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怒晴鸡

2016-04-29 16:55

清代同治年间,在河南嵩山山脚下住看一家农户,这家主人姓曹,名曰曹华,妻子钟氏,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平时,曹华在山坡上种地,钟氏就在家中操持家务看管孩子,顺便也养了一些鸡犬,每天日出而作,日暮而归,生活虽然平平淡淡,一家人倒也过得恬淡闲适。只是每年惊蛰之后,他家都能看见少室山的山顶上每天有两道红光,远远看去,长的有六七尺,短的四五尺,蜿蜒闪烁,就像两条火龙一样,到天亮鸡呜的时候就消失了。但到秋天以后,这两道红光就不见踪影了,一直要到来年开春惊蛰之后才会又出现。如此一连几年都是这样,曹华一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曹家饲养着一只雄鸡,身形健壮,器宇轩昂,有十斤之重,私它交配的母鸡所下的蛋没有一个孵化不出来的,曹家很喜欢它,平时就叫它“老雄”,养了十多年也舍不得杀它。这一年却发生了一件怪事,母鸡下了几十个蛋,居然最后只有一个蛋孵出了小鸡,其它的全坏了。曹华大为懊恼,因为这十几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所以一直以为这是不祥的预兆。

一天下午,一个少数民族商人来到嵩山下,经过曹家的时候,因为口渴就敲门进屋讨碗水喝。山里人都是热心好客之人,于是曹华就给他倒上一碗茶,让客人在院子里坐着喝。喝茶时,商人看见了老雄和雏鸡,当时就定了眼,观察了许久,连茶都顾不上喝了。曹华不觉有点纳闷,这鸡有什么好看的?莫不是他,想买一只回去打打牙祭?那也不用看这么长时间啊。正想着,客商抬起头来,对他说道:“不知你愿不愿意把这两只鸡卖给我?”曹华考虑到今年老雄种的蛋坏了那么多,估计是年龄大了不中用,留着也没用,就想先看看他给什么价,要是价钱合适,就把老雄卖了。于是,随便答道:“你要是肯出重价,我哪能不卖呢?”客商见他愿意,不禁面露喜色,连忙说道:“这一老一雏你要多少钱呢?”曹华道:“五百就够了。”客商一听,马上干脆利落地说:“行,就这个价格。”曹华本是漫天要价,听得这客商连价都没还.一口气就应下了,再看客商脸上一脸喜悦之色,心下大为吃惊。莫非这两只鸡是什么宝贝?不成,我得再试他一试,眼看客商从袖中拿出五百文钱,口中忙道:“且慢,我刚才说的五百,是指五百两银子,而非五百文铜钱。

此话一出,客商的脸上马上由晴转阴,捉摸不定了。曹华想着是不是我要的价钱太高了?别吓跑了他。想到这里,张口正待说是开玩笑的,依旧五百文就好。没想到,此时客商突然说道:“既是这样,那也成。只是你不能再反悔,就是这个价了。”曹华大喜过望,这两只鸡若要真卖这个价格,那可算得天价了,够一家老小过几十年了(清朝中晚期一两银子价值人民币150-220元左右,一两银子大约可以盖两间草房。一年有50两银子就算是一个中产阶层收入了)。客人又道:“只是我今日身上银钱未够,待我回去取银,明日交付于你。”当下两人说好,客商就告辞回去了。曹华进屋把今天的事给钟氏一说,钟氏也大为吃惊,这价也高得太离谱了,看这客商也不像疯癫之人,怎么会出这么高的价格,莫不是这鸡确实是个什么宝贝自己没有发现?两人马上抓来两只鸡放进笼子里,但是左看右看,眼花脖子酸的,就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两人心中虽有疑惑,但想到卖了一个好价钱,以后生活无忧了,倒也满心欢喜,早早熄灯上床,就等明天客商过来,这五百两银子就到手了。

待得第二天老雄打鸣的时候,客商便早早来到了曹家,几句寒暄之后,拿出五百两银子交给了曹华。曹华于是把两只鸡装进笼子里准备交给客商,笑着对客商说:“我当初说五百两银子,本只是和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却答应了。只是我很好奇,不知道你如此高价买来两只鸡,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客人也笑着说:“既然蒙你见问,我也不敢不以实相告。这几年,你们看没看见少室山顶的两道红光?”曹华奇道:“见是经常见,就是不知什么原因,莫非和此有关?”客商说:“正是如此。这是蜈蚣精发出的红光,一父一子,如果再有百年,两精长成,那么附近百里之地,生灵涂炭,一方禽兽,蚕食无遗,而且最后家畜都不能满足他们的食欲,还会殃及到老弱孩童。到时候,连天雷都不能制服它们了,实在是此地的一个心腹大患。现在小的还没长成,老的势孤力薄,尚不敢出来公然肆虐,我找寻良久,只有你这两只鸡才能制服它们,老雄身体健壮,没有什么忧虑的,一担心的就是雏鸡刚刚孵化出来还没长成,要是能够精心饲养,就能让它茁壮成长,丰其毛羽,壮其精力。我听说几十枚蛋才能就孵化出这一只鸡来,这说明所有的精气都孕育在这一个蛋里。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雏鸡就长成了,到时就可以帮助老雄,制服两只蜈蚣精了。”曹华大为不解:“昨晚我和老妻两人看了许久,也没看出这两只鸡和别的鸡有什么异样啊。”客人说道:“区别确实很小,一般的鸡,眼睑都是上掩的,独这种鸡是下掩的,此鸡名为怒晴,传说是凤凰遗传的支脉。”说完就告辞而去了,临别之际对曹华说道,来年必来拜访。

转眼一年过去,第二年惊蛰刚过,商客果然如约而至。两只鸡也装在笼子里带了过来,老雄精神矍铄,雄风依旧;小雏鸡也长成了,身形相貌居然和老雄也不相上下。这次,客商直接就住在了主人家里,曹家两口沽酒煮茶,热情款待。过得几日,刚刚用完晚饭,忽见少室山顶两道红光乍现,就和前几年一样一样。客商这几天天天晚上都在观察,此时一见,大为欣喜。连忙对曹华说:“妖物出来了”。

当晚,客商做好准备,第二天给两只怒晴鸡吃饱喝足,养足气力,刚刚日暮,就带着两只鸡上少室山了。曹华本来也想一起去看看,客商极力阻止道:“你的身体并不能胜妖气,如果中毒,生命堪忧,反而连累我!”于是曹华才打消了好奇的念头。但是客商一走,曹华夜不能寐。于是,留心观察着少室山顶,看看今夜有什么异常。二更天后,又看见少室山上红光两道,就像两股电光一样,或闪或烁,或东或西,或者弯成一个圆圈,或者形成一道直线。曹华正看得专心,忽见旁边有两道五尺蓝光从旁疾驰斜掠而至,和红光斗在一起,忽明忽暗,忽红忽绿,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四道电光或抑或扬,或分或合,或盘旋如雄鹰,或奋激如鱼跃,或少卷而顿舒,或将前而顿却,一时之间眩人心神,光亮悦目煞是好看。突然之间,一道红光望天空笔直而去,一道蓝光紧追而去,陡然间红光万丈一落,瞬间不见。

曹华心中暗喜,知道有一只蜈蚣精已经被歼灭了,还有一道红光尚在左冲右突,已被两道蓝光紧紧包围,估计也没有什么作为了。再看片刻,果然红光逐渐慢了下来,又斗了一盏茶时分,气渐披靡,就像一片败叶被狂风吹落一般掉了下来。于是,红光就此消失,再也不见了。此时东方欲白,曹华心知两只妖物都已经被除掉了。于是,去炉上煮好早茶,等待客商回来。

过了一个时辰多,客商回来了,只见他满脸疲惫之色,左手提着鸡笼,右手用树枝拖着什么东西。曹华赶忙迎上前去说道:“我知道你已经大功告成了,所以专门在此等候,向你祝贺。”客人脸上并无喜悦之色,长叹一声说道:“两只妖怪虽然除掉了,但是这只鸡也都受了重伤,这可如何是好?”曹华这才看到鸡笼里刚长成的雏鸡已经羽毛脱落殆尽,遍体鳞伤,一息仅存;而老雄也毛羽稀疏,精神沮丧。再看客商右手,方知是用树枝把两只蜈蚣的尸体带了回来,大的长约六尺,左边的钳子已经脱落,还有一两只足在蠕蠕而动,尚没有死透:小的长五尺多,双钳都没有了,足也被扯去大半,已经僵直多时了。曹华咋舌不已,问道:“这两只妖精的尸体还有用吗?”客商道:“红光外烛,身体内一定有不少的宝珠(类似于狗宝之类),可辟百毒。就是这尸体,把皮剥下来做剑鞘,也能值千金啊。”于是,把鸡交给曹华道,“请你好好照顾它们,它们出力过度,已然快油尽灯枯了,这雏鸡活不过十天;老雄中毒稍浅,也活不过半年。它们有功于人,希望你能好生安葬,两只鸡都身染剧毒,千万不能食用,切记切记!”

说完,又拿出二百两纹银给曹家作为谢意,然后用木匣装了两只蜈蚣精的尸体,向曹家夫妇告辞而去。到了客商所说的日子,两只鸡果然先后毙命,曹华谨遵客商嘱托,将它们一起埋葬了。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