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借银子

2016-04-29 16:53

从前,江南泾县昌桥村里,有位财主名叫陆得贵。每天,陆得贵都要在村里村外转上一圈,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中。

他为何每天都要转上一圈呢?原来,昌桥村里大都是穷苦人家,只有他家是远近闻名的富户,他在转悠时,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他人家那低矮的房屋,而他家那高大的宅院,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每当这时,他就感到特别满足、特别高兴。

这天,陆得贵又在村里转悠,走着走着,他的脸色开始晴转阴了,然后,他急匆匆地回到了家中。他的老婆许荷花见他不太对劲,便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陆得贵望了望自家的宅院,然后忧心忡忡地说出了一番话来。

原来,刚才陆得贵在村里转悠时,听见村里人正在议论一件事情:土匪将要来昌桥村抢劫。开始时,陆得贵对这样的议论不以为然,后来,他见村里到处都在议论这件事情,不由得心慌起来。大家都说土匪将要来昌桥村抢劫,看来此话并非空穴来风,而村里的人家都很穷苦,只有陆得贵家是有名的富户。土匪们来到后,肯定会抢劫陆家,这可如何是好?

这么一想,陆得贵哪里还能开心得起来?于是,他急匆匆地回到了家中。

听完陆得贵的一番话,许荷花也不由得心慌起来,她想了想,说:“当家的,咱们不如携带钱财离开昌桥村吧!”陆得贵望了一眼自家的宅院,说:“咱们怎么能丢下这座大宅院搬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地?”许荷花又出了个主意:“当家的,咱们何不把家里的银子埋入地下,让土匪找不到。”陆得贵摇了摇头:“把银子埋入地下,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土匪在咱们家搜不到银子,肯定会在咱们家挖地三尺。而若是将银子埋到野外,我又哪里放心得下?”许荷花急了:“当家的,那咱们该怎么办?”陆得贵顿了顿,说道:“我一定会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半夜,陆得贵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将自家的银子借给村里的其他人家。不料,他刚把这个主意说出口,就遭到了许荷花的反对:“当家的,咱们为何要把银子借给那些穷鬼?”陆得贵道:“咱们若是把银子借给了那些穷鬼,那么,土匪来到咱们家后,便搜不出银子了,而土匪们肯定不会去那些穷鬼们的家中抢劫,这样一来,咱们家的银子便算是保住了!即使土匪们去那些穷鬼们的家中抢走了银子,但被抢走的只能算是那些穷鬼们的银子,事后,他们欠咱们家的银子还得归还,并且还要付给咱们家利息呢!”许荷花点点头,又摇摇头:“既让土匪们抢不走咱们家的银子,又能得到利息,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可是,如果那些穷鬼借到银子后,逃到外地,或者赖账不还,那可就糟了!”陆得贵胸有成竹:“那些穷鬼祖祖辈辈都住在昌桥利,哪里舍得离开此地?另外,他们全都老实巴交,哪里会赖账不还?如果他们真敢赖账不还,我一定会把他们告到官府,让他们既要还银子,又要吃官司!”

许荷花终于放了心。天刚亮,她便催促陆得贵将家中的银子借出去,以免夜长梦多。陆得贵点点头,出了家门,向村里最老实的人家邓秋生家走去。

邓秋生正在自家屋前劈柴,他见陆得贵走过来,连忙停下手中的活计。陆得贵摆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与邓秋生拉起了家常。邓秋生知道平日里陆得贵总是懒得拿正眼瞧他,现在陆得贵竟然与他拉起了家常,感到很意外。

闲扯了一会儿,陆得贵将话题一转,说他想借些银子给邓秋生。前些日子,为给老婆治病,邓秋生花光了家中的积蓄,现在陆得贵忽然愿意借银子给他,他不禁又惊又喜,立即问陆得贵愿意借多少银子给他?陆得贵说:“我愿意借三百两银子给你!”

邓秋生原以为陆得贵可能只借给他几两银子,当他听说陆得贵要借给他三百两银子时,不禁慌了神:“我借那么多的银子干什么?我只想借几两银子!”陆得贵说:“邓秋生,如果你想借银子,那就必须借三百两,而且,你还要付给我利息!”

邓秋生知道陆得贵借出的银子利息高得吓人,三百两银子的本息,他哪里还得起?于是,他无奈地对陆得贵说,银子他不借了。陆得贵却不急不缓地劝说起来。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人走了过来。邓秋生抬头一看,是邻居程二柱。程二柱说:“陆得贵,你借银子的利息太高了,秋生哪里还得起?如果你不要利息,我倒可以劝说他借你的银子!”陆得贵心想:虽然不要利息很可惜,但眼下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土匪在我家抢走银子,因此,只好退而求其次不要利息了。

想到这,陆得贵牙疼似的说他不要利息了。听了这话,程二柱连忙劝说邓秋生借陆得贵的银子,以渡过家中的难关。邓秋生同意后,陆得贵当即借了三百两银子给他。邓秋生则写了一张借据给陆得贵,约好一年后归还。

陆得贵为何将借银子的期限定为一年呢?他是这样盘算的:土匪不知哪天会来昌桥村,因此,将期限定长一些更保险。

借出了第一笔银子后,陆得贵又向村里的另外一户人家走去……就这样,陆得贵将家中的绝大部分银子借给了村里的人家,并都无奈地放弃了利息。

这天,陆得贵在家里扳指头一算,发现村里的人家除了程二柱外,都借了他家的银子。于是,他拿出三百两银子想去借给程二柱。许荷花连忙拦住了他说:“当家的,程二柱虽然也很老实,但他脾气不好,得罪过你多次,你为啥还要借银子给他?”陆得贵笑道:“这还不是为了防止土匪从咱们家抢走银子吗?程二柱借了我的银子,只不过是替我保管,替我提心吊胆罢了,他哪里能得到什么好处?我不借银子给他,岂不是便宜了他?”说着,陆得贵出了家门,得意洋洋地向程二柱家走去……

将家中的银子借出去之后,陆得贵天天盼着土匪来到昌桥村。他为何天天盼着土匪来呢?因为他是这样考虑的:土匪来到昌桥村,拿眼一扫村中的房屋后,肯定会直奔我家的大宅院而来,而等他们搜遍了我家的宅院,将我家剩下的为数不多的银子抢走后,就会离开昌桥村,从此不再对昌桥村感兴趣,到那时,我就可以将借出的银子收回来,继续过荣华富贵的日子了……

等了半年,竟没能等来土匪,陆得贵越等越心急。于是,他将家丁全都派了出去打探消息。

半个月后,家丁们陆续回来了,他们告诉陆得贵,这方圆两百里内并没有占山为王的土匪,而且他们也没听说附近曾有哪户人家被土匪抢劫过。

陆得贵不禁疑惑起来:既然方圆两百里内都没有土匪,那么半年前村里人为何都在说土匪要来抢劫昌桥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得贵差点把脑壳都想破了,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此时的他心疼起借出去的那些银子来了——那些银子无偿地被穷鬼们使用了半年,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这半年来,因为把自家的绝大部分银子都借了出去,陆得贵只得把自己所做的生意都停了下来。现在,昌桥村肯定不会来土匪了,他自然要重新做起生意,而要做生意,则必须尽快把借出去的银子都收回来。

这天一早,陆得贵拿着借条,来到了邓秋生家讨债。半年来,邓秋生用那借来的三百两银子当本钱,做起了买卖,并赚到了一些银子,他见陆得贵上门讨债,心里虽然有些舍不得,但他还是拿出了三百两银子,准备还给陆得贵。

陆得贵正要接过银子,忽然,一个人走了进来,拦住了他,而那个人,正是程二柱。程二柱说:“陆得贵,你借给邓秋生的银子期限是一年,如今才过去半年,你无权收回银子。你想要银子,只能借回去,而且要付利息。”

陆得贵知道程二柱的脾气犟,他更知道,如果他不答应程二柱的要求,程二柱肯定不会让邓秋生还银子。于是,他只好说他愿意付利息。

扣下利息后,陆得贵将自己借给邓秋生的银子又“借”了回来,并把邓秋生当初写下的借据还给了邓秋生。

陆得贵付了利息,才把自己的银子“借”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于是,陆得贵每去一户人家讨债,都要在付出一笔利息后,才能要回自己的银子。昌桥村的每户穷人家因此都发了一笔小财。陆得贵心疼得几天都没睡好觉,同时,他的心里更加疑惑起来:当初,土匪要来抢劫的消息,到底是从哪里传到昌桥村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陆得贵无意中听说,那条消息其实不是从村外传来的,而是程二柱随口说说的。

原来,程二柱对陆得贵为富不仁的做派一直看不顺眼。半年多前的一天,程二柱随口说了一句气话:“要是土匪来到咱们昌桥村,抢劫一回陆得贵就好了!”这句话在村里传来传去,后来竟被传成了土匪要来昌桥村抢劫,并传到了陆得贵的耳朵里……

得知了事情的原委,陆得贵的嘴巴当场就被气歪了,并且再也没能正过来。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