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真龙出世

2016-04-29 16:57

明朝末年,浙江鄞县住着个姓刘的阔财主。这刘财主家大业大,但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刘二宝。刘二宝打小就呆头呆脑,人家背地里都叫他刘二傻。

刘财主五十岁那年得了场暴病,没来得及交代后事便一命呜呼。刘二傻继承了家业,可他对理财一窍不通,每天不是蒙头大睡,就是跟着一帮狐朋狗友鬼混。二傻娘怕儿子学坏,又担心这样下去坐吃山空,就劝二傻寻个好买卖安身立命。

二傻绞尽脑汁反复琢磨,没想出干啥买卖好,后来有个朋友给他支招,说应该找位高人指点迷津。二傻觉得这主意妙,但什么样的人才算高人呢?考虑了半天,二傻决定向算命先生问计,因为他认为算命先生能预知未来,那就是高人!

给人看相算命的“半仙”,鄞县城里至少有几十个,他们当中谁是最拔尖的?刘二傻四处打听,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门:有的说南门外的王寡妇特别灵,有的说毛家胡同的毛瘸腿神机妙算,还有的说白云观的徐老道料事如神……二傻蒙了,到底该听谁呀?正在晕头转向时,二傻想起了父亲生前常说的一句话——一分钱一分货。对,就找那要价最高的算命先生,保管错不了。

鄞县城里开价最高的算命先生,要数住在柳条巷的张麻子。一般看相算命,卦金通常是三十文,贵的也不过一钱银子。但这张麻子狮子大开口,找他算命,得花二两纹银。

张麻子漫天要价,是因为料事如神吗?嘿嘿,正好相反,他测啥啥不灵,算啥啥不准。实际上,看相算命本来就是糊弄人,所谓“料事如神”,全靠算命先生察颜观色随机应变。但张麻子认死理,一味照搬相书上的条条框框,所以弄得门可罗雀。同行都嘲笑张麻子,说他压根不是看相算命的料。张麻子气不过,索性打肿脸充胖子,将卦金从每客三十文提高到二两银子。这么一来,如果再有人问:“张先生,咋没人请你算命啊?”张麻子就可神气活现地说:“小白菜谁都买得起,那山珍海味,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哟!”

刘二傻不知底细,把张麻子当成了高人,揣着二两银子兴冲冲地直奔柳条巷。

弄清刘二傻的来意后,张麻子将他仔细端详一番,又问了生辰八字。接着,张麻子微闭双目,摇头晃脑掐算起来。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张麻子冲二傻拱手说:“劳驾,请刘公子走两步。”

二傻站起身,在屋里踱了一圈。张麻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脸上渐渐露出惊喜之色。

末了,张麻子击掌赞道:“刘公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这是文臣之相;走起路来虎虎生威,这是武将之气。再结合那妙不可言的生辰八字,公子的命富贵无比,今后肯定要出将入相!”

见张麻子夸自己命好,二傻很开心。但他花二两银子,并非为了听恭维。于是,二傻直截了当地问:“张先生,我来这儿是想请您指点一下,究竟做啥买卖最赚钱?”

张麻子对这个问题很不屑,他觉得买卖做得再红火,也不过当个土财主,大丈夫顶天立地,要干就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二傻听张麻子答非所问,不禁皱起了眉头。

见二傻不开窍,张麻子进一步点拨道:“刚才我已经说了,公子乃大富大贵之命,您应该……”讲到这儿,张麻子突然收住了话头。

“应该如何?”二傻追问。

张麻子把头伸到门外瞧了瞧,见无人偷听,这才压低声音说:“良禽择木而栖,凤非梧桐不落。刘公子应该辅佐明君建功立业,将来定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辅佐明君?”二傻挠着头皮犯了难,“我连县令都巴结不上,哪有本事让皇帝赏识呢?”

张麻子连连摇头,说那个明君并非当今皇上,接着他告诉二傻:自己夜观天象,发现北斗暗弱荧惑渐赤,料定大明气数已尽,另一条真龙将横空出世。而这条真龙就在本县,二傻若帮助他问鼎中原,将来一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番忽悠打动了二傻,他涎着口水,迫不及待地问:“张先生,您快说说,这真龙住在哪里啊?”

张麻子微微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是、是您?”二傻指着张麻子,惊喜地瞪圆了眼睛。

张麻子慌忙摆手:“非也,非也!在下和公子一样,虽有经天纬地之才,却无帝王之命。”

“那么,真龙在哪里?”二傻左看右瞧。

张麻子走到窗前,指着街对面说:“喏,在那儿!”

对面有个水果摊,摆摊的汉子约摸三十来岁,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咋看都不像真龙投胎。

刘二傻瞪着眼睛瞅了半天,狐疑地问:“张先生,您说的真龙,莫非是他?”

张麻子点点头,随即冲二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声张。

“我看他就是个卖水果的,一点也没有皇帝的样儿呀。”二傻小声嘟囔。

张麻子冷笑道:“若人人都有我这样的火眼金睛,他还能活到现在?”

二傻觉得这话有理,便请张麻子道明玄机。张麻子说要带二傻去拜见真龙,当面把帝王之相指给他看。于是,二傻跟着张麻子朝街对面走去。

卖水果的汉子名叫冯彪,从陕北逃荒来到鄞县,是个穷困潦倒的光棍。半年前,冯彪开始在张麻子家对面卖水果,一来二去和张麻子成了好朋友。张麻子发现冯彪身有异状,认定他是真龙投胎,决心全力辅佐。

张麻子只会背几本相面的古书,别的一无所长,但他自我感觉极佳,认为自己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一心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邂逅冯彪,张麻子觉得机会来了,他和这个卖水果的小贩密谋,伺机起兵造反。冯彪也是脑袋缺根弦,听了张麻子一通瞎掰,他真就把自己当成了未来的皇帝。于是,冯彪封张麻子为丞相,命他暗中网罗人才招兵买马……

刚才刘二傻这冤大头撞上门来,张麻子一眼就把他相中了。张麻子决定把二傻举荐给冯彪,用二傻的财产作为造反的资本。

见张麻子领着个后生走来,冯彪笑着招呼道:“张先生,您想买点啥,橘子还是梨?”

张麻子指了指二傻,对冯彪耳语道:“来了个干大事的,咱去您家里详谈。”

冯彪会意,便挑起担子往前走,张麻子和二傻在后面紧随。来到冯家,张麻子仔细关严了门窗,然后躬身对冯彪说:“请陛下展示龙角。”

冯彪摘下头巾,撩起了额角的发丝。二傻看见,冯彪的两侧额头上各有一处拇指状的突起。张麻子说那是龙角。接着,张麻子又请冯彪宽衣。当冯彪脱光衣裤后,二傻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冯彪浑身长满了鱼鳞样的皮疹!张麻子说那就是龙鳞。

随后,张麻子又告诉二傻:自己细细推算过,冯彪的生辰八字,跟真龙投胎的时间完全吻合。这种投胎,每隔三百年才出现一次。

亲眼见识了龙角和龙鳞,再加上张麻子极力鼓吹,二傻对冯彪的真龙身份深信不疑。等冯彪穿好衣裤,张麻子伏地奏道:“禀告万岁,小臣看刘二宝有将相之资,可委以重用。”

冯彪故作沉吟,煞有介事地问:“依丞相之见,让刘二宝当什么好呢?”

张麻子说:“当征北大将军比较合适。”

冯彪点点头,当即封刘二傻为征北大将军,随后三个人一同落座,开始谋划下一步行动。

张麻子希望二傻先捐献五百两银子,一方面改善皇帝的伙食,另一方面修补破败的寝宫。二傻有点舍不得,但想到将来能封妻荫子,就咬咬牙答应了。见刘二宝肯出钱,张麻子很高兴,说有了这笔银子,以后皇上就不必上街卖水果了。听了这话,冯彪乐得嘴都合不拢,连夸张丞相和刘将军忠心可嘉。

关心完皇帝的生活,张麻子话锋一转,谈起了网罗人才的事。他认为:当务之急,先要把本地的父母官朱县令争取过来。有了朱县令支持,招兵买马、屯草积粮就方便多了。冯彪觉得这主意好,但办起来有点难,因为朱县令有权有势,未必肯出来造反。二傻也有同样的担忧。

可张麻子却不以为然,他拍着胸脯吹嘘道:“只要本丞相略施小计,那朱县令必定乖乖来降!”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