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悠悠吴鑫

2017-11-02 17:45:15作者:冒泡泡的小小鱼

《青青子衿,悠悠吴鑫》by 冒泡泡的小小鱼

自从林子衿被吴鑫在人来人往的教学楼撞趴下后,两人便形影不离了。

准确来说,是吴鑫单方面的发力,而林子矜……

如果可以的话,林子矜是打算窝在宿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看她桌子上和柜子里堆得门一开就哗哗往外掉的干粮和泡面就知道了。

不过这也难为子矜了,为了能少见一面吴鑫,这孩子怕是好一段时间要辜负她的美食了。

林子矜的爱情设想里,会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站在阳光里,对她温和的笑着,温柔而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发,软软的,暖暖的……

而吴鑫很显然不符合这个设想,试问一个能把林子矜撞飞几米远地方跌倒在地的人,能温柔待她吗?至少那时的林子矜是从没认为自己会相信的。

如果硬要扯进林子矜的设想里,大概有一点是符合的,吴鑫很高,至少比一米七的林子矜要高出一个头。

但他也很强壮,嗯,看起来比较魁梧……

上午上完第一节大课的林子矜打算走快点去占个好一点的座位,毕竟高数老师最喜欢做的事便是走到哪停下,就叫旁边的人回答问题了,她需要占个老师走不到的位置,不得不稍加速度。

"我只想拐个弯上楼梯,并没有得罪谁",林子矜真是欲哭无泪,旁边三五个男孩往外走着,嬉笑打闹,有人推了一个男孩一下,男孩只退了一步,而刚刚好路过的林子矜却跌出去几米远,时间似乎静止,来来往往的人都记得回过头来看一看唯一一个坐着的女孩。

"同学,你没事吧,你的手好像出血了,我带你去看下吧!"林子矜恍惚间感觉到疼痛,原来是刚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伸出的手不小心磕到了矮墙上。

林子矜并不想多做停留,说了句没事,便打算赶去教室,可显然有人不让。

"同学,我陪你去医务室吧,毕竟是我的原因"

"没事,我要去上课了"

"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

"我说没事,不用你负责,请你让一让,我要去上课,"林子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再停留,抱着书便上了楼,身后的嘈杂消失在拐角处。

到教室后,果然没什么座位了,林子矜随意坐了下来,也不去想老师会不会叫她回答问题了,手上的刮伤已经没有再流血了,只是还有点火辣辣的疼。

好像有什么声音呢,为什么这么吵,就不能安静点吗?林子矜越发的烦躁,直到旁边的人推了推她,才恍惚间看到一旁的老师,一个激灵,便站了起来。

"林子矜,你上去解那个矩阵……"

铃声一响,学生都也似得冲出了教室,林子矜慢悠悠的收拾着东西,直到看到门口的身影。

"这是药,我帮你擦吧!"

"谢谢,我自己来",林子矜也没有推拒,毕竟这人她实在拗不过。

"你叫林子矜啊!"

"你怎么知道",林子矜有些诧异的抬头

"我刚听你老师叫你,对了,我叫吴鑫,很高兴认识你"

林子矜有些错愕,这人莫不是等了自己一节课,毕竟老师叫她的时候,才刚上课。

林子矜想这人还真是一根筋,后来她才知道,等一节课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在吴鑫这里已是最短的记录。

从那天以后只要吴鑫没课,便守着林子矜,起初在门外等着,后来林子矜过意不去,又赶不走,只好让他和自己一起上课了,对此吴鑫美其名曰:怕她再摔倒。

对于吴鑫的阴魂不散,林子矜很是反感,又很是无奈,她自小到大都不喜与人过分亲近,连她的室友,她都不常和她们待在一起。

吴鑫出现以前,林子矜大多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上课,喜静。

冒泡泡的小小鱼
冒泡泡的小小鱼  作家 做一件想做的事,爱一个想爱的人微信公众号,陌上人家

爱情的开始,是场阴谋

这个世界上还有爱你的人。

如果时光可回首

青青子衿,悠悠吴鑫

《解忧杂货店》:即使死去,也要记得我爱你

文/国境之南 1. 东野圭吾,我在今天看电影的时候才认全的名字,实在惭愧。 我知道一百分钟的电影以及短时间内资料的查找和消化难将这本书或者说这部电影的思想渗透。但我仍旧想在此刻写下我的感动。 许久未提笔的我在今天这篇文章开始之前破例拿起纸笔,我想象着这中间会有不同。 果真如我所料,歪歪扭扭写下第一个字时我的心变得安静,纸和笔的力量太轻,然而文字的一笔一画却可以写出一个故事,抒发出一种情感,回...

食尸鬼之殇

- 01 - 午后京城的阳光还是这般温暖,孙邵文趴在办公桌上晕晕欲睡。他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几,这一天的光景和以往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孙邵文,28岁,是一名三流杂志社的普通员工,他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但目前只是公司最底层的职员。 他写的文章被认为不入流,所以经常被拒稿,现实的反复打击让他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打发完一天无聊的工作,孙邵文骑上那辆6年之久的28自行车,往公寓驶去。 2016年,...

当初,还是当初

冬,它真的来了,就连风,都带了几分狂傲,冬里,没有了春的生机勃勃,没有夏的酷暑炎热,没有了秋的风和日丽。 冬,是久违的冬,这是初冬,没有下雪,没有下雨,只有冷风,不是刺骨的寒风,不是让人瑟瑟发抖的深冬里的风。 谢宇诺从另一个不是很远的城市赶来,因为陆筱筱、陆展鹏说他们彼此已经好久好久没见了,想知道对方的近况,想看看对方的变化,他们约定一起聚一聚,聊一聊近来心事...

Table For Two

1 刚刚下课的教学楼内。 “喂,我在1楼进门右手边的电梯旁边。”电话那头男孩儿的声音不算低沉,还带着点沙哑和小鼻音,语速不快不慢,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知道啊。”女孩儿吊儿郎当带着点儿得意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嗯?” “你抬头啊笨蛋,哈哈哈。” 男孩儿一抬头便看到二层楼走廊上笑得没心没肺的姑娘。 “不用急着挤电梯啊,反正我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啊。”拖长带着上扬的语调,男孩儿似乎心情大好...

“如果郡主想让我输,价格的话……”

文/西门吹靴 (1)侯爷难道属冲天炮的? 元昭国的小侯爷许长苏最近有些烦,府里那面天竺国使臣献给他的魔镜忽然变得不讨他欢喜了。 以往每天早上,许长苏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打扮得无比妖娆,风情万种地走到魔镜前,问:“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谁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 魔镜一般都会沉吟片刻之后说出千篇一律的答案:“侯爷侯爷,您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然后许长苏信心爆棚地去花天酒地,勾三搭四,虽然他现在有...

短篇|苏珊出走后

01长久以来我总写一些又臭又长,如痴人梦呓一般的文字。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我又没拿枪逼着别人看下去,所以对这个世界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愧疚。 唯独对苏珊例外。不过大多时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有扎下根。 苏珊读过我写下的每一个字,甚至还听过无数个我口述的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最终成为我笔下无聊的文字,另外大部分都是一时起意,最后也都无疾而终了。 不管是这些文字,还是念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