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人参 > 正文

买人参

2016-04-29 16:53 关键词:人参

黄圩街富户林福根,上代为行商,赚钱之后买了几百亩地,不再外出闯荡。

上代行商之时,在外得了一些宝物,其中一件宝物,是一支长了近百年的野山参。传到林福根手里,已经十几年了。

黄圩街都知道林福根家有野山参,但谁都没有见过野山参的真面目。于是,黄圩街就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信其有,一派认为是吹牛。

信其有的一人说:“林福根爷爷跟我爷爷是老朋友,他爷爷把野山参拿回来的时候,把我爷爷叫去,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看参,还能有假?”

不相信的就反驳说:“你说有,我们也相信有,可是为什么全黄圩街就你爷爷一个人见过,其他就没有人见过?你拿什么证明?”

信其有的另一人说:“有一年林家把野山参拿出来晒,我父亲爬在树上捋洋槐树叶看见的。”

不相信的就质疑说:“就不兴你父亲看花眼?我们这里没有人参,你父亲以前没有见过人参,怎么知道看见的就是人参?”

信其有的无话可说,但是仍然坚信林家就是有野山参!两派谁都说服不了谁。

有一天,一个气质不凡的中年人,骑了一匹马,带了一个随从,从县城方向走来。过了木桥,从街西头悄悄进了黄圩街,向人打听:“林仁青家在哪里?”

人们茫然:“我们这里没有叫林仁青的。”

这时,人群里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先生哈哈一笑:“林仁青就是林福根爷爷。”

“哦哦,就在那,往前走,南边有大红门的那家就是。”人们热情地指点着。

中年人进了大红门。林福根上下打量来人,拱了拱手:“敢问,先生贵姓大名,有什么指教?”

随从指着中年人道:“这位是新上任的知县张和久大人!”

林福根惊了一下,随即又拱拱手:“有劳大人登门,请坐。看茶!”

张知县跟林福根寒暄了几句,直截了当地说:“我刚到贵县,就听说你家收藏了一支野山参,鄙人想见识见识。”

林福根愣了一下,忙说:“这实在是误传,小民一介农夫,平日里田间地头,家里家外,我们这里又不产人参,哪来那种宝物?”

张知县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你是不出家门,尊祖父可是走南闯北啊。不知林先生可知,尊祖父在直隶有个姓张的朋友,叫张东成?”

林福根用疑惑的目光看了张知县一眼,吞吞吐吐地说:“听先父说,先祖父,好像有这个朋友,还来过我家。”

张知县哈哈大笑:“张东成就是先祖父!瞧瞧,我们还是世交呢!”

随即,张知县把头往林福根那边凑了凑,小声说:“当初,尊祖父买那支野山参,还是先祖父做中间人呢!要不然,你我相距千里,我怎么知道你家藏了一支野山参?”

“这个……这个……”林福根想说野山参被卖了,可是接下来怎么编,他脑子一片空白。唉,干脆实话实说吧。于是,尴尬地笑了笑:“刚才我确实骗了你,请原谅!”

张知县说:“那,能否请林先生把那支野山参拿出来,让我欣赏一下呢?”

话说到这里,林福根虽然百般不愿意,也不好拒绝了。他只好闷闷地站起来,走进厢房,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放到桌上,解开红丝绸带,翻开盒盖。

“哦!”张知县一见到盒子里的人参,禁不住叫了一声,“腾”地站起来。

只见这支人参呈古铜色,幽光闪闪,仿佛透明似的;参体不大,但参须极长,是参体的好几倍;捏一捏,极硬。

“好参,好参啊!”张知县抚摸着人参,感叹地说,“不知林先生是否愿意割爱?”

林福根说:“真是抱歉。卖祖传的东西,祖宗会不高兴的。”

张知县哈哈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今后我们慢慢谈,慢慢谈。”

说毕,告辞,翻身上马而去。

那以后,张知县几次派人前来林福根家,想要买那支野山参,林福根就是不松口。事情就这样僵住了。

一天夜里,林福根家忽然遭了土匪。一阵骚动过后,土匪撤离。事后清点一下,全家上下人人平安,财物也没有丢失,只是那支野山参被土匪抢走了。

林福根长吁短叹。

妻子劝他:“别人家遭了土匪,财散人伤,我们不过丢了支人参,该烧高香啦。”

林福根说:“你知道什么!那是祖传之宝,在我手里丢失了,我怎么对得起祖宗啊?”

他托人带信给土匪,要用金条去赎。

土匪头子哈哈笑了:“想要他金条,我当时就抢了,还等他来送?我要的就是这野山参!”

林家人参被抢一事传到县衙,张知县愣了一下:“唉,明珠暗投了!”随即恨恨地说:“活该,我那样诚心诚意,可他就是不卖!被土匪抢了活该!”

师爷说:“大人何不出兵剿匪?”

张知县说:“剿他干嘛?这才出了我心头这口恶气!何况,林家又没来报案。”

师爷意味深长地笑笑说:“对,不剿,我站在您的角度,也不会去剿的!”

张知县恶恶地瞪着师爷:“什么意思?”

师爷上前一步,小声说:“我想,不出今天,就有人把那支野山参送来了。”

张知县把案子一拍:“你的意思是,林福根不把野山参卖给我,我就勾结土匪抢了他家?”

师爷弯了弯腰:“正是。”

张知县看着师爷,忽然哈哈大笑:“我这个人坐得正,行得直,伤天害理的事情从来不干。”

“可是外人不像大人这么想。”师爷紧跟了一句。

“唔……”张知县陷入了沉思。

“行,就按你说的,出兵剿匪!”张知县挥了挥拳头。

张知县联合三个县的衙役、捕快,一旬以后,就把盘踞在洪泽湖上的土匪一网打尽,收回了林福根家的野山参,并派人送到了林福根家。

事出意外,林福根一家人兴高采烈,围着衙役说不尽感激的话。

林福根妻子说:“这真是老天保佑啊。”

林福根却从头至尾没有一丝笑容。衙役走后,林福根的妻子不解地问:“土匪抢了人参你不高兴,现在知县派人把人参送来了,你怎么还苦瓜皱脸的?”

林福根叹口气说:“唉,你是不知道啊。张知县早想买这支人参,我没有卖;现在人家有恩于我,我能不报恩吗?少不得把这支

人参送给他!一来二去,手里还是空空的!”

过两天,林福根来到县衙,把人参送给张知县。

谁料张知县不要。

“解民于倒悬,是本官的职责。这个人参我不能收。”张知县挡住林福根的参盒。

退出县衙,林福根去求师爷,把人参转送给张知县。

师爷说:“大人估计你要把野山参作为谢礼,所以早有吩咐,任何人不得收,否则严惩不贷。”

过了一些时候,林福根带着人参,第二次拜访张知县。

“此前多有得罪,还请大人原谅。”林福根说,“张大人两袖清风,我十分佩服。既然大人不收谢礼,我想把这支人参卖给大人。不知大人是否赏脸?”

张知县仰天大笑:“这不叫趁人之危、强买强卖了吗?实话告诉你,本来我还真想采取点手段,把这支人参弄到手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是收也收不得,买也买不得呀!唉,算我与此参无缘。我们之间,从此不再谈参!”

此后,林福根和张知县互有来往,果真不再谈论人参。

几年之后,张知县任职期满,将要返乡。林福根听到消息,特地到县城为他送行。等他赶到县城,人们告诉他,张知县已经走了。

林福根站在通往直隶的官道上,向北遥望,泪流满面。

人参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