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那些事儿|十年

2017-11-02 17:30:06作者:Canongate
1

2017年7月,伦敦卢顿机场

《机场那些事儿|十年》by Canongate

伦敦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似乎是梁实秋的《送行》中有一句话: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去接你。我和彤之间,如今正是如此。

这次她来欧洲出差,会先到华沙,再到伦敦。几个月前她刚定下行程时,便在微信上问我到时是否有空一聚。我很快就回复说好,想了一想又加了一句,到时候我来机场接你。

那天下午彤的飞机晚点了一个多小时,我因为怕路上塞车所以早早就开车出门,到了机场才知道飞机晚点。卢顿是个很小很偏远的机场,周围什么也没有,我只能买了一杯咖啡,坐在狭小的咖啡店简陋的位子上等待。

机场往来的行人很多,我的思绪有些纷飞。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过彤了。两年,过了三十岁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两年时间也并不是那么漫长。想起来,我认识彤都快十五年了,我至今还能很清楚的记得她刚进大学那会儿,留着一头齐耳的短发,穿着打扮稍微有点土气,可是那昂首挺胸的气势,总是让我想到电视里英勇无畏的五四革命女青年。

自从彤结婚以后,这将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上次见面是两年前上海的大学同学聚会时,周围还有很多其他朋友,虽然我们像所有的老朋友一样很自然很熟络的互相问候,却又很有默契的几乎没有单独说话。

在那次见面之前,我和彤大约有近三年没有任何联系;但是那次见面之后,我们却在微信上渐渐恢复了联系。逢年过节会交换几句祝福,偶尔会在同学群朋友群里就专业问题或者漫无边际的问题聊上一会,当然更多的只是在彼此的朋友圈点个赞或者互动一两句。

我想我已经真真正正的把彤当成一个普通朋友。我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比如在我看卡尔维诺的书或者听鲍勃迪伦的歌的时候,但并不会带来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在彤结婚以后,我认真交往过两个女朋友,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能够开花结果,但我可以确定自己在恋爱时是百分百的投入。我再也没有主动想见彤,但是也从来没有觉得应该回避彤,就像这次。

信息牌上显示彤的那班飞机已经降落了,我从位子上站起来,伸展一下身体,收拾一下心神,走到乘客到达的出口外面。卢顿机场的亚裔乘客好像比较少,我的眼神在出口的那道门前后逡巡着,突然定格在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推着深蓝色旅行箱的女人身上。

无论多久没见,我还是能一眼在人群中认出彤。

我没有移动脚步,只是轻轻的向彤挥挥手。彤也看见我了,很开心的径直向我走来,在我身前半米的地方停下脚步,一脸真诚的笑意,说:子峰,你简直一点都没变。

所有的人流仿佛都已从我眼前消失,我只看得见彤的微笑。我说:你也没变。来,我帮你拿箱子,我们走吧。

彤说:我自己拿箱子,又不重。其实你都不用来接我的,这么客气干嘛。说着,她龇牙嘿嘿一笑:你请我吃大餐就可以了。

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拥抱一下这样的彤。当然我没有这么做,我只是笑着说:中国城有一家新开的创意川菜,据说味道很不错,我请你去吃。不过下次去美国你别忘了请回我。

在遥远的大学时代,每次我很想见彤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时,都会嬉皮笑脸的给她打电话:听说今天川菜馆的菜很新鲜,我请你去吃。不过你别忘了下次要请回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见彤幽深的眼睛也闪烁了一下。

2

2012年10月,旧金山机场

《机场那些事儿|十年》by Canongate

旧金山,图侵删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凌晨3点,我和彤一起坐在旧金山机场的值机大厅里。她的飞机是早上6点,我的飞机是早上7点半。

五天以前的周三,彤很突然的给我打电话。那几年我们很少通电话,非周末通电话更是稀有,平时大事小事都会写email。所以接起彤的电话的那一刻我的直觉就告诉我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果然,彤在电话那头说,她下个月要结婚了。

我大概顿了有半秒,然后在电话这头笑着说:哈哈,恭喜啊!

彤说:谢谢。

我接着说:可是真的有点突然,你怎么完全没告诉过我你打算结婚?

彤说:不能算突然吧。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三年多了,现在又异地,再不结婚可能就要分手了。

「见字如面•书世界」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文|心碎纸人 图|堆糖网 「见字如面•书世界」征文 韩新月——《穆斯林的葬礼》 亲爱的新月: 新月,我是你的楚老师,我很想念你。 见字如晤,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新月,算算日子,你已经离开54年了吧,这54年里,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没有从北大辞职去专职从事外文翻译行业,我依旧留在北大当一名普通的西语老师,只不过近些年老了,我就退休了,我偶尔会去燕园逛一逛,在未名湖畔用小提琴拉拉《梁祝》。 ...

爱我,现在(一)

余好好刚要抬头反驳,却没想到梁锋直接大手一捞,把她公主抱了起来,吓得她赶紧环上他的脖子。

复仇

他伫立在黑暗的边缘,无名的怒火与憎恨交织在一起,似要撕碎那可悲的宿命。那恐惧在耳畔呻吟,欣赏着眼前悲惨的画面,如刀剑下饮血般痛快,但黑暗中无形的铁手同时将他吞噬,直到完全泯灭,坠入地狱。 一 马路上两道的灰色车痕显得格外的刺眼,路边翻倒着一辆车,破碎的玻璃撒满了公路,白花花的闪闪发亮,翻倒的车上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车窗爬出半个身子,晕倒在地上。 “陈经理,你那么样,好还吗?”我在旁边喊着。我说...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哐当哐当…… 火车日夜不停的向前奔赶,回家的路越来越近,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北航怎么也睡不着觉,车内暖气开的很足,薄薄的一层透明玻璃将呼啸而过的北风分割成了两个世界,北航多久没有回到北方了,在那个南方小城呆的久了,就如同那个姑娘爱久了,放不下。 那年初到成都,无论是这里的天气,还是这里的食物,都让北航一百个后悔,但一想到岳湘,这种感觉便都抛之脑后,如果能和岳湘在一起,那这一切还算什么,北航喜...

为爱说抱歉

初恋时的爱渐渐远去,恨渐渐抬头。曾明亮上大一开始便开始打工,但一分钱都没花在她身上。

“请问您是不是偷我们家土坷垃了?”

小野走丢的那几天,我暴露了自己不曾察觉的两大毛病。 1是疑心症 丢猫的第二天,我觉得已经把启事贴得铺天盖地了,业主群里也都发消息了,认识的朋友和邻居也在朋友圈里帮我刷屏了。那么小野就应该蹲在我家门口,最不济也得是我的视线范围,而不应该仍处于失联状态。 监控显示四点半它出现在车库,此后就没有踪影,一只猫是不能凭空消失的。 我怀疑小野被谁藏在了车库储物间里,就拿着手电筒挨个跑到别人储物间门口晃猫...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