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故事 > 正文

空棺记

2016-04-29 16:57

乾隆年间,冀州城春来茶馆里有个说书的沈先生。说起沈先生,那可是当地妇孺皆知的人物。他是个举人,用一口地道的冀州方言,说三国水浒,谈市井百态,人送雅号“沈铁嘴”。这冀州城里,无论官宦商贾还是贩夫走卒,很多都是他的书迷,而他说的书也总是冀州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冀州知府诸子杰也是沈先生的书迷。这天,诸子杰早早换上便装,和陈师爷一起去了春来茶馆。街头巷尾早就传遍一个消息:沈先生要说新书《空棺记》,但诸子杰怎么也没想到,《空棺记》开讲的第二天,城里果真出现了一具空棺!

来报案的是一个樵夫。他在西山打柴途中,发现路旁有座新坟被人挖了。棺材被抬到路旁,棺盖也被掀开,里面除了一块条石,空无一物。

得知案情后,诸子杰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清楚地记得昨晚《空棺记》第一回里说过相同的事情。说有一个贾员外,夫人早亡,膝下一女也早已出嫁,家中除一个小妾和一个侄子外,只剩管家。贾员外身体本来非常硬朗,一日却忽然暴病身亡。奇怪的是,贾员外下葬数日后,一个盗墓贼挖开他的墓穴,却发现棺材里除了一块条石外空无一物。书说到这儿,沈铁嘴突然醒木一拍,喝道:“欲知贾员外是生是死?且听下回分解!”

而眼前这具空棺,据前去查看的衙役回来说,因为是座新坟,尚未立碑,加上附近并无人家,也没人见过这坟墓是何人所埋,因此无法查出墓主。诸子杰和陈师爷一琢磨,觉得这事情太过蹊跷。难道这案子真的和沈铁嘴的《空棺记》有关吗?诸子杰决定继续听书,看能否从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这晚,春来茶馆里依然非常热闹。诸子杰和陈师爷找了一处靠前的位置坐下,叫了两杯茶,等着沈铁嘴出场。茶客刚一坐满,沈铁嘴便和往日一样,身着青布长衫,摇一把题着“谈古论今”的折扇走上台来。只见他双手抱拳,朝台下微微一揖,接着便醒木一拍,朗声说起了《空棺记》第二回。

沈铁嘴讲道,其实贾员外并非暴病而死,而是被人所害。有人图谋他的家产,收买了一个更夫,叫他将贾员外杀死在收账的路上。贾员外出去三天后还没回来,那人料想更夫已经得手,便谎称贾员外暴病而亡,赶在贾员外的女儿回家奔丧之前,将一块条石放在棺材中掩人耳目,匆忙埋葬了。只可惜,那人机关算尽,却只找到了十几两碎银子。原来,贾员外一向谨慎,稍有一些银两便换成银票,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家中只留一点儿零用的碎银。更让他没有料到的是,贾员外其实没死,原来那更夫临下手之前,忽然良心发现,不忍心下手,将事情告诉了贾员外。贾员外怕回去后性命不保,决定暂时藏身于更夫家里,为了感谢更夫救命之恩,还许诺回去后重金酬谢。沈铁嘴说到这儿,又是醒木一拍,道:“欲知贾员外是否报官,且听下回分解。”

听了这一晚的书后,诸子杰更加找不到头绪了,倒是陈师爷一句话点醒了他:“古有拦轿鸣冤的,我看这沈铁嘴是在说书鸣冤。”诸子杰心想,如果真是这样,这故事中的“贾员外”到底是谁呢?他为何不直接到衙门报官呢?

此后一整天,冀州城里的百姓都在议论沈铁嘴《空棺记》的情节将如何发展。有的说今晚一定是贾员外报官,那谋财害命之人被捉住杀了头;有的却说,哪有那么简单,如此精彩的好书,哪有只讲三天的道理?

街头巷尾议论得沸沸扬扬,晚上的春来茶馆里更是座无虚席。书还没有开讲,下面的茶客已经为谁是杀害贾员外的凶手争得面红耳赤。有人说凶手是他的侄子,过继来的怎么都还是隔一层;有的说凶手是管家,始终是个外人嘛;还有的说凶手一定是小妾,她那么年轻,怎甘心跟个老头儿一辈子……

诸子杰正仔细听着众人的议论,一个衙役匆匆跑进茶馆来,向他悄声禀告:“大人,不好了!东城一个叫张三的更夫被人杀了!”诸子杰一听,惊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正在这时,沈铁嘴已走到台上,眼看就要开始说书了。诸子杰只得要陈师爷留下,叮嘱他记住沈铁嘴讲的内容,自己则立刻和衙役赶往东城。

更夫张三是被人杀死在自己屋里的。据邻居说,这张三孤身一人,很少与人来往,也没听说有什么仇家。一可疑的是,平常手头拮据的他不知为什么忽然大方起来。诸子杰将屋内外细细查看了一遍,除了从屋内被撞翻的桌椅可以推断出张三临死前曾和人搏斗过外,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这时,听完书的陈师爷也赶了过来。诸子杰赶紧问他沈铁嘴今天都讲了些什么。陈师爷说,那《空棺记》第三回说的是:凶手听说贾员外没死,而是被更夫藏了起来,便来找更夫,要他交出贾员外和银票。更夫矢口否认自己藏了贾员外,那人一怒之下便将更夫杀了。听到这里,诸子杰指指地上的尸体,对陈师爷说:“看看,这就是那被杀的更夫。”陈师爷沉吟道:“大人认为这两案真的和沈铁嘴的《空棺记》有关?”“有无关系,这事都不得往外宣扬,以免引起百姓恐慌。至于沈铁嘴,马上叫人把春来茶馆给我看起来,我倒要看看他这张铁嘴里讲的到底是哪部书!”

刚刚安排下去,诸子杰又想到了什么,问陈师爷:“今天的书里有没有说到贾员外?”“说了,原来要害贾员外的其实并非一人,而是合谋。但其中一人在得知贾员外并没有死后,事前偷偷赶到更夫家,假装报信,套出了银票的下落,然后将贾员外藏了起来。”一听这话,诸子杰的脸色越发阴沉了:“这沈铁嘴可真是神铁嘴啊,他说死人就要死人。师爷,看来还有大事要发生啊!”

这天晚上,知府衙门的十多个衙役藏在春来茶馆四周,一夜没合眼,将整个茶馆看了个严严实实。到了天亮,不但没发现沈铁嘴出过茶馆,连一个伙计也没出来过。而陈师爷则按照诸子杰的安排,第二天一早,装成一个算命先生,走街串巷暗访去了。

这一整天,都没有命案报到知府衙门,诸子杰略微松了一口气。但黄昏时分,陈师爷却带回了惊人的消息——在城东有家恒祥米店老板许士箴的小妾苗氏昨晚突然死了,说是得了什么病……

不等陈师爷说完,诸子杰眼睛一亮:“真有这事?”

陈师爷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还有一事。大人,你猜怎么着?这许老板日前暴病而亡,据周围邻居说,似乎就葬在西山。更巧的是,这恒祥米店现在也只剩下许士箴的小妾苗氏、在许家帮工的侄子许槐和管家李大三个人。”听到这儿,诸子杰已经有了主意,他对陈师爷一挥手:“走,师爷,去春来茶馆,看来沈铁嘴的《空棺记》快要讲完了。”

春来茶馆里依旧座无虚席,沈铁嘴在台上说道:这贾员外吉人自有天相,每次总能逢凶化吉。这回,要害他的人又没找到他,原来贾员外已连夜躲到了一个老友的茶馆里,只等天明便到衙门去报官。说到这儿,台下一人开玩笑道:“躲到春来茶馆了吧!”话音刚落,便引来哄堂大笑。沈铁嘴道:“虽说书中之事不可当真,但也是从街头巷尾中来的。欲知后事,还是明天请早点来吧!”说完退下台去。

待小二将茶厅打扫干净后,春来茶馆又恢复了寂静。半夜,一个人影从角落里钻了出来,摸到沈铁嘴的房门口,拿出一把刀悄悄将门撬开,摸到床前,举刀对准熟睡之人,刚要劈下去,突然他觉得手腕一麻,刀掉在了地上。床上的人翻身而起,一把擒住了他的双手,喝道:“许槐,你好大胆子!”原来持刀行凶之人正是恒祥米店许士箴的侄子许槐。他一听这喊声,吓得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抬头望去,床上之人哪是沈铁嘴,而是知府衙门的大捕头!

这时,屋内的蜡烛已被点亮,许多衙役提着灯笼,拥了进来。后面跟着四个人,竟然是诸知府、陈师爷、沈铁嘴和许士箴!

事到如今,无须逼供,许槐就将事情真相全招了。原来,苗氏和许槐早有奸情,正如《空棺记》里所讲的,两人为得到许士箴所有家产,便收买更夫张三去杀许士箴。哪知张三慌张,并未将许士箴杀死,被碰巧路过的沈铁嘴相救,并将他带回茶馆医治。三日后,许士箴苏醒过来,听说家里人称自己暴病而亡并匆忙发丧的消息。许士箴和沈铁嘴一合计,料定一定是家中有人指使张三来杀他,要不然为何要谎称病故,并匆匆发丧?但谁是幕后主使呢?似乎苗氏、许槐和管家都有嫌疑,而且有可能是其中两人甚至三人合谋。为了引出幕后主使和搜集证据,许士箴便和沈铁嘴定下计策,用说书的办法,引幕后主使一步步现出原形。

再说那个空棺,其实是许士箴自己掘开的,为的是引起元凶和官府的注意。而说贾员外曾藏身更夫家及其中一人知道银票下落,不过是为了让他们互相猜疑,只要他们一沉不住气,就会慢慢露出真面目。许槐果然中计,去找更夫张三和苗氏要人和银票。那两人哪里知道银票在什么地方,争执之下相继被许槐杀死。许槐直到听沈铁嘴说贾员外藏在茶馆里时,才意识到他才是真正藏起许士箴之人,所以急于杀人灭口并得到银票。可他不知道,在这晚的书开讲前,沈铁嘴已经将一切全告诉了诸子杰,诸子杰见苗氏已死,意识到元凶已沉不住气,因此要沈铁嘴故意把话说明,引他上钩。这许槐利欲熏心,果然自投罗网。

第二天晚上,沈铁嘴还没开讲最后一回,整个冀州城都知道《空棺记》的结尾了。但是,春来茶馆里,却比往日更加热闹,茶馆门口还贴上了一副诸子杰书写的对联:“两片铁嘴谈今论古,一身侠骨扶正惩邪。”

果汁故事网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