了。”

薛皓端详着若云的脸,此刻,他觉得这张脸不再丑陋,而变得娇艳如花。

若云拼尽最后的力气,对薛皓说:“我有个心愿,薛郎若肯答应,奴家死也瞑目了。”

薛皓哭道:“无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答应!”

若云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她有个表妹,名叫玉儿。玉儿比若云小半岁,美丽又贤惠,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姑娘。眼下玉儿父母双亡,暂居在林家。若云觉得薛皓跟玉儿十分般配,就想替两人牵红线……

薛皓听了连连摇头,叹道:“我流放岭南,能否活着回故乡,尚且说不准,哪里还有心思续弦!”

若云宽慰道:“我听说万贵妃已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她一死,万彪必定倒台……到那时,薛家的冤案就能昭雪,薛郎很快会重获自由……”

若云提着一口气,竭力为玉儿说媒,薛皓不忍违拗,只得含泪答应。若云见状,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随后,若云的棺椁被送回林家,阿福则护送薛皓,继续赶奔岭南。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