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金铃铛

2016-04-29 16:56

山西有个张货郎,是大小眼,识宝。

有一年,他来赣榆青口河沙滩赶会,一眼看到河底下有个水帘洞般的"淹子口",里面有一个老鳖守着;再往深处一细瞧,"淹子口"里有个金铃挡,黄黄的,闪着光。

要说"淹子口"是把没开的锁,那就缺把开锁的钥匙。

山西货郎担着货郎担,到处找钥匙,一走走到青口西门外,有一家大门朝东,几间堂屋,有两间东过道,过道的墙角上结着个大蜘蛛网,网里有一个五六斤沉的大蜘蛛,嗨,这不是现成的钥匙吗?他想拿,够不着;想用扁担去挑,又怕人家责问,何况这碗口大的生灵也不是顺手易逮的。他看着天色已晚,就敲这家的大门环。

"你来干啥?有什么事?”

"嘻嘻,我是做水生意的,天已晚了,看你家有两间东屋。我本小利薄,客栈住不起,想到你家东过道借宿一夜,不知大哥你能不能帮个忙?”

"可以可以,你挑进来吧。”

"大哥,你贵姓?”

"我姓华”

"我姓张,人都喊我张货郎。"这当儿天色已晚了。张货郎客套后,转到街上买了点酒买了点菜,拉着姓华的手说:"来来,华大哥,俺弟兄俩喝杯水酒。"就这样,张货郎天天打酒买菜,和姓华的要好上了。

一晃四个月。张货郎和姓华的结拜成生死兄弟。这一天,货郎说:"我来此地三年了,兄弟,我想回家看看,你家有件宝物你不识,我因为跟你拜把子才告诉你。不信,你跟我来看。"说着,张货郎就领他到过道的墙角处,"你看这蜘蛛有多大?它就是宝贝呀!”

"大哥,这算啥宝贝,能派啥用场?!"姓华的问。

"你知道就行,不要再问了,日后我细细告诉你。”

"我跟你都磕过头啦,你为啥事不应该瞒我。”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外传。那青口河沙滩有个淹子口,里边有只老鳖守着一个宝物。”

"啥宝物?”

"金铃铛!”

"有多大?”

"少说也有五十斤重。”

"这个金铃铛怎着往上弄呀?”

"你家这蜘蛛就能得到它。”

"怎么得法?大哥快说!”

"你不要问啦,得了,就俺弟兄俩的,我有办法。”

"大哥,你告诉我又何妨呀?噢,你看不起我这小弟是不?”

"好吧,我跟你说了,待我回家后,你可千万不要乱动这蜘蛛,我算了一下,再过四百天,这蜘蛛的劲才能长足,到那时弄一只木船,弄一根大竹竿,把大蜘蛛挑到淹子口。它一见宝物便能一头扎进水里把它抱出来,俺弟兄俩可就发大财了。明白吗,兄弟?要是明年秋天我不回来,后年春天我一准会赶到。”

张货郎挑着担子回山西后,姓华的可就邪乎上了,这样东西等你来收,那不得由你来分吗?我独得有多好。于是,姓华的掐着指头,火烧火燎地熬过了一个年头,他就找了一个摆渡用的大桶,挑着蜘蛛撑到河心淹子口,大蜘蛛一见那金铃挡,便叉开四对神足,一头扎进水里,把金铃铛抱得离水面只有三尺高了,姓华的高兴万分,伛着身子把竹竿往木桶上靠。就在他咬牙使劲时,金铃铛却又滑进淹子口里去了。他赶紧又撑出竹竿子,紧接着大蜘蛛又下去抱。哪晓得,蜘蛛劲还没长足,越抱越低,几次下来,金铃挡没抱起,连大蜘蛛也掉进了淹子口,再也出不来了。

当张货郎回来时,一见大蜘蛛不见了,吃了一惊,忙问姓华的:"兄弟,大蜘蛛哪去了?”

"大哥,我也不瞒你了,去年秋天我想得宝,大蜘蛛把金铃铛抱离水面七次,眼瞅着它越抱越矮了。唉,金铃铛我没得着,大蜘蛛也活活给累死了。大哥,我说的全是真话,想想还有没有别法儿?”

张货郎一听,火冒三丈:"有,还有个屁!你没我这大哥,我也没你这小弟!"衣袖一甩,摇他货郎鼓去了。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