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衣斜阳深

2017-11-02 08:45:04作者:蕲安

《乌衣斜阳深》by 蕲安

01

东晋咸康四年,北地战火不断,南地稍安。这一年,成帝司马衍封王导为丞相,但经过王敦之乱后,王家已大不如前。

距元帝司马睿建立东晋已过去二十一年,南地豪强氏族大多已接受北地来的氏族。

建康城内,歌舞升平,到处都是奢靡的景象,这些北来的氏族恐怕是已经忘了北地的百姓。收复失地,一洗耻辱已被他们一搁再搁...

“阿瑜,你喜欢这大江吗?”男子突然转身,问道。

阿瑜看着对面的谢安,夕阳在他的背后,他的脸逆着光有些看不清,不过她还是感受到了对面男子愉悦的心情。

“这大江从远处奔来,卷着泥沙一泻而去,很壮美。”男子绕有兴趣的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只是,太浑浊了。若是清澈,应该更美吧?”此时的太阳已经收了光芒变成一轮红,红日再加上一泻千里的大江,阿瑜觉得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让人突然忘记了烦恼。

“这世间没有哪样东西是清澈的,能包含他物的才能使自己壮大。大江也是这样,正因为包含泥沙,才让人觉得震撼,壮美。”阿瑜突然觉得他有些不认识对面的男子了,好像有什么要离开她一样,她走近男子,一把抱住他的腰。

男子突然有些无措,他们...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密。

“早想抱你了,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特别想抱你,这次终于如了愿。”阿瑜看到有些害羞的谢安,狡黠的说道。

男子被阿瑜突如其来动作搞慌了神,一下失去了刚才镇定的模样。

“哈哈哈哈~”一阵娇俏声传来,这才对嘛,明明还是不及弱冠的郎君,干嘛整天都绷着?

阿瑜喜欢看到谢安失态的样子。

谢安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接着搂着女子的肩,加深了这个拥抱,一瞬间,他觉得整个心好像被什么填的满满的。

夕阳渐渐淡去,而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02

阿瑜第一次见到谢安的时候是在她家的花园,东晋名士好清谈,那天她阿兄刘惔得了几盆菊花,于是便请了几位郎君前来赏菊,趁此也清谈一番。

“快快,娘子,谢三郎君和王七郎君已经到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阿玥连忙催促自家女郎,她也想快快见到两位郎君,听说这两位郎君长得十分俊美。

“好了,好了。”话毕,只见一粉衣女子从内室出来,身着粉色襦裙,和阿玥的打扮一样。

阿瑜走到花园小亭,谢安他们刚落座,阿瑜扮作仆人的样子,端着茶点,和仆人们一起一一送到谢安他们面前。

“听说安石弟琴艺不错,不知今天可否弹奏一曲?”阿瑜听到这心里一乐,阿兄果然神助攻,她正愁不知道哪位是谢安,如今阿兄一下就帮她指出来了。

刘惔示意下人去拿琴,接着便有个白衣男子离座,阿瑜只看到了一个背影,目光触及到谢安的腰时,她突然好想上去抱一下。这个想法一出来的时候,阿瑜被自己吓一跳,脸微微泛红,不知觉笑意已洋溢在她的脸上。阿瑜长的很美,尖尖的小脸,一副桃花眼此刻一笑,一下就被几个眼尖的瞧了进去。

阿瑜一回神,突然看到有几个人正看她,连忙低下了头,暗暗怪自己有点大意了。这时,一阵琴声传来,大家纷纷被吸引了过去。

阿瑜抬头,只能看见谢安的侧脸,琴声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男子极为认真,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琴声悠扬,一曲作毕,好一会,大家才反应过来,纷纷鼓掌赞叹

“好,安石兄果然琴艺惊人,拿笔来,我要赋文一首。”阿瑜看到有一个人站起来,接着大笔一挥,飘逸的行书宛若行云流水一般纷纷跃然纸上。

好漂亮的字,阿瑜被这人的字惊艳到了,不出意外这人一定是王家七郎王羲之了,阿瑜想。

等到太阳西斜的时候,清谈结束了。一行人纷纷离席,阿瑜看到谢安离开了,连忙追了过去。

“郎君留步~”阿瑜气喘吁吁的跑到谢安面前,谢安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阿瑜。

“郎君方才的琴声确实好听,只是我觉得有一丝悲伤在里面,为何?”阿瑜的话成功吸引了谢安的注意,谢安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虽是一副下人打扮但通身全是贵族的气息。此刻女子正睁着桃花眼,看着自己,谢安突然感到心里一悦。

“他们都说我这支曲子舒缓,使人放松,为何姑娘觉得悲伤呢?”男子眯着眼,显然,他对阿瑜很感兴趣。

阿瑜思考了一会说:“北地战乱不断,前两日刚涌来一批北地的流民,郎君也是从北地来的,我猜能让郎君悲伤的就是北地的百姓了。”

阿瑜顿了一下,看到眼前男子收了笑意,接着说:“现在建康城内,真正想要收复失地的少,皇上的权利也分散在各世家大族中,想要北收失地实在力不从心,大家都是有一日便过一日,像这种宴会,在建康不知道每天会举办多少次。”

“所以,郎君虽然处在热闹之中,也免不了悲伤?”阿瑜说完,看向谢安。谢安此刻也认真看着阿瑜,阿瑜说的没错,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北上收复失地,只是,如今的情形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他想过,唯有手握大权才可以改变这种状况,所以他虽然不喜这些宴会还是要参与,因为在宴会上才能结交名士,得到了名士的肯定才能声名远播啊。名声响了,他才有更多的机会,这是这个朝代的规则。

蕲安
蕲安  作家 想写遍历史上所有倾心的男子

幻境归墟

乌衣斜阳深

故事烩19 那年飘雪,那盏黄晕的灯

街角的路灯亮了,明亮又刺眼,让人难以靠近,远没有“老三”家那盏泛着黄晕的灯,温暖舒服,让人有一种家的感觉。 “老三”是我们这条街,一家羊肉烩面馆的小老板。因为他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习惯性的称他“老三”。 他的店面也叫“老三”,亲切又接地气! “老三”的店面仅有十几平,里面布置的极为简单。四张掉漆褪色的折叠生锈铁桌,十三条破旧的木制长条板凳。 虽然狭小简陋,但是人气却很火爆,排队的人络绎...

假如爱情有天意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站在相遇的原点,用心体验经历过的每个回忆。 1. 探照灯照映过整座城市,枝桠密密麻麻地覆盖过头顶,黄昏的夕阳在狭长的巷子里投下了一个弄影。 月光洒在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街道和角落,咖啡馆门口飘来甜腻的气息。 开始有不安的情绪弥漫在空气里,慕欣低头裹紧了大衣。看着广告屏幕上那些来来去去的身影,一如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行人,似乎是感觉到了似曾相识的某个场景,回忆就毫无征兆地在心底肆...

我亲爱的宋小北啊

北有乔木,所爱向南 一 宋小北是个没娘的野孩子。 院子里的孩子都这么说,我第一次这样说的时候,被老爸用皮条抽的屁股开花,那时候宋小北在我家院门外看着我爸揍我,我鬼哭狼嚎的叫着,宋小北却“噗嗤”笑了出来。 该死的宋小北! 我妈用创伤药给我抹屁股时,我疼的嗷嗷直叫。 我妈恶狠狠地涂着药,恶狠狠地说:“活该!你爸和宋小北爸爸多年的战友,你怎么能说小北是野孩子呢?他有娘,他妈妈比谁都厉害。” 听了这...

毕业八年,依然买不起房

文/佳纱 1 这个30平米的房间,我已住了八年,没有独立洗手间,没有独立厨房。墙上已发黄的墙纸,吸食着琐碎的时光,透着温馨的沧桑。 夜已深,女儿和老公都睡着了,我坐在台灯下,开始记录当天的心情和感悟。我喜欢每天的这个时刻,它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我可以和日记本,秉灯夜谈。 我不知道当初自己选择这座城市,是不是正确的选择,我只知道,我至今没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毕业八年,八年啊,我依然住在这里—...

男人角斗,女人就要成牺牲品?

路明远真的被文利军揍惨了,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他在床上躺了五六天才去上班。我见到路明远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多天了。 路明远脸上隐约有一处淤青还没有完全散尽,可见文利军下手有多狠。路明远是来单位找我的,我把他带进单位的小会议室,问他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路明远是个文绉绉的男人,他的交际圈里没有文利军那样的人,他也万万没想到我认识的人会有这么暴力,所以当他看到文利军把我拉走之后,并没有预料到...

泥巴的收审所亲历记

中国有句老话:久走夜路必闯鬼。同时又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泥巴将要遭遇的打击和命运,他似乎早有预感,他似乎早在等待这一天的来临。他已深深预感到,一步走错将会步步而错。 他早想离开这无出路的单位,早想离开这令他痛苦和断肠的地方。但想到父亲千万百计,放弃他的利益让他顶班,让他走出落后的乡村,捧上了金饭碗。他不忍让父亲伤心。 更是那时户藉管的贼死,并不是你想走就能走。在被惨伤后,他宁愿化成狼形,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