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仗义妓女鬼

2016-04-29 16:56

从前,有个叫王有才的人,为人厚道、老实,他家里很贫穷,靠打柴为生。父亲早逝,他与上了年纪的老母亲相依为命。

王有才二十岁那一年,村里的媒婆给他说上了一桩婚事,女方是西村的一位叫林巧珍的姑娘。听说,她心灵手巧,温柔贤慧,是个人见人夸的好人儿。母子俩着实很满意,但同时又犯愁了:家里没几个零头的子儿,怎么办喜事呢?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多卖力气,砍柴挣钱。于是,王有才不管刮风下雨,总是早出晚归,到南山上去打柴。由于他的勤劳,不满两个月,场上的柴禾已经堆得像座小山似的了。王有才的母亲也顾不上自己年迈体弱,老眼昏花,又是纺线,又是织布。王有才好几回流着眼泪,捧着母亲粗糙而瘦骨嶙峋的双手,跪在她的面前,说:“妈,您老人家为我操劳了大半辈子,再不能因为我的婚事而损了身子,您就歇着吧。”做母亲的总是抚摸着他的头说:“孩子,能看着你讨上媳妇,俺死也瞑目了。”

俗话说:“好事多磨。”本地有一个臭名昭着的恶棍叫田富仁,仗着自己有财有势,欺凌百姓,抢占民女,无恶不作。那一天,田富仁带着几个家丁到西村打猎。归途中,偶然碰见正在溪边洗衣服的林巧珍,遂起了邪念。也该他倒霉,他的一举一动被附近耕作的农夫瞧见,农夫打得他鼻青眼肿,仓皇而逃。田富仁恼羞成怒,扬言说:“不把 ‘野鸡’抓到手决不罢休。”

田富仁回到家后,听说林巧珍已许配给王有才,便把一腔怒气迁怒到王有才身上,差人暗地里放火烧了王有才的那堆柴禾,还把他的母亲痛打一顿。可怜那王有才的母亲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病倒在床,眼睛也哭瞎了。

王有才回到家,见此情景,操起柴刀,要跟田富仁拼命。隔壁的赵大爷忙劝阻他说:“田家财大气粗,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况且眼下他正提防着你呢,你何必拿鸡蛋硬往石头上撞呢?万一有个意外,林姑娘可如何是好?眼下母亲病重,还是找钱抓药要紧。”

王有才听了,觉得有理,他把母亲托给隔壁黄妈照顾,自己则一大早又上山砍柴去了。

王有才砍啊,砍啊,直到手掌起泡,日落西山,月亮升起,头脑发晕,才猛想起该回家了。他捆起零散的柴禾,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赶。忽然,他脚底一滑,摔倒了,直滚到山脚才打住,但人已经昏死过去了。

忽然,空中飞来一朵五彩的祥云托起了他的身子。他慢慢地睁开眼睛,见自己躺在一张精巧雅致的床上,床边坐着一位小女,有如出水芙蓉,美极了。他见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不禁脸上一热。

“感谢嫂子救命之恩。”他感激地说道,“可这是什么地方啊!”

那少妇见王有才发问,便欠了欠身子,说:“大哥,说出来你别怕。我并非凡人,我是鬼,在这深山里已经呆了近一百年了。先前,我家境贫寒,误入风尘,受尽蹂埔。后来,又不幸染上重病,被人遗弃在此。阎王爷说我阳数未尽,便让我呆在这里,等候发落。你时常到这里打柴,伴我度过了好些寂寞的时光,真该感谢你才对呢!”

王有才听着风流女鬼诉说着扑朔迷离的遭遇,联想起自己的身世,不觉叹了口气。说道:“嫂子真太可怜了,我又何尝不是受苦人呢?”他于是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女鬼。

同是天涯沦落人,风流鬼也给感动了,说:“大哥,小女子愿助你一臂之力。半个月后你再到这里来取一包裹,里面有纹银二百两。那是田家的,权当他烧你柴禾的赔偿吧。愿你和林姑娘好生过日子。我走了,你多保重。”

一阵风过后,王有才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一担柴禾散在他的脚边。立起身一看,原来自己正躺在一座古墓前。他对古墓深深鞠了一躬,背起柴禾回了家。

话说风流鬼离去后,变成一个国色天香的落荒少女,住在离田家不远的客栈里。

一日,田富仁提着笼子到客栈找人斗鸡,忽然遇见这个貌若天仙的少女,魂都掉了。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赢得那少女的心,早把林巧珍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打探到她名叫叶秀珊,因家乡遇上洪水之灾,父母双亡,才与一亲人落难至此。田富仁向秀珊许诺十日后一定风风光光地托人来迎她,纳她为妾。秀珊也不推辞,一时两人亲亲热热,好不快活。

叶秀珊见田富仁已经上钩,便一阵轻烟转到田富仁老子田守道的书房,找机会迷惑住老头子。田守道饭后散步,见一新来的丫环手托香茶恭身迎他,身上散发出缕缕撩人的香气,便询问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叶秀珊说自己出身在名门闺秀,因不满婚配才出逃到外,流落此地的。田守道见是这么一个聪明伶利的丫头来侍候他,甚为满意,况且叶秀珊知书达理,言谈举止很合他的心意,田守道不由动了纳她为妾的念头。叶秀珊见风使舵,答应了他。田守道高兴得立即定下了纳妾的日期,正巧与他的儿子同一天。

到了娶亲的那一天,收到田守道父子请柬的人都来了,包括县太爷在内。田家可谓 “双喜临门”了。

县太爷正在品茶,突然,一个女仆跪倒在县太爷脚下,痛哭流涕,求县太爷作主。县太爷见这女仆好生面熟,遂问她因何啼哭。那丫环抬起头,连县太爷也惊呆了。天哪,这是他被拐走大半年的贴身丫环叶玉兰啊!田守道父子见叶秀珊拜倒在县太爷脚下,甚为惊诧,忙伸手去拉,不想被县太爷一声断喝,父子俩战战兢兢退立一旁。

客人们热闹起来了,围聚了一大圈。只见叶秀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自己如何被田守道父子拐骗、诱奸,为她易名,以及他们父子争风吃醋,居然在同一天,纳她为妾等等,一五一十地诉说了一遍。田守道父子一时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客人们见此情景,自然没趣,便纷纷告退。

没几天,田守道父子蹲进班房,闹得个倾家荡产,人财两空。而县太爷身边的那个女仆,也忽然不见了。县太爷派人去找了几次,没有找着,也只好由她去了。

王有才和林巧珍的婚礼如期举行,得到了女鬼相赠的二百两银子。母亲的病日见好转。婚后两人如胶似漆,互敬互爱,幸福美满。每到清明时节,夫妇俩便带着孩子到山中的野坟祭奠那个风流女鬼。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