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作家

2017-11-02 19:30:07作者:呐小岛

《枪手作家》by 呐小岛

江清坐在天台上,背影孤零零的。她点了一支烟,突然起了风,将那烟灰带到了陆星的衣角。

江清的小脚晃来晃去,白皙伶俐的脚腕如藕段一般。她鲜红的长裙就像一朵花,轻飘飘的,仿佛下一秒也会带着江清一起飞走。

“江清...”

说这话的时候陆星的声音是颤抖着的,她现在甚至已经不敢再喊江清的名字。那样明亮的两个字,被她一下从天上拉入了尘埃。

“怎么?陆小姐找我有事?”

“对不起...”

“对不起?你跟我说对不起?陆星,你做梦在呢。”

江清顺手拿过身旁的酒瓶朝陆星扔了过去,酒瓶在陆星的脚边碎成了玻璃渣,江清翻身从天台下来,她光着一双脚,走过陆星身边的时候,玻璃扎进了脚板,走一步一个血脚印。

“江清,你的脚...”

江清冷笑:“陆星,我求你了,不要这副样子,你现在应该开心的,因为我江清的一辈子都毁在你手里了。”

说完,江清再也没有回头,陆星知道,这辈子江清再也不会回头看她了,她真的把江清从天堂一下拉入了地狱。

手机在荷包里不停地震动,陆星按了接听键,那人吵得很,陆星的脑袋嗡嗡作响,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受到惩罚了还不放过她?为什么还要不停的追问?江清不是,她不是抄袭的人!

升入高一那年是陆星第一次求江清,她求江清去签售会上冒充她。她以后都为江清代笔,让江清成为众人所知的“小星星”。

陆星原本是可爱的,只是不幸出了车祸,半边脸毁了容。江清和陆星从小就是朋友,两人是能穿同一条裙子的好朋友。

陆星想当作家,江清想当演员,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职业,却在她们之间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陆星在初三毕业投出了第一篇稿子,一战成名,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陆星的文章,成为陆星忠实的读者,杂志社不断联系陆星去办签售会。

是啊,一个十四岁女孩写出来的文字那样深刻,饶是任何人都想见见庐山真面目。

“我求你了,你就帮我去好不好,你长得漂亮,你才是大家心目中的小星星,而我的样子...”

“星星,你很漂亮,你写的文章也很棒,我不能替你去,你应该自己去面对。”

陆星当时一定是脑子进了水,才会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她一定是偶像剧看多了,而事实证明用这个方法确实让江清妥协了。

从那以后,江清成了小星星,陆星成了江清背后的写手。

“那如果大家发现我不是小星星了怎么办?”

“不会的,如果真的有,我一定会站出来说清楚的!你相信我,江清,我们是好朋友!”

陆星,你在做梦吗?

这世上,除了江清谁会无条件相信你?

江清办了签售会,面容姣好的江清更是惹人欢喜。坐在台上的江清笑靥如花,那样知书达理,陆星觉得讽刺至极,她的文字冠上了另一个人的名字,另一个人的长相,原本属于她的一切,现在都由另一个人替代。

而这件事的源头,居然是她自己。实在可笑,她求江清帮她,此刻却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剥夺。

江清那样优秀的人啊,注定众人瞩目。

一步错,步步错,从此荣光再与陆星无关。

呐小岛
呐小岛  作家 小岛姑娘喜欢猫

枪手作家

你的钱包撑不起我的时尚

1 周六下午,熙熙攘攘的街头,人来人往,嘈杂声中裹挟着繁华,渐迷人眼的各种时尚海报傲娇的树立在街道两旁,在阳光下分外夺目。 “我要顾及他一辈子的面子么?” 孟一一情绪低落的走在人群之中喃喃自语,眼神迷茫,脸上的掌印清晰可见,目睹一对对情侣提着大包小包相识一笑,消失在人群。 “一一,等等我,不就是一件皮衣么,我给你买下来了……别生气……” 身后,一个皮肤略微有点黑,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气喘吁吁的...

莫高

我叫释空,这既是我的名字又是我的法号,我自幼无父无母,打懂事起就只有师父一个亲人。师父法号乐尊,世人都喜唤我师父“高僧”,认为他德行出众,佛法造诣高深,可渡人渡己。可是师父对我说,他只是一介喜好云游的和尚,生逢乱世,看着芸芸众生深陷水深火热之中得不到救赎,只能讲经诵法,在精神世界为他们扫出一片净土。 那时觉得我师父的境界着实高深慈悲,于是我也用功诵读佛经,想有朝一日成为师父那样的高僧。 是年...

如果喜欢你那么卑微,我不要喜欢你了

文/小绾西 有时候觉得“如约而至”是个多么美好的词。等的很苦,却从不辜负。 ——路明 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里我记得很清楚的是里面的那一篇月棠记,关于重光和清佑的故事,很暖很自然好像就在身边发生,闲暇时光重温了很多遍。 即将30岁的重光还没有遇见清佑时,温文尔雅,读佛经,喜欢穿红色绣花鞋,独身一人。她说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如果还没遇到对的人余生就自己一个人过。 月棠记:讲述成人的故事,属于孩子...

食尸鬼之殇

- 01 - 午后京城的阳光还是这般温暖,孙邵文趴在办公桌上晕晕欲睡。他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几,这一天的光景和以往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孙邵文,28岁,是一名三流杂志社的普通员工,他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但目前只是公司最底层的职员。 他写的文章被认为不入流,所以经常被拒稿,现实的反复打击让他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打发完一天无聊的工作,孙邵文骑上那辆6年之久的28自行车,往公寓驶去。 2016年,...

灰姑娘的水晶鞋,给我也来一双

文/傲娇哇 1. 周聪明上学的时候成绩差强人意,是班里女生垫底的,学的最差。 拿着考试成绩单让她爸爸签字,她爸一看,数学25分、语文120、英语59、理综100。 这点分着实挺惨,她爸笔一摔,爱谁签谁签,我不是你爸! 她妈过来了,连忙安抚周爸情绪。 “老周啊,你当着孩子的面耍什么怒啊,你看她语文120呢,多好的成绩啊!” “那你怎么没看看他数学那几分,用脚丫子考的吧,白瞎我给她起的名字了,还...

陌上花开,柒柒可归

天涯海角,日升月落。天地间,还有那日色和月色,唯你,是这世间第三种绝色。 -1- 阿和是骑行爱好者。 说起来,这个爱好是从他19岁那一年开始的。阿和开始笨拙的上路,加入骑行组织,跟着大部队在街上驰骋。 从几十公里到几百公里,从骑行过程中只顾着气喘吁吁,到自然调整呼吸嗅到周边的花草气息。 从最讨厌接触人群,到爱上那热闹的欢呼。一点一点,一年又一年,阿和的坐骑换了两辆,装备也在不断地升级和完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