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幸福,我的守护

2017-11-09 08:55:13作者:徐小金

《你的幸福,我的守护》by 徐小金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

从荒漠越过海洋,从岭丘翻过大山,从熟悉走到陌路,从相知到达再见。

一样的会把如果当成希望,把退缩当成隐藏,把意淫当成真枪,把颓废当成青春

如果今天你还在颓废,犯下了错上帝也许会原谅。

1

2013年失恋,无法摆脱痛不欲生的状况,于是整天的醉生梦死。

朋友说:“难过总比死掉强。起码会有一个失恋的呆逼让我们消遣。”

我拿过他的手机,用微信给他女友发了一串字。

“我们来日方长,日久生情,博大精深。”

朋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在用文字强奸你的女友。

他抢过手机说了一句:“你这呆逼,活该失恋!”

自从失恋我学会了一种技能,无论家里收拾的再怎么整洁,不出半天的时间,我总能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

烟灰缸无比的干净,花盆却塞满烟头,满满的都是。内裤要在垃圾桶里找,袜子不知去向,几天没扔的盒饭已经长毛。脸盆里有些垃圾,换掉的衣服扔在凳子上。十几个空瓶东倒西歪。

不是我不收拾,而是没有我落脚的地方,干脆就躺在床上。

生石花来我家,她带来一大包吃的。真好!

看见我房间狼藉一片,蹲下身去收拾,她真厉害,二十几分钟就焕然一新。啤酒瓶在她手里叮叮当当的响,来来回回几趟,才把空瓶移出房间。

她一边擦地一边流泪。

我说:“小妮,你哭什么?委屈啊?”

生石花说:“小金哥,你不会就这样死掉吧!你不要死好不好?”

我要骂娘了:“死你妹夫啊!你一句话说了两个死字,不死也要被你说死的!”

生石花噗哧一笑,连忙摇头:“才不是,不死就好,那你都不死了,能不能抬头挺胸的走出来。”

胸,我又没有胸,挺你妹夫啊!

认识生石花已经有两年,2011我在老家的县城做传菜生,那年她十七岁。一个齐耳短发长相俊俏的小姑娘。

她来饭店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她成了孤儿。

同事对她说节哀顺变。

生石花不哭,点头,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饭店下班都很晚,我住的地方要经过生石花的宿舍。

有一天下班,我看到生石花在楼下哭,昏暗的灯光打在她小小的身子上,显得格外的单薄和无助。

徐小金
徐小金  作家 我把岁月沉淀,慢慢养成故事。无论海角与天涯,无论生死与别离,只要是与你一起的岁月,就是你给我的故事!

你一直过的我想要的生活

你的过去有我的青春

姐姐的幸福和胸无关

你的缘分,值得奋不顾身

你的幸福,我的守护

最美的星空,是你眼中的倒影

01 大二暑假时,洛倩报名了市团委组织的云南省支教活动,因为英语专业和家教经验,幸运成为了C市12人支教小团队的一员。 火车到昆明要25个小时,大家对为期两个月的支教生活充满了期待,聚在卧铺包厢里聊天。彼此熟络后,扎堆玩起了狼人杀、UNO等时下大热的纸牌桌游。 到站昆明是凌晨5点钟,去支教点H县的大巴车首发是早上7点,于是队长田方带大家到车站附近的麦当劳休息吃早餐。 这个小团队里,还有位洛倩...

我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

折纸的将军踏着七彩的祥云,路过少女的梦里勾一曲清月,弹一回山溪隐退在葱茏的岁月里,化作一粒尘埃破碎在太阳升起的晨曦。 ——前言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对她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段爱情...

恋爱刑侦

她知道陆阳是学医的,可她没想到陆阳是学妇科的,更没想到陆阳竟然就是老妈口中那个“医术不错人又挺好的年轻医生”。

人生是一段苦旅,幸好没撞死你

- 01 - “人生是一段苦旅,幸好撞见你。” “少他妈逼逼,你别走啊,等着赔钱吧你!” 这是我和冷冷时隔二十四年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我们上一次的对话,应该是发生在上辈子,必是冥冥之中带着一丝宿命,否则这泱泱大道,为何偏就撞上她了。 那是汗液与荷尔蒙交杂的夏天。我跟往常一样开着后驱动全景天窗式新型电瓶车,按照冷冷的说法,姑且认为我是为了赶着去投胎,而在四下无人的大道上玩命驰骋。其实她误会了,...

那些经历,教会了我们成长

文/林浣溪 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都在不断的经历,而正是那些经历,教会了我们成长。 01 手机铃声响起时,我拿起来划过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涵儿熟悉的声音,“溪姐,我自由了,可是一点也轻松不起来,怎么办?” 转身,是为了还你自由,却不知在我转身以后你泪流满面。 涵儿一脸苦笑的看着我说,“我这5年来一直死心塌地的爱着莫晨的时候,他不懂得珍惜,等到彻底伤透我的心时,他才发现,他不能没有我。”我不得不...

寂寞先生,抑郁小姐

01 学期末的一天,陈北正在上实验课,衣服袋子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扫了一眼灭绝师太,发现她正在讲台上研究新生物,就慢慢地掏出手机,一看,是林羽的电话。 还没等陈北按下接听键,震动就停止了,很显然是林羽按掉的。陈北想林羽从来都不会在白天给他打电话,因为他们交换过课表,知道彼此的课都很多,这次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了。 陈北正准备回电话的时候,林羽给他发了两条微信,陈北看完后手机“砰”的掉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