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温暖 > 正文

温暖的被窝

2016-04-29 16:57 关键词:温暖

清朝末年,黄州府广济县有个姓万的人家,户主叫万有财,十分富有。

万有财发财不发人,直到知天命之年,夫人才老蚌生珠。万有财老来得子,喜不自禁,给孩子取了个霸气的名字,叫万成龙。但叫人忧心的是,万成龙这孩子瓜未熟蒂已落,呱呱坠地时斤两不足,体质赢弱。

虽家底厚实,万有财却并未娇惯儿子,他高瞻远瞩,想到自己岁数大了,庞大的家业将来定会由亲子继承,若孩子不争气,无法独当一面,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在万成龙四岁那年,万有财便不顾孩子泪水涟涟,狠下心命他与母亲分开睡,慢慢培养他独立生活的能力。

正值隆冬,万成龙开始独睡一间房的那晚,万有财的夫人披着大棉袄起来查看了三次,到第四次的时候,被万有财发觉,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还能长命百岁,护着他一生不成!”夫人又挨训又揪心,被骂得涕泪齐流。

第二天,万成龙哭哭啼啼地告诉母亲:“娘,夜里睡觉好冷,被子凉。”

孩子的哭诉传到了万有财耳朵里,其实他决心锻炼孩子并不是让孩子活受罪,大冷天进被窝的感受,他自己也深有体会,但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没几天麻烦来了,早饭刚过,万成龙的鼻涕便挂得老长,还不停地打喷嚏。一定是刚入睡时被子太凉,孩子体质弱禁受不住,染上风寒了。

伤风没什么大不了,可郎中开的药苦浸了胆,不管万有财怎么威逼,孩子就是不张嘴。最后万有财硬是狠下心来,捏住孩子的鼻子,才把药给灌了进去。

这下万有财的夫人不干了,母狮子般对着万有财咆哮,万有财心里也不好受,连连告饶,并拍胸说一定想个好办法,不叫孩子冻着。

这晚大雪纷飞,万有财一家上下正准备卧床,外面却响起了拍门的声音。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的雪地里,趴着一个人,正艰难地扬手砸门。

将人抬进屋一看模样,还是个小小少年郎,不知经历了什么,脸上好像还挂着微笑。万有财吩咐下人给这少年灌下一碗姜汤后,他的脸才由青转红,渐渐恢复了常色。

苏醒过来后,少年自称姓陈名三,跟父亲两人在邻县一个财主家打长工,因替财主收债时遭劫,没法向东家交代,便南辕北辙来到广济县,哪想到路上又冷又饿,实在支撑不住,才随手敲开了万府的门求救。

万有财也是个财主,陈三一说完,他很快便沉下脸来吩咐:“给他加一件旧棉袄,叫他赶紧回去,东家的钱哪能说丢就丢,得给东家一个交代!”

不料陈三双膝跪地,苦苦哀求:“求你们收留我吧,我不能再回去了,这笔钱恐怕我一辈子也还不上。若回去的话,我会被东家打死,爹也会受牵连;若不回去,东家就没法向我爹交代,爹还会有安身之地,等有机会,我会想办法给爹报平安的……”之后,陈三又补了一句:“只要收留我,叫我干什么都行,我的手脚利索得很!”

还不等万有财开口,一旁的夫人说话了:“都是娘生父母养的,老爷就留下他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话音未落,陈三便不失时机地抱住了夫人的大腿。万有财一看,火了:“妇道人家知道什么……”说罢欲言又止,万有财自有他的考虑,因这时万府还有下人在场,若他铁了心赶这个陈三走,外面冰天雪地的,可谓是不顾人的死活,下人们都是穷苦出身,势必寒心。

在陈三的苦苦哀求和夫人的帮腔造势下,万有财终于叹了口气,无奈地点了点头。

安顿好陈三后,万有财便跟夫人进了睡房。看着万有财拉长着脸,夫人打趣道:“在我们跟前,陈三只不过是个孩子,老爷不是很喜欢孩子吗,今儿怎么这副模样?”

万有财瞪了她一眼,说:“若不是小儿生病,我有愧于你,我绝不会答应你收留这个陈三!”

万有财的样子好吓人,夫人愣了,问:“收留一个孩子有什么大不了?我们家也不缺那点吃喝,何况他也不会白吃白喝,我看这孩子机灵得很,说不定还是个好帮手。”万有财吁了口气,说:“就因为他是个孩子!虽说他涉世未深,城府尚浅,但小小年纪竟会有如此心机,不得不叫人侧目。”

夫人正糊涂着,万有财解释说:“这小子被抬进来的时候,脸上挂着笑。一般人不知道,挨冻之人脸上有笑意,便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若在风雪天里再呆个一时半刻,恐怕小命不保,这样的状态下,他都能拼着劲儿,选一个大户人家求救,说明他的韧劲不是一般的强。还有他的那番说辞,下一步棋看两步路,心机颇深。再有,他会察言观色,看到夫人有意收留,便赶紧转靠到夫人那边……夫人说说看,这些哪是一个少年郎所为,分明就是一个老江湖!”

夫人听得目瞪口呆,忙问道:“事已至此,该如何是好?”万有财没有接话,想了很久才神秘地一笑:“既来之则安之,明天我就安排活儿给他做……”

万有财说话算数,第二天一大早,便给陈三安排了活儿,但那活儿却叫人瞠目结舌:除了劈柴烧水等一些日常杂务,竟是给万家小少爷万成龙暖被窝!

说起暖被窝,还是万有财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万成龙身体赢弱,那就先把被窝暖和一下,等他睡下去时,里头暖烘烘的,这样就不容易着凉了。

三九的天,脱下棉衣棉裤钻进冰凉的被窝,身上刚一热乎便得钻出来,谁愿意啊!但陈三却很高兴,欣然领命。自从他为小少爷暖被窝后,一整个冬天,万成龙都没再染上风寒。

转眼,万成龙满六岁了。这年冬天异常冷,呵气成冰,陈三的手肿得像馒头,依旧每晚给万成龙暖被窝。有天晚上,陈三按时到万成龙房里,正准备给他暖被窝,却发现万成龙已经睡下了。

陈三正蹑手蹑脚往房外走,却听万成龙叫住了他:“陈三哥……”陈三回过头问:“少爷有何吩咐?”万成龙把头扬了起来,向他招手说:“陈三哥,被窝里很暖和,快点来睡觉吧!”陈三连连摇头,说:“那怎么行,我是个下人。”万成龙不依,不停地挥手要陈三过去:“别磨蹭了,快点来啊,陈三哥总给我暖被窝,今天我也给陈三哥暖一回被窝。放心吧,我不会告诉爹的,这是我俩的秘密……”听万成龙这么一说,陈三鼻子一酸,没有再推辞。那一晚,两人躲在被窝里有说有笑,非常开心。

就在这年,风云突变,枪炮林立,改朝换代。好在广济县所在之处不属通衢要道,并无军事价值,庆幸免了战火硝烟。

但原本清静的广济县却也因此变得乱哄哄,那会儿,就有人在广济县招兵买马,扯大旗拉队伍,开出吃喝无忧、军饷富足等种种叫人眼红心热、跃跃欲试的待遇。

万有财怕事,看到那些装备长枪短炮的军士在街道上晃悠,便觉得胆战心惊。后来干脆关闭了万家在广济县所有的商铺,自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并千叮万嘱万家上下,凡事低调,尤其是财莫外露,家人不许身着绫罗绸缎,下人只能穿破衣烂衫,总之,不能叫那些枪杆子看出任何端倪,以免他们觊觎万家的财产。

那天,正是陈三的十七岁生日。依万家往年的惯例,下人的生日得略有表示,赏点小钱。这等闲事,一般都由万有财的夫人打理。可这次陈三的生日,万有财却幽幽地说了一句:“免了吧,万家正在避祸,银钱只出不进,若那些吓人的枪杆子不走,弄不好还会坐吃山空……”

陈三很是失望,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转悠,一下子被招兵的广告吸引住了。见陈三瞪大了眼,招兵的人赶紧说了一句:“怎么样小伙子,来咱们队伍吧,瞧你,连身光溜衣裳都没有!”见陈三在犹豫,那人哈哈一笑,说:“怎么着,你怕了?有种就来,没种拉倒,等有朝一日咱们队伍占了地盘,荣华富贵的时候,你就搁一边流口水去吧!”

“好,我干!”陈三咬了咬牙,在一张名册上签了字摁了手印。人家还真不含糊,当场兑现给陈三一块黄澄澄的铜圆。

没多久,征兵结束,陈三也该随队伍走了。启程那天,陈三跟万家上下道了别。在万府这几年,陈三寄人篱下,处事谨慎,还算结人缘,众人都有些不舍,万家少爷万成龙更是哭哭啼啼,扯着陈三的衣角哀求:“陈三哥,你留下吧,我叫娘给你买大肘子吃……”这么一闹腾,万有财急忙把万成龙扯到一边,虎着脸说:“一边去,小孩子懂什么,这叫人各有志……”那一刻,陈三破天荒地剜了万有财一眼,冷冷地说了一句:“万老爷保重!”说罢,扭头就走……

时光匆匆,一晃又过去了很多年。万有财老了,彻底撒手将家业交给了儿子万成龙。叫万有财欣慰的是,万成龙果然争气,把家业越盘越大,成了广济县的首富。

已是民国,世道更乱。这年,广济县遭受了灭顶之灾,先是山匪横行,鸡飞狗跳,后来一支队伍把山匪打得落花流水,盘踞着整个广济县,再后来,又来了一队抢地盘的,枪炮一响,很快又打走了之前的那支军队。

温暖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