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捞尸奇技

2016-04-29 16:55

黄河岸边有个叫红花村的小地方,村子地处黄河的险要处,常有过往船只出事。久而久之,村里的人便多以捞尸为业。

在这帮捞尸的人中,王老头堪称个中翘楚。别人捞尸得看天脸色,一来暴风雨的天气,船只容易出事,自然也就有生意了;二来捞尸的过程中也得看个人运气。独王老头,捞尸这事对他来说似乎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令人无比羡慕。

这日,有个年轻后生来到了红花村,要求拜王老头为师。可王老头不为所动,后生也不急,日日上门。大概过了三个月,王老头将后生叫到跟前,面色凝重地说:“不是我狠心,只是干我们这行太辛苦,你一个年轻人干什么不行啊,何必非得吃这碗饭?”

后生不住地磕头,哽咽着说:“不瞒您说,晚生父母早逝,如今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干这行倒也合适。”

王老头还是摇头,可后生干脆跪在门外终日不起。几天下来,除了喝些水,再无进食,整个人瘦了一圈儿,面色惨青。

直至第五天,王老头看着后生道:“哎,冤孽呀,既然你如此坚决,我就破例一回,收你为徒。”

后生闻言,欣喜若狂,连连磕头道谢。

王老头没有儿女,对后生照顾备至,两人颇像父子。一年后的一天,王老头对后生说:“咱们师徒俩相处的这段时日,倒也融洽。我有一提议,你既然没了父母,不妨跟着我姓,我再给你取个名字。这么一来,你也算是我的养子,等将来我百年之后,自然由你来继承。”

后生满口答应。王老头见状深感欣慰,于是给他取了个名字,叫王生。

转眼间,王生入门已两年了。可这两年来除了平日里打扫屋子、劈柴挑水,并无大事。王老头接了生意,会带着王生一块去捞尸。可捞尸过程并无奇特之处,和其他的捞尸者并无不同。每次王生说想学点技艺,王老头总是笑着宽慰他:“不急,急不得。”

转眼又过了大半年,算起来王生到红花村已将近三个年头了。虽然不曾学到什么特别的技艺,但捞尸一些基本的功夫,王生早已炉火纯青。而且,在红花村不愁吃穿,算是乱世中的一片净土了。

这天,王生忽闻“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家门前。只见门口停了一辆马车,甚是华丽。车帘一掀,从车里走下一位贵妇装扮的妇人。从服饰来看,定是大户人家的女子。妇人一下车,就看到正走过来的王生。她愣了愣,突然扑上来,哭着喊道:“我的儿呀,你原来在这儿,可让为娘找苦了!”

妇人抱住王生,啼哭不停,怎么也不肯松手。原来妇人是襄王爷的妾室,几年前正室去世,妇人被扶了正。可这些年来襄王爷膝下无一子女,两人欲寻回早年走失的儿子,却始终无果,王生原来有着如此显赫的家世,王老头在一旁听得呆住了。

妇人说:“儿呀,你以前孤苦一人,无依无靠,捞尸倒也不失为生存之道。可如今,既然知道是王府的继承人,自然不能再干这行当。”

王生想想也是,日后自己当了王爷,还继续捞尸,成何体统?可王老头这些年来对他着实不错,这么一走心里难免觉得愧疚。

王老头沉吟了一会儿,说:“说实话,这些年来,我已感力不从心,渐生退意。你看村里不少人都另谋生路,我看你就随你娘回去吧。”

听王老头这么一说,王生也放了心。

妇人道:“老人家,您放心。若非蒙您收留,待若亲子,我儿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您的恩德,王府上下铭记于心。王府会给您一笔报酬,从今日起,每个月王府都会派人送来费用。”

王老头闻言,笑道:“甚好,甚好。这么一来,皆大欢喜。”

隔天,妇人带着一帮人先回去,王生则收拾行囊,等王府的人来接。

过了几天,王府那边托人捎来了一封信,说王爷知道此事极为高兴,派来接王生回府的队伍已经上路,估计过两日就可抵达红花村。

接到信后,王老头进了一趟城,让王生留在家里。一直到隔天傍晚,王老头才一脸疲惫地回到红花村。

一回到村里,王老头立马张罗了一桌子的丰盛饭菜,说是为王生送行。酒过三巡,王老头略带醉意地说:“王生呀,以前我可真把你当儿子了。”

王生道:“师傅放心,哪怕回了王府,您依然是我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日后徒儿定当为师傅养老送终。王府过后会派人送来一笔银子,以后每个月还有固定的月银,师傅可衣食无忧,不用担心日后的生活。”

王老头接着道:“哎,若是没这档子事,我真想把一身技艺都传给你,将来老了也有个依靠。”

王生站起来,想说什么,却又无力地跌坐在地。王老头道:“算起来,我这酒里的迷药也该发作了。人之将死,不妨让你做个明白鬼。咱们喝的这两壶酒,我这壶没问题,你那壶却下了迷药。”

王生问:“师傅,你……你这是为何?”

王老头道:“为何?你跟了我这么久,还不明白吗?这就是我的奇技。哎,只怪你太善良。所谓奇技,说穿了就是四个字,‘心狠手辣’。”

看到王生愕然的样子,王老头道:“所谓的捞尸奇技,就是先把人捉了关起来,时间一久,家属找不到,以为出了意外。此时,家属自然会来找人捞尸,看看有没有着落。然后,我先把人按入水里淹死,接着再捞起来,塞进麻袋,把一块大石塞进袋里。这么一来,尸体下沉的地方就固定了。然后,捞尸的过程中,我就潜入水中,将尸体弄出来。这么一来,在旁人看来,就以为我一出手便能捞到尸体。”

王生非常惊讶,问道:“师傅今日告诉我这些,是没打算留我活口了。只是徒儿有一事不明白,你我师徒本来好好的,之前师傅对我,也确实出自真心,可为何今日竟要下此毒手?”

王老头道:“怪就怪你是王府的人,你以为王府送来的那点儿小钱,我能看在眼里?”

王生道:“师傅是要将我推入水中淹死,然后狮子大开口,索要天价捞尸费,是吗?”

王老头道:“我先把你关在一处无人知道的地方,伪装成你遭人绑架,向王府索要财物。先敲一棒,接着再把你弄死,别人都会以为是绑匪收了钱撕票。最后,再要笔捞尸费。这两笔钱,哈哈,够我十辈子花了。”

王老头正要动手,却不料原本瘫在地上的王生一个鱼跃,接着飞脚一踢,顿时把王老头踢翻了好几个跟头。爬起来后,王老头揉着疼痛处,惊讶道:“不可能!”

王生道:“若非我早有防备,今日恐怕得命丧你手了。”

王老头一脸讶异地说:“你早有防备?”

王生苦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确实是王府里的人,但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之子,而是一个打杂的小厮,王爷和王妃无子,我从小父母双亡,被卖入王府,幸亏,王爷和王妃宽待下人,心地仁慈,待我甚好,把我当成自家人。”

王老头问:“这和你来此处有何关系?”

王生道:“怎么会没关系?我有个亲姐姐,比我大十九岁。没想到,前几年姐姐突然失踪,后被发现溺死于黄河中。姐夫悲痛欲绝,重金酬谢捞尸人,而后将姐姐厚葬。而那个捞尸的人就是你。”

王生又道:“你作孽那么多,姐姐就是被你活活弄死的一个。她和姐夫感情极好,且有一子一女,生活幸福,我始终有种直觉,姐姐不可能轻生。从那时起,我就打算将事情查个明白。”

王老头道:“所以,你就拜入我的门下……”

王生点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你性格孤僻,平常少与人接触。若是不如此,怎么能接近你?刚才,在你准备饭菜的时候,我偷偷将我那壶酒换掉了。所以,才没中你的圈套。”

接着,王生又说:“至于王府的王爷和王妃,只是受我所求,一起与我演了出戏。我见你迟迟没有动作,所以才安排了王妃认子的戏。你若是贪财,自然不会满足于王府答谢你的那点小钱,会有更大的动作。其实,当时我心里也很忐忑。我不确定你是否如此心狠手辣。甚至我一度希望是自己想错了。”

王老头道:“没想到,你布局如此周密。”

王生道:“我设再周密的局,你若身正,又怎么陷入其中?你那趟进城,其实是去打探消息,确认王爷王妃是否就是我的亲生父母,王爷早就料到这一步,提前布置好了,才没让你看出破绽来。”

这时,屋外王府的人一拥而上,将王老头拿下送往衙门。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