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飞影夺魂剑

2016-04-29 16:55

南宋时期,秋水县有一户姓傅的人家,他们的女儿刚生下三日,夫妻俩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双双散去,女儿便由姑母收养。这叫傅影的姑娘长到二八年华,面若桃花,肌如凝脂,煞是喜人。可奇怪的是姑母却不喜欢她,天天把一大堆针线活推给她做,时间一长,她衣袋里的缝衣针总是一把一把的。

这天夜里,傅影做针线活累了,刚倒头睡去,突然见一个面如重枣的男人走过来,手里拿着几把闪闪发亮的宝剑,走到面前也不说话,就将那些宝剑舞弄起来。那些冷冰的兵器在他手里,花样尽出,变化无穷:一会儿几把剑散开,如同飞来飞去的箭矢;一会儿合拢一处,似一团流动的雪团;一会儿又倏然展开,变作一把银光闪闪的扇子。过了一会儿,男人兴致到了极处,还将手中剑舞动得恰如一江潮水,看得人眼花缭乱!

傅影这时想起人们说过爹爹生前是地方上有名的剑师,心中一亮,开口问道:“你是爹爹吗?”

男人没说话,却冲她重重地点点头。傅影的眼泪便流了下来,滴滴落在爹爹的剑上。爹爹见此,手里剑舞得更起劲了。傅影不由得走向前,也跟爹爹一同舞起剑来,手中剑愈舞愈熟时,爹爹的身影突然一闪,不见了。傅影惊得叫出一声“爹爹”,就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赤身站在地上,双手正飞舞着成千上万支缝衣针,两只手掌早被扎挑得尽是血滴了!

傅影这才明白,原来爹爹是在梦中教授她武功。从此,傅影不再寂寞,常常将钢针当剑舞,渐渐地,那些缝衣针在她手里舞得竟出神入化。

光阴似箭,这天又是个月圆之夜,傅影在房里做针线,抬头看到窗外一轮月亮,眼泪就“扑簌簌”飘落下来,再无心做针线活,抓起缝衣针,双手旋弄起来。只见她手上银光闪闪,枚枚钢针相互碰撞,铮铮微响,千万枚钢针旋着旋着,渐渐也成了一轮“月亮”,竟比窗外的那轮还要圆润。傅影将它轻轻一抛,便吊在了屋头上,与窗外的月亮相映成趣。

“好手段!”窗外有个男子突然赞道。傅影吓了一跳,“月亮”散后落了一地。

傅影问道:“你是谁?”没想到那男人竟推窗跳入,走近几步,对傅影说:“我是岳家军的偏将于石,今晚从窗前经过,看你编织‘月亮’,不由就赞出声来,你能不能再编织出那轮‘月亮’让我看一次?”

有生以来,傅影还是头一回单独面对一个男人,心头猛然涌上一股热流,竟鬼使神差地命是从:“行。”

说完,傅影就捡起地上的钢针,双手舞起,为于石编织“月亮”,一会儿上弦,一会儿下弦,一会儿又全圆,钢针一次次向空中抛去,抛得于石一颗心活了,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傅影。这时的傅影也早已是干柴烈火,就闭了眼,松了气,钢针的“月亮”散了一地……

有了这一夜,傅影便忘不了于石。可从此以后,于石却再没有出现。傅影一夜一夜的编那“月亮”,也引不来于石,想得她心尖发疼。

这一天,傅影帮姑母烧火做饭,在柴草中看到一张布告。布告是驻秋水县岳家军头领秦建德发的,说是军中出了一个叛贼,偷走了岳家军的城防图,要在双十日金贼头目打骨朵生日那天进献。岳家军要剪除这个奸细,追回城防图,先后派去八人都有去无归。秦建德便下了此布告,重金招募能人前去除贼夺图。傅影看那贼的画影图形,竟是和自己有了一夜之欢的于石。

傅影的眼泪“哗”就落下来了,于石已投了金贼,难怪她再也见不到他。“我要杀了这个于石!”傅影眼中喷火。她揭下布告就去找秦建德。

秦建德见到了傅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派去的八个人,个个是军中好汉,都一去无归,就凭你一个纤弱的女子,行吗?”

傅影说:“你派去的那些人,都近不得于石的身,而我却能。”

秦建德说:“那你有何本领?”

傅影这时顾不得害羞,向秦建德讲出了她与于石的一夜之欢,最后她说:“我一定要去取了他的性命,夺回城防图!”

秦建德见姑娘意志坚决,再说双十日又马上就到,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答应了傅影。傅影乔装打扮,不日便来到金人占据的城堡里。

到了城堡,傅影天天傍晚来到十字街头,掏出缝衣钢针,双手旋舞,编成一轮“月亮”,抛向空中,引得街市上的人无不称奇,纷纷围过来观看。那些来往的巡查金兵,见耍技的是个漂亮女子,也不戒备……

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却说这天傍晚,于石在两个金兵的随同下,见十字街头有许多人在看月亮。他先是有些纳闷:今天是朔日,怎么会有圆月升空?再看“月亮”,挂得不高,仿佛就在人们的头顶上,还在咝咝旋转,不由心中一动,急忙走过去。那不就是傅影吗?于石什么都不顾了,唤一声“傅影”,便奔过来。

这一声唤,傅影的心都快被揪出来了,“月亮”散了,眼泪淌下来。就在于石与傅影擦身而过时,傅影悄声说道:“你如果还认得我,就随我回岳家军中认罪!”

于石听了这话,一边惊恐地往后退,一边向贴身的两个金兵喊道:“她是岳家军的奸细,快将她拿下!”

傅影听他这一喊,心中好苦,知道于石是铁了心的降贼,手中一抖,一把缝衣钢针便飞出去,如万千利剑刺向于石前胸,紧接着她跃起身,口中高唤:“穿针引线!”就见钢针飞出,竟一根衔着一根,形成了一条长长的水线,认准了于石咽喉处,泼剌剌流去。白的水线由于石咽喉穿入,红的水线再从于石脖后穿出,于石顿时毙命。

此时傅影也已用尽了浑身力气,在两个金兵的乱刀砍杀下,香消玉殒。

这时,金营元帅带着金兵来了,在看于石的尸首时,发现他胸前血肉模糊,那张藏在胸口的岳家军城防图,早被傅影的万千枚钢针戳刺得支离破碎,辨不出一字一形了。金兵看着这场面,无不惊异,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女人用的缝衣针竟也有这等威力!

金营元帅望着那满地的钢针,叹道:“这哪是什么缝衣针,分明就是飞影夺魂剑呀!”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