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怪鸟报恩

2016-04-29 16:56

从前,河内县有一名私塾先生,名叫蒋大仁。

这天早上,蒋大仁经过一个柳树桩,听到树桩里发出一阵“噗噗”声。蒋大仁蹲下身子,从树桩里拽出只身形硕大的鸟。这鸟是中了捕鸟人在洞里下的套子。

大鸟模样怪异:红色的眼睑,金色的尾羽,背部墨绿,腹下却是一片白。蒋大仁从未见过这种鸟,正诧异,忽见大鸟眼里流出泪,朝他不停哀鸣。他觉得鸟有灵性,想了想,把套子解开,放飞了这只鸟。

过了段时间,河内县发生了虫灾,几日工夫,麦田被啃食个精光。虫灾使不少人背井离乡,私塾散了,蒋大仁也打算远走他乡。

这日,蒋大仁在家收拾行李,妻子蒋氏兴冲冲跑进来,说在院子的草垛里发现了几个鸡蛋。蒋大仁随妻子到了柴房旁的草垛前,果然看到了三个白花花的鸡蛋。蒋大仁听见墙头上响起了鸟叫声,抬头望去,一只红眼睑白肚子的大鸟在鸣叫,他一眼认出,是自己前些日子放飞的大鸟。

“大鸟是报恩来了!”蒋大仁不由连连感慨。

这之后,每日草垛里都会多出几个蛋。有时大鸟独个飞来,见了蒋大仁就鸣叫几声向院外飞,蒋大仁一路小跑跟上去,大鸟总能把他带到一些动物的尸体旁,有时是只野兔,有时是只野鸡。就这样,蒋大仁没有背井离乡,在大鸟的帮助下,倒也度过了饥荒。

虫灾后,蒋大仁重回私塾教书,大鸟成了蒋大仁家的常客。在家时,蒋大仁总会执笔蘸清水到院中一块青石上写诗,每每此时,大鸟都蹲在墙头饶有兴味地看。

这天,蒋大仁出门买纸墨笔砚,遇到熟人,被邀去喝了顿酒,回家时已暮色苍茫。蒋大仁借着酒劲,拿出刚买的笔砚,在离家不远的墙上挥毫起来,尽兴之后才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家中。

第二日早上,蒋大仁醒来,猛地想起昨晚写的诗,心中暗道不好。原来,他写的是前朝重臣方孝孺的两句诗:“花前饮酒无与俦,酒酣意气轻王侯。”方孝孺誓死忠于前朝皇帝,结果被当朝皇上朱棣处死,并株连十族。因此,与方孝孺有关的文字不能碰,否则会掉脑袋。

蒋大仁一下冒出冷汗,只好暗暗希望相安无事。但半晌时分,两名捕快还是闯进塾堂,不由分说把蒋大仁押了出去。

妻子蒋氏大惊,忙问个究竟,捕快说有人检举蒋大仁题反诗。

到了县衙,知县望着跪在地上的蒋大仁,不紧不慢地问:“本官问你,为何题反诗?”

蒋大仁咬紧牙关说:“大人,那反诗并非小人所题!”

听了蒋大仁的答话,知县逼问:“河内县有几人能写出那么端庄的字?何况那墙离你家不远!”

蒋大仁不露声色:“小民不知,有笔迹相似之人也很正常。”

听了蒋大仁的辩解,县官冷笑着准备动刑逼供。此时,门外衙役跑上堂来,向知县禀报:“大人,衙门外有群鸟在题诗!”

知县纳闷地出了县衙,立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只见县衙高墙之上,一群鸟在展翅飞舞,它们的喙子中都衔着一团黑色的破布团。领头的是只红眼睑白肚子的大鸟,舞着翅膀将喙子对准墙划出一道墨线,其余的鸟都用衔着的布团,整齐有序地依次将大鸟划出的墨线描粗描重。一会儿的工夫,墙上便显出了一句诗:“花前饮酒无与俦。”

“鸟竟然会写诗!”围观的人们都惊叫起来。

衙役们从地上捡起石子土块朝鸟群掷去,大鸟用力扇了几下翅膀,“忽”的一下飞跑了。

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群鸟留下的诗句上,有人细瞅了会儿,说道:“莫非,墙上的诗句也是这群鸟写的不成,瞧那字迹很是相仿!”

会题诗的鸟飞走了,蒋大仁又死不招供,知县只好回头再审。

第二日下午上了大堂,蒋大仁却冷不丁听知县说了句:“塾师蒋大仁,即刻起重返自由之身!条件是,你得帮本官驯化一只鸟。”说着,派人从大堂后提出一只大鸟笼,鸟笼子里装着的,正是那红眼睑的大鸟。县官笑了笑,说:“明日开始,你就到衙门来教化这只鸟。”

蒋大仁到家之后,妻子蒋氏止不住喜极而泣。蒋大仁顾不上安慰妻子,便急问怎么回事。

妻子蒋氏告诉蒋大仁,他被官差押着出了家门之后,过没多久便见大鸟带领着一群鸟儿飞来,那些鸟的喙子都衔着一团絮状破布团,它们从敞开的窗口飞进屋子,将所衔的东西吐到书案上的砚台里,逐个翻滚搅和,又一一叼走,飞了出去。后来,官差到家中要挟,让她要么将大鸟交于官府,要么舍了夫君。思忖再三,她只好在大鸟再次飞来时,借抚摸它的机会,将大鸟捉住,送给了官府。

整整一宿,蒋大仁都没睡好,他想责骂妻子蒋氏,可想到妻子也是为了救自己,只能暗自神伤。

第二日早起,他便赶到县衙,迫不及待地见了大鸟。笼中的大鸟缩着头,精神不振,当见到蒋大仁时,立马扬起了头,发出悲伤的哀鸣,蒋大仁眼中的泪,不禁流了下来。一旁的知县拍了拍手,说:“好一个人鸟情深!本官给你与鸟增进感情的机会,继续驯化这只鸟,不能写反诗,而应多写好诗。”

原来,知县要将大鸟作为贡品,在朱棣皇帝大寿时献到京城去。知县又说:“若鸟被你放走,反诗之事自然会落你头上,好自为之。”

蒋大仁让大鸟衔了块湿布作笔,随他一起写字。写了几个字,蒋大仁惊诧地发现,大鸟能将他所写的字一一临写下来,笔迹颇为老练。蒋大仁一思索,恍然大悟:大鸟先前常在院墙上看他蘸水写字,看得久了,已经悟到了写字的技法。

大鸟天资聪慧,没多久,就学会了许多赞颂皇帝的诗文。

知县挑了个日子,将大鸟送往京城。路上又发生了一件奇事:行有三五里地,忽然飞来一大片鸟,严严实实遮住了鸟笼上方,群鸟朝着护送大鸟的官差们啄了下去,几名官差顿时鲜血淋漓。这时,只听笼中大鸟发出一长串高昂急切的嘶鸣,群鸟听到大鸟的嘶鸣,随即将队形收拢,在上空盘旋两圈之后,飞走了。经过这场风波,大鸟总算被送到了京城。

蒋大仁听到这个消息,认定此鸟非同小可,必定是鸟中之王。他后悔自己喝酒铸错,竟连累了一只如此有灵性的鸟王为自己扛罪。

蒋大仁前思后想,做了个惊人举动—休掉妻子,又与族人断绝关系。做完这些,蒋大仁便去往京城。到了京城,蒋大仁在一家酒楼找了份打杂的差事,从食客们口中,他时不时可以探听到大鸟的事。有人说大鸟住在金屋子里,有画师专门给鸟画像;还有人说大鸟见了朱棣皇帝,用喙子写了句“人须立志,志立则功就”,很讨朱棣喜爱。

得知大鸟无碍,蒋大仁放了心。这天,蒋大仁听到食客议论,说街上贴出皇榜,大鸟生了重病,御医无计可施,重金寻人给鸟治病。蒋大仁一惊,毫不犹豫去揭了榜。

蒋大仁进了宫,在太监的带领下,到了个绿荫掩隐映的院子里,院门口牌子上题着“奇鸟苑”,廊下有个巨大的金色鸟笼。笼子分为几个部分,每个空间外都悬挂着精致的小牌子,上面分别写着:寝室、餐室、书室。

金色的笼子里,大鸟颓丧地趴着。大鸟瞥到了蒋大仁,顿时双眼放光,叫了几声。

这时,只听一个细细的声音传了过来:“这鸟得了什么病?”

听太监发问,蒋大仁赶忙回答说:“是心病!”

那太监轻轻地拂了拂手:“我头次听说鸟也会得心病。那你可有方子医治?”

蒋大仁稍稍抬起头,说:“需要陪聊!”

太监“呵呵呵”一阵笑,说:“亏你想得出!”太监瞅了瞅蒋大仁,“那你先试试,如果奏效,本公公可以奏请圣上,封你为陪聊师!”

一个时辰后太监再来,大鸟已精神焕发,胃口也恢复了。就这样,蒋大仁当上了奇鸟苑的陪聊师。

转眼,数月过去,北京城下了一场厚厚的大雪,蒋大仁站在雪地里哈着气,时不时和笼里的大鸟说着话:“若不是我醉酒题诗,你也不会失去自由。委屈你了……”

正说着,大鸟忽然竖起脖子,叫了起来,蒋大仁一回头,看到奇鸟苑门口,一个身着金色龙袍的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朕早该料到你和这鸟是旧相识。说,怎么回事!”

蒋大仁“扑通”一声跪倒在雪地上,斗胆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他还特意提到,上京前已与妻子和族人割断了关系。

朱棣叹道:“幸好它是只鸟,若是人,指不定又是个方孝孺!”

听皇帝说起方孝孺,蒋大仁直觉得心口“怦怦”地跳。但接下去,他又听到朱棣说:“朕虽然株了方孝孺十族,从心底来讲,朕还是敬佩其心!方才听你所言,这鸟是鸟中之王,竟能舍掉王位来报恩,实在让朕敬重。朕留着这只鸟,不仅因为它能写字,而是许多话,朕只能说给它听。它听完了,能根据朕的心情,给朕题上几句舒心的诗,其实它是朕的陪聊师哪。看在这鸟情义忠厚的分上,朕恕你无罪!”

不日,蒋大仁与大鸟双双启程回河内县……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