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假关公为鬼鸣冤

2016-04-29 16:56

从前,有一座观音庙,从这庙修完以后,就没用过。深更半夜里面有个女人哭喊,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我死得好苦啊——我死得好冤啊——”一直闹到鸡叫才散伙。一传十,十传百,就是大白天也没有人敢到这里来了。

这一年又赶庙会,雇来的戏班子没地方住。掌管庙会的就把这几十号人安顿在这个庙里,他想着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这帮戏子听说这里闹鬼,都吵着要换个地方。只有一个唱红脸的戏子胆子一向很大,他说:“鬼闹他的鬼,人办人的事儿,谁也碍不着谁!你们不住,我自己去住”说完就带着他唱戏的那套行头去住下了。

这天晚上,唱的是关公过五关斩六将的戏,散了戏,戏子妆也没卸,独自来到庙里。已经是一更天了,他点上一盏小油灯,对着镜子一看,嗬!身穿绿色战袍,脚蹬夫子靴,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拿着青龙堰月刀,往椅子上一坐,简直象活关公!

为啥不脱衣服睡觉呢?其实这戏子虽说胆子大,可毕竟还是有点怕。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座到半夜,一点儿鬼的动静也没有。

渐渐地,他觉得有点困,正想卸妆睡觉,忽然看见西南角的地砖一动,冒出一股青烟来。他立时打了个寒颤,再看,青烟在半空中化成一个劈头散发,穿一身白衣服的女鬼。

这可把戏子吓坏了,瞌睡也没了,呆呆坐着,也不知如何是好。

女鬼向戏子飘来,越来越近……戏子心都快跳出来了,差一点就要逃跑。

在离戏子三尺远的地方,女鬼一下子跪倒,磕了三个头说:“小女子拜见关圣爷爷!”

戏子这才吐了口气,感情是这女鬼把自己当成关公了。想到这,胆子就壮了三分,开口问道:“你是何方女鬼,为何不转世投胎,却在这庙中弄鬼?”

这女鬼又磕了三个头说:“小女子冤死在这里已经十年了,因为一直想着报酬雪恨,所以未能投胎。今日万幸遇到关圣爷爷驾到,请关圣爷爷为小女子伸冤!”

戏子晃了晃手中的青龙堰月刀,又说道:“你这女子家住哪里?姓啥名准?被何人所害?快快禀来,待本圣替你报仇雪恨。若有虚假,刀下决不留情!”

这个女鬼又磕了三个头,就把被害经过从头到尾地哭诉起来:

小女子是山东人氏,名叫张菜花,家中原来父母双全,还有一个哥哥。有一年家乡闹水灾,庄稼淹没,房倒屋塌,想活命的都外出逃生。就在那一年,我哥哥闯关东去了,我爹娘年老有病,连冻带饿,也先后死去厂,撇下我这个一女孩子无依无靠,那咋过呢?我就大着胆子,穿着男人的衣服,一路讨饭,直奔东北方,想去找哥哥。

那是十年前的春天,一天晚上,我路过这里,天已经黑了,我看见到河边有人在烧火烤野兔子肉,我闻到香味,饿得实在受不了,就走过去向他们讨要。那三个壮汉都是打猎的,他们不肯给我吃,我就准备走了,谁想到,这里面有个人看出了我是女儿身。他们就起了歹心,对我动手动脚。我刚要呼喊,他们用毛巾把我的嘴塞住,把我衣服脱光,又丢到河里洗,洗完捞上来,三个男人就开始欺负我。事后,他们又用用绳子把我勒死,埋在这里。后来这里又盖庙了。

小女子从没做个坏事,却如此冤死!恳乞关圣老爷给我做主啊!

这个戏子听完女鬼的苦诉,心里想:我演了一辈子关公戏,就得象关公一样为民除害,就说:“你可知道那三人的姓名吗?”

那女鬼菜花就把凶手的姓名说了出来。戏子都记在心里。这时,公鸡叫了一声,女鬼向戏子又鞠躬,然后化作一股青烟,钻到地底下去了。

第二天,戏子就向来听戏的村民打听,果然有这三个人,当年都是猎户,如今还是猎户,他们都还来听戏呢。戏子这才知道,女鬼的诉说都是真的,他立志要为女鬼鸣冤。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之后,他感觉自己精神一震,演关公更像了。台下的看戏的,包括戏班子里一起唱戏的,都夸赞他一夜过去,唱戏的功夫大涨。还有人调侃,是不是女鬼给他教戏了。

戏子,沉默不语。

当晚,戏演完后,戏子向当地一个富户借了一匹马,他也不脱戏服,就上了马。众人看他威风凛凛,坐于马上,青龙偃月刀拿在手中,那神情,犹如关公再世。不少乡民当场就跪下来磕头。

戏子驰马往大道上奔去,乡民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都跟了过去。

一直跑了十几里路,来到了县衙。这时正是半夜时分,县衙门前一个人也没有。戏子下马,跑到鸣冤鼓前,“咚咚咚咚”敲起鼓来。

这一阵鼓声,不但惊醒了县太爷,也惊醒了县城的百姓。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所有人都搞不行是怎么回事。一个戏子,手拿大刀,身着戏服,这时干啥?莫非是疯了?还是真的关公显圣?

县太爷慌慌张张升堂审案,只见堂下走过来一个手拿大刀,身着戏服的人,再仔细一看,是关公!县令也搞不清怎么回事,正要开口问,却听那人说:“特为鸣冤而来,快跟我走!”

戏子说完就出了衙门,上了马,在前面带路。

县令还是不清楚怎么回事,不过,到了这份上,也由不得他了,万一是真的关公显圣鸣冤呢?还是跟着去一趟吧。于是也带着一班衙役也跟着去了。

深更半夜,浩浩荡荡几百人就到了那座庙外。戏子把其他人都拦在门外,让县令一个人进庙。

庙里,那女鬼又出来了,戏子让女鬼把冤屈再向县令诉说一遍。县令听完之后,不太相信,就让人进来,在墙角挖,挖了五尺深,果然挖出一具女子的尸骨。县令这才相信,让人找那三个人,恰好他们也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很快就被带了进来。

经过女鬼当场对质之后,三人很快承认了强奸杀人的事实。县令当场判三人腰斩之罪。

女鬼得以鸣冤,向戏子和县令施礼,然后青烟消散,去地府报名投胎去了。

戏子从这之后,再也不演戏了,那把青龙偃月刀却一直留在身边,每当摸到它,就会想起那激动人心的一夜。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