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故事 > 正文

颠公的故事

2016-04-29 16:55 关键词:故事

壮族民间故事中的机智人物有很多,他们都是贫苦农民出身,是受剥削压迫的壮族贫苦农民的代表。这些机智人物的故事在壮族地区人民中间广泛流传,家喻户晓,百听不厌。颠公是壮族民间故事中的机智人物之一,现撷取其中几个故事供大家欣赏。

舔盘

颠公家里很穷,靠父母租种地主几亩薄田维持一家四口人的半饱生活。颠公有个姐姐叫田花,长得水灵灵的非常漂亮。

有一次田花去邻村走亲戚,路上遇见邻村地主的驼背儿子虾公。虾公看见田花,以为是仙女下凡,呆呆地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回家立即叫媒婆去提亲。

颠公的父母不同意把女儿嫁给虾公。虾公的老子亲自登门来要田花的生辰八字。田花父母不给。虾公的老子威胁说:“不愿把女儿嫁给我儿子也行,明年你别种我的田,欠我的钱马上还清。”田花父母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把田花的八字给了他。

田花整天哭哭啼啼,不吃不喝,宁死也不嫁给虾公。虾公怕逼出人命,婚期一拖再拖,定不下来。

一天下午,颠公对田花说:“姐姐你别哭了,我今天就去地主家把你的八字要回来。”他父母说:“没有银子,想要回你姐姐的八字,比登天还难啊。”

颠公晚上到地主家,对虾公说:“姐夫,我姐同意了,喊我来问你什么时候去接亲,她好准备准备。”虾公很高兴,留颠公在他家吃晚饭。

吃饭的时候,颠公装出很贪吃的样子,酒喝了一杯又一杯,饭吃了一碗又一碗,还一直往碗里夹菜。虾公一家人都吃饱了,他还在慢慢吃。菜吃光了,颠公拿起空盘子来舔,舔干净一只又换一只,舌头舔不到的地方,用手把残渣刮进嘴里,油汤沾湿胸前的衣服也不顾。虾公一家在一旁看呆了。地主婆说:“你这样舔盘子太难看了,不饱再炒个菜嘛。”地主嗤之以鼻说:“穷鬼的肚子就像潲水桶一样,有填饱的时候吗?”

颠公说:“我舔盘子算什么,我姐在家连炒菜的锅都舔哩。”虾公大惊:“要这种媳妇简直是败坏门风,丢祖宗的脸。”说完把田花的八字丢给颠公,厉声说:“饿鬼,给我滚!”

家丁把颠公轰出大门,颠公一阵风似的跑回家向姐姐和父母报喜去了。

挖棉田

颠公十二岁就给地主当长工,经常因为完不成地主规定要做的活儿挨打挨饿。

有一天,地主叫颠公去挖棉花地。早上出门前地主说:“今天装两个红薯当午饭,挖一天要挖得一件衣服的棉花地。”

颠公到了地里,脱下衣服铺在地上,用棍子画出衣服的轮廓,然后挖一会儿就挖出形状像件衣服的一小块地。

挖好地后,颠公就和伙伴们玩去了。

傍晚,地主到地里只见挖得像件小孩衣服那么大的地,怒气冲冲地说:“懒鬼,一天才挖得那么少的地,今晚你莫吃饭了。”颠公脱下衣服盖在新翻的地上,说:“你看,刚好挖得一件衣服那么宽的。”地主喷着唾沫星子说:“我叫你挖出一块种出的棉花够织一件衣服那么宽的地。”颠公问道:“织一件衣服要多少棉花?”地主答不上来。颠公又问:“做一件衣服的棉花要种多宽的地?”地主结结巴巴也答不上来。颠公理直气壮地说:“我今天按你的要求挖得了一件衣服那么宽的地了。”

地主自知理亏,边走边说:“你耍无赖,明天……明天……我要罚你……”颠公笑着说:“明天最好罚我再挖一条裤子那么宽的棉花地。”在场的小伙伴们都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卖石头

颠公的父亲瘫在床上,母亲咳得很厉害,地主三天两头上门逼债。颠公在家里翻箱倒柜想找件值钱的东西去当,抓点药回来给爹妈治病,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他父亲说:“穷人家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如果石头也能卖钱,门口倒有两堆。”颠公拍着脑门说:“对,对,卖石头!”

第二天,颠公挑一对空油箩去镇上,走到离镇上还有半里路,颠公打开油箩盖,放石头进箩里,然后盖上盖子,把盖子外边的麻绳捆好。半袋烟的工夫,颠公把一百多斤重的石头挑到镇上专门收茶油的不知吃了多少穷苦人家秤头的铺子里。他用毛巾擦了把汗,对老板说:“老板,东家喊我挑一百多斤茶油来卖给你。”老板边打算盘边回答说:“好的,等一下就过秤。”颠公焦急地说:“东家喊我买二两人参回去,药店快关门了,老板你能不能先支五十块钱给我,等我买药回来过了秤再结账好不?”老板知道颠公是虾公家的长工,经常挑油来卖。老板心想这一担油至少也值一百多块钱,就从抽屉里拿出五十块钱给了他。颠公得了钱,到药店为爹妈买了药,又在街上买了点酒肉,连夜赶回家。

油店老板左等右等不见颠公回来结账。天快黑时,他心里暗自窃喜,心想:等你不来,我先过了秤,把一百斤说成是五十斤的,赚你一笔。于是老板就喊伙计把油过秤并倒进油缸里去。当伙计把油倒进大油缸时,只听见“咚……咚……”几声响,油四处飞溅,老板叫苦连天,哭丧着脸说:“原想赚一笔,反倒五十块钱买一担石头.还差点把我的大油缸砸烂。”

故事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