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包拯闹阴间

2016-04-29 16:56

传说,那还是包公在世的时候,宋仁宗有个女儿,名唤金花,年方二九,长得像水中芙蓉,且又琴书皆通,皇上视为掌上明珠。

这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仁宗开科选士。有一个湖南人,姓彦名奎字法昌,中了头名状元。仁宗皇帝在宫中召见,金花在宫中看到彦法昌,只见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由动了爱慕之心。便和娘娘商量,要招头名状元彦法昌为东床附马。娘娘将此事奏明皇上,宋皇甚喜,就让包公为媒,传彦法昌上殿。包公将此事说于法昌,法昌点头同意。

宋皇当场封彦法昌为附马,让二人在后宫拜了天地,婚后,夫妻二人你恩我爱,形影不离。

真是好景不常在,好花怕先败。成亲刚过一年,恰逢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二人商量,要到扬州城内观灯。征得父王同意,他俩辞别京城,向扬州而来。

扬州灯火在中国数第一,可是每隔三十年要失一次天火,总要烧死万人。就在公主驸马到此观灯之夜,正好又赶上失火,人们左冲右突,顷刻,挤得人仰马翻,狂哭乱叫,乱成一片。金花和法昌,手拉手一齐逃命,来到十字街心,不幸被冲散。

公主金花慌张逃跑,不觉出了扬州北门,来到一家屠夫宅前。这屠夫姓陈名豹,北通州人,到扬州经商招赘,和张氏成婚。因他从小随父学了一身杀猪宰羊的本领,故而就在这扬州北门外开了一个屠场。这屠场只有五间房屋,院子甚大,院中有一个宰畜大水池。由于天黑,金花慌张奔逃,一下子跌进水池之中。这时,陈豹夫妇正在房中盘帐,忽听“扑通”一声,以为有贼,端灯出房查看,只见一人飘在水上,急忙打捞上来。背在房内细看是一位美貌女子,身穿宝衣,还悠悠有一口气。陈豹心想,这必是豪门闺秀,对张氏说:“夫人,咱们不如趁这夜深人静之时,把她身上的宝衣脱掉,将她重抛池中,如天亮人知,又不是咱推她进水,与咱们无干,你看如何?”张氏说:“丈夫言之有理,说干就干。”于是,他俩速将宝衣脱下放在屋内,陈豹背起小姐果真又抛进池中。

谁知,回到屋内,陈豹将宝衣穿在身上。顿时,只觉得一阵剧疼,惊叫起来:“哎呀,疼死我也,这衣内有蝎子,蜇了我的后心。”

张氏一听,说:“你也不看看,这种妇道人家的衣服,敢是你这男人穿得的?快脱下让我穿上试试。”

陈豹把宝衣交于张氏,张氏一穿,也是一阵大叫:“疼……疼死我了!”慌张把宝衣脱下来,心痛地说:“这确是件宝衣,似咱这等穷人,哪有福气穿它,穿了只能招灾!”

陈豹说:“咱房外就是大道,我看咱把它扔出墙外,天亮准有人拾去,官府知道池内死女,也定要抓那拾衣之人偿命,与咱无关。”夫人一听,笑道:“这招儿甚高,快把它扔出去吧。”陈豹于是提衣甩出墙外。

再说,新科状员彦法冒,在扬州城内找了一夜,没找见公主金花小姐。时值五更,他来到北门外,正走着,忽被一件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件衣衫,拾起仔细一瞧,正是公主的外衣,不由大惊失色。

却不知,公主金花女,被抛入池内淹死后,阴魂不散,悠悠荡荡向枉死城而来。进入阎王殿内,正赶上阎君不在殿中。

原来,天上的玉皇大帝,这一天传阎君到灵霄殿,共商议天子由谁去当一事。阎君临上天,把阴曹大权交于他的心腹琉璃鬼执掌,嘱咐他有大事和崔判官共商共理。

且说那琉璃鬼和崔判官,为争权各怀心思,面和心不和。金花女来到殿内,琉璃鬼一见,很是吃惊。这是为何呢?原来那扬州屠夫陈豹,是这琉璃鬼在世时的亲姑父。他在世时,曾当过县令,为官耿直。在皇帝外甥杨健欺压良乡黎民田小陆一案中,他以公直断,大灭杨健,皇上龙颜大怒,派当地歹徒夜闯县衙,将他双眼挖掉,投进良乡城南河内活活淹死。后来当地百姓为怀念他,就把城南河改名为琉璃河。琉璃县令死后,张玉皇让他在阎王手下执掌生死薄。谁知时间一长,他变得私心大了。今天,他一看金花是姑父所害,就出了私心,怕阎君回来查问金花女,露出陈豹的罪恶。为此,他以为崔判官不知详情,就将金花阴魂领出阎王殿,直奔枉死城去了。

再说这金花女刚离人世,对阴曹的规矩自然是不清楚的。琉璃鬼带她来到一座叫九品华山的地方,伸出一只大手将山托起,另一只手把金花女推进山底,放山压住,就这样金花女有冤也不能诉了。琉璃鬼原以为自己聪明,瞒了判官和阎君。心想我做此事,是两个和尚打架- 谁也抓不到辫子。他哪里知道,那个崔判官跟在他后面,偷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等他回到阎王殿,崔判官装着睡在殿上未动。

彦法昌拾衣后,哪里也找不到公主金花,回到京城,娘娘在后宫问女儿的下落。法昌无奈,就对国母说谎道:“俺二人扬州观灯,她要向南,我要向北,争论不休。我打了她个耳光,她大骂我忘恩负义,说定要奏明皇上,将我贬职为民。一气之下,我把她推入运河淹死了。”国母娘娘一听,肺都要气炸了,她痛恨彦法昌,如此大胆,竟敢把女儿金花害死。为啥彦法昌竟敢说他害死了公主金花呢?原来,彦法昌以为,金花必是已死,他俩感情极好,就像鸳鸯鸟一样,如今她没回来,有鸳无鸯,他还活着有什么意思?为此他一心想死,就编谎说金花是自己所害,这样,自己被判个死罪,就能和金花女阴间相见了。

果真,国母娘娘一听,跑上金殿,痛哭连天。宋王一见,问明根由,气得七窍生烟。但又一想,我乃一国之君,岂能亲自审问附马,不如将此事交于包拯审问,他定能以公论断,为女儿金花报仇。想到这里,命太监速传包公上殿,包公来到殿上接旨后下殿去了。

第二天上午,包公升堂,命带彦法昌上堂。包公问:“彦驸马,把你和公主扬州观灯一事,从实讲来!”

法昌一口咬定公主是自己所害。包公听后,觉得他的口供和正宫娘娘讲的一模一样,又接连问了两遍,还是如此。包公就说:“你身为当朝驸马,对国法是清楚的,借债还钱,杀人偿命,乃大宋法规,你可敢画供?” 法昌说:“公主是我所害,当然该由我偿命,岂有不画之理。”说罢提笔画供。包公见状,心中暗暗想道,他是当朝驸马,又是自己招供,故而就是死也要叫他落个囿轮尸首。于是说:“验马爷,以本相看来,按理该用龙头铡断送你的性命,但看在你不打自招和身为驸马爷的份上,判你绞罪,赏你个全尸,你看如何?”法昌说:“我既身犯死罪,请包大人随便处死,本臣绝不后悔。”

彦法昌被绞死后,差人松了绞绳,谁知,那死尸却左手指天,右手指地,直立不倒。王朝马汉一看,速察包公。包公闻讯来到,果见不假。不觉吃惊道:“彦驸马,你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岂不是指天骂地?如若是本相屈死你的性命,尸体请向本相倒来!”只见话音未落,彦法昌的尸体扑通倒在包公面前。

包公一看,又惊又悔,痛恨自己做事鲁莽,错杀了好人,枉为百姓们的父母官!枉有四海清名!他越想越气,茶饭不进,回到卧室唉声叹气。不觉躺在床上,头刚落在游仙枕上,便迷迷糊糊进入梦境。

包公的灵魂就像一缕青烟,袅袅娜娜离开躯体,走出南衙凤府,立在台阶之上。只见下面有二青衣牵着一匹黑马,鞍害俱是黑的。一青衣说道:“请星主上马。”包公便骑了上去,一抖缰绳,奔走如飞,所过之处,俱是昏昏惨惨。行了多时,只见前面一座城池,城门紧闭,上挂一匾,写着“枉死城”三个大字。那马向城门奔来,包公心内着忽,说声不好,转瞬间,城门已过。只见一座大殿,座北向南,门楼甚高,横挂斗大金字匾上写 “阴阳宝殿”四个大字。到了门前,包公下马,牛头、马面二将军,低头施礼相迎。

包公走进大殿,只见殿上坐着位凶神恶煞般的君王,他头戴金冠,身穿龙袍,半面脸红,半面脸黑,这就是五帝阎君。龙案左边站着一位琉璃脑袋的大臣,穿黑色蟒袍,头戴千岁之冠,脸色好像水银琉璃闪着寒光,怀揣生死薄,甚是威风。右边一位,头戴状元帽,五彩俱全脸,身穿红蟒袍,两膀一高一低,前仰后驼,左手掌着鸳鸯簿,右手提着大毛笔,他便是在磁州任过州官报崔压,三曹判官。他们三位一见包公来到殿上,不由神色大变。只听阎王说道:“不知星主驾到,请多多包涵,快快请坐。”包公坐下谦虚地说: “我有一事特来请教阎君。”阎君说:“何事有劳星主到此?”包公说:“只因当朝驸马彦法昌和公主金花女,死有冤屈。”阎君

一听,目瞪口呆,道:“琉璃镇殿千岁,速打开生死簿查看。”

只见琉璃鬼把生死簿心不在焉地翻了一遍,说:“彦法昌这个名字根本就没有。金花女有名未拘,怎说她死了?” 阎君一听,不由气得傲傲直叫,他手撩长须对包公说:“星主,彦法昌无名,乃是人间没有此人;金花女又无魂,乃是她还活在阳间。是不是你在戏弄本君!”包公一听,胸有成竹地说:“阎君,彦法昌死于我的绞刑之下,怎说世上没有此人?金花名字尚在。据彦法昌自供,金花女是被推进扬州运河中淹死,怎说还在阳世?阎君莫要弄虚做假,瞒哄本官。”

阎君一听,不由气冲牛斗,咬牙说:“星主,你若不相信本君,就请搜查这地府好了。”包公说:“如若我在地府查出真相,你怎样收场?”阎君理直气壮地说:“如你查出真相,本君情愿死于你的龙头铡下。如若查不出真相,星主你该怎样?”包公义正辞严地说:“如本官查不出真相,我情愿千刀万刮,五雷轰尸!”他俩大殿打赌,当即叫崔判官立了生死文约。

这可吓坏了崔判官,他想:一个是阴间君王,一个是天上星主,不管谁死,都要闹到玉皇那里去,到时候我也会被牵连打入天牢。琉璃鬼听后,就像老鼠掉进了米面缸--又愁又喜;愁的是,一旦包公查出真相,自己可就没命了;喜的是,那包公一死,我便可以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了。这时,只听阎君叫道:“崔琉二位接旨:命你二位带路,让包星主搜查地府。”二人叩头接了圣旨,领着包公走出阎王大殿。

这琉璃鬼私瞒金花女之事,崔判官是清清楚楚的。三人出殿,琉璃鬼跑在前面。崔判官一看他走远,趁机对包公说了实情。三人搜了一圈,琉璃鬼故意说:“什么也没有,回殿交旨吧!”包公说:“不可,为何不搜搜这九品华山?”琉璃鬼想狡辩,包公不依,定要他托山搜查。琉璃鬼无奈,想来个猛托快放,谁知刚托起一点,金花女就一闪跑出。这时,忽听空中叫道:“金花我妻,我到处找你,找不到!”说罢,从空中落下,琉璃鬼怕他向阎

君吐出真情,就把他拴在了九品华山的古槐树上。谁知,他托山过猛,绳索拽断,故而从空中摔下。

包公带领彦法昌和金花回到大殿,阎君一见,顿时傻了眼。包公直截了当地向阎君揭露了琉璃鬼的真面目。阎君听后气得七窍生烟,喝道:“琉璃鬼!还不快把你的罪恶从实招来!”琉璃鬼吓得缩成一团,心惊肉跳地说:“因金花女是被我姑父陈豹所害,我为掩盖他的罪行,趁你上天之机,就把金花女偷偷压进九品华山,她的名字我故意未勾。星主绞死彦法昌后,我怕他说出真情,就把他绑住,拴在九品华山的大树上。回殿后,又把他的名字从生死簿上撕下,搓了个纸捻,漆在生死簿边内。”

阎王听后,对包公说:“星主,请你将我铡了吧。”包公解劝道:“阎君不必苦恼,此事怎能怪你。你是阴间君王,我若将你铡死,谁来掌管这阴曹大事?君虽有误,都是琉璃鬼之罪。以本主看来,把琉璃鬼处死,也就算了。”阎君点头应许,随即厉声吼道:“琉璃鬼,你生为阴臣,知法不遵,已铸成死罪!”说罢命牛头、马面二将军把他捆上行刑。

牛头、马面把琉璃鬼带出大殿,交给两名鬼差。两个小鬼把琉璃鬼绑在柱子上,接着一把锋锯,把他锯成了两半。阎君、包公二人商议,崔判官有功,阎君亲口封他为一曹判官,命他接管了生死簿。事毕,阎君对包公说:“星主,请你领着彦、金二魂还阳去吧。金花女的尸体就在扬州北门外陈豹池中。”包公说声多谢,辞别阎君,三人一齐走出阴阳宝殿。

包公在卧室突然惊醒,见天色已明,忙更衣升堂,命王朝、马汉,速到扬州找回金花女的尸体。继而,抓来陈豹夫妇,经过审问,用狗头铡铡了陈豹,把张氏判了无期徒刑。

彦、金二尸,放进暗室,同枕在还魂枕上。片刻,还阳复生。包公将他送进皇宫,皇上,皇后,大为欢喜。宋皇亲口封包公为阴阳龙图宰相。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