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唐台烟

2016-04-29 16:54

明朝弘治年间,陕甘地区长年干旱,老百姓苦不堪言。西部有个穷县,前些天,前任县令卸任,全城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心想“瘟神”终于送走了。可过了没几天,新上任的罗县令胡作非为,贪墨成癖,比上任县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刚上任几天,便把城东一个黄花闺女给霸占了,说要娶来做小妾。

县衙旁边有几间破烂的房子,房子里住着一个姓黄的老汉,以采草药为生,大家都叫他黄伯。黄伯前些天去邻县看望一个亲戚,好几天都不在县里。这天晚上,他赶到家中,听儿子黄二宝说起新县令,气得胡子乱颤。

此时屋门“咯吱”一声响,黄伯睁大眼一瞅,寒风中站着一个衣着破烂、神态憔悴的年轻人。年轻人嘴唇干裂,费力地说:“给我点水喝……”

黄伯把年轻人扶进屋内,让黄二宝端来一碗热水,问:“这位小兄弟是个书生吧?”

年轻人喝完水后,说:“老伯,你猜得没错。我是今年的新科近士,叫罗宗略,是来你们这里赴任的,没想在百里之外的旅店里遭人欺骗,把我的上任凭文偷走了,害得我现在……”

黄伯父子听后,目瞪口呆:“现在这个新县官是假的?”

罗宗略点头说:“是呀,刚才我去县衙门口找他们理论,被人轰了出来,还说要是我再纠缠,就把我乱棍打死。”

黄伯催促说:“快说说你怎么被别人欺骗的。”

罗宗略说自己在百里之外的驿馆住宿时,结识了一个胖胖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说自己和他是同乡,于是就住在了同一间客房。不料罗宗略第二天清晨醒来,发现身上的包袱被人偷走了,中年人也不见踪影。就这样,身无分文的罗宗略只身乞讨,一路风餐露宿地来到这里。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脸左边还有一块红色的胎记?”黄二宝问道。

“没错,怎么,你认识那人?”

黄二宝气呼呼地说:“谁不认识他,他就是前几天刚刚到任的罗县令啊!”

罗宗略一拳砸在桌子上:“可恶,竟然拿我的凭证,冒充我来赴任!”

黄伯劝罗宗略:“年轻人,不要生气,我们慢慢想办法。”

罗宗略“呼”地站起身:“我现在就修书一封送往督府,请督府大人前来捉拿犯人,督府大人是我父亲的好友,他认识我本人,也认识我的字迹。”

黄伯马上说道:“事不宜迟,写完我马上让侄子骑马前去送信。”

等黄二宝代父亲把书信快步交到堂兄手里,就回家来了。他前脚刚进屋,后脚就跟来一个县衙的差役。

差役一进门,就嚷嚷着说:“黄二宝,县令大人听人说你养的那只山羊会玩杂耍,明天一早牵到县城东的戏苑里去,到时让你的山羊演点好玩意给大人看!”

黄二宝听后,只好点头应诺。

第二天一早,黄二宝就牵着那只会玩杂耍的山羊出了门。黄伯和罗宗略也随黄二宝跟了去。

看到戏苑大台子下面坐着一个中年胖子后,罗宗略拉着黄伯,小声说:“就是这个家伙在客栈偷走了我的东西。”黄伯纳闷道:“咦,我怎么觉得这个假县令好眼熟啊!”

假县令挥挥手,就要黄二宝马上牵羊表演。黄二宝不敢违命,只好让自己心爱的山羊先表演了一个“脚踩绣球”。

等表演完后,假县令高兴地叫道:“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有这世间灵物。”说完就起身向山羊走了过来。就在他快走到山羊头跟前的时候,那山羊突然张着嘴向假县令冲了过来。假县令一看不妙,马上转身躲闪,可那山羊谁也不追,却单单向他扑去。还好旁边的衙役反应灵敏,好不容易把山羊拽住,假县令才躲过一劫。假县令吓得赶紧钻到轿中,声嘶力竭地喊:“传下令去,三天之内,给我把县城里所有的羊都杀光,一只不留!”

人群里顿时传来一阵唏嘘声和怒骂声。

黄伯把眉头皱了起来,摇了摇头,轻声对罗宗略说:“真是怪了,羊为什么谁也不追,偏偏追那假县令呢?而且还想一口把他给吞了!”说完,突然大叫道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怪不得呢!”

三人回到家后,黄伯一人悄悄钻进了位于院子角落里的西厢房,不一会儿就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大声叫道:“混账小子,你是不是把西厢房门口的那块石头给挖走了?”

黄二宝回答:“是呀,怎么了?”

“唉,坏大事了!”黄伯连忙问二宝把那块石头放哪里去了。二宝说挖出来放在堂屋垫桌子去了。黄伯跑到堂屋里把那块石头取下来,又赶快搬到西厢房门口。

罗宗略看了看石头上刻着三个字:“包青天”,马上问:“这块石头有啥用处吗?”

黄伯说:“用处大了,唉,都怪我这混账儿子不认字,把这宝贝石头挖了出来,才让咱县里这些天鸡犬不宁啊!”

“父亲,到底怎么回事啊?”黄二宝不解地问。

黄伯说:“算了,这都是天意,现在就要想办法把这个假县令给除了才行啊,三天之内他就要杀掉县里全部的羊,等督府大人来了,可就晚了。”

罗宗略和黄二宝马上问怎么办。

黄伯说:“咱们前山悬崖上有一种罕见的仙草,叫‘唐台烟’,传说唐肃宗当年就来过这里采过这种仙草。点燃仙草,就会冒出一股香味,人闻后飘飘欲仙,抽一口摄人心脾、醇香无比。只要采到这种烟,我就有办法惩治那个假县令了。”

黄二宝马上请命:“现在,我就叫上几个年轻人去采。”黄伯点了点头,把那种烟草的样子给黄二宝说了。

到了傍晚,黄二宝和几个年轻人伤痕累累地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叶状奇异的干草。当黄伯抽出来一根,点着以后,几个人顿时闻到一股奇香。

黄伯不禁大喜:“传闻中的‘唐台烟’果然名不虚传啊,明天一切看我行事!”说完,便对罗宗略吩咐了几句。

第二天一早,黄伯和罗宗略依昨夜商量好的计策,黄伯打扮成一个老道士,罗宗略打扮成一个道童,躲在县衙的门口。等假县令的官轿刚要出来,黄伯马上点起一把仙草。果然轿子马上停了下来,里面的假县令径直向黄伯和罗宗略走来。

假县令把鼻子伸到那把烟草下面,嘴巴张开,微微闭着眼慢慢享受着,恨不得把所有的烟都吸进肚子。

这时,黄伯突然把燃烧着的整把烟草塞到假县令的嘴里。大伙连连惊呼,只见假县令的嘴里竟然冒出滚滚黑烟。说时迟那时快,罗宗略一刀向假县令肚皮刺去,令大伙感到奇怪的是,那假县令的肚子里竟然全是干草。

那烟顺着假县令的头一会儿就烧到下面,肚子里的干草马上就着火了。

“怎么这狗官肚皮里全是草啊?!”大家惊恐地议论着。

黄伯大声喊道:“乡亲们不用怕,这是一个皮草人!”

“这就是老人们讲起的皮草人啊,该烧,烧光这帮贪官!”大家纷纷叫道。

原来,朱元璋登上帝位后,痛恨贪官,把有些罪大恶极的施以剥皮以后,再塞上干草,放到建在县衙旁边的“皮草场”里,警示继任官员。到了以仁孝治天下的孝宗这里,这种刑罚就很少用了,有些“皮草场”就荒废了。黄伯所住的那几间破房子,是洪武年间的“皮场庙”。黄伯的先人当时并没有烧掉所有的皮草人,而是留下了一个作为历史的见证,并用刻有“包青天”的石头镇在西厢房的杂货间里。黄伯没想到石头竟然被不明就里的儿子搬走了。

那皮草人得了灵性,幻化成人,设计偷走了罗宗略的东西,冒充新县令,企图继续他百年前的贪官生活。假县令一肚子干草,这冰天雪地里,黄二宝的山羊昨天正饿呢,闻到草味,自然追他了。

据说,这个离奇的故事一传再传,传到后来,好多赴任的官员下车伊始的时候,都会抽上几口浓烟,以表明自己不怕炯火,不是皮草人。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