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

2017-11-02 11:08:11作者:李素莹

这里所说的半坡村,不是人类历史上的半坡村,而是陇东黄土高原上的一个村庄。村庄依山而建,塬面很开阔,田陌纵横,有一条清澈的小河从村中央蜿蜒而过,地势是逐渐偏低的,隔了不过五公里左右,河水拐了一个弯,就把半坡村分成了上庄和下庄,也就有了两个天地。下庄在河的上源,村子里人丁兴旺,有木匠、铁匠、花匠等,都是一些上百年的手艺。因了这些手艺人,上庄的人生活都比较殷实。

《上门女婿》by 李素莹

说来也怪,同喝一条河里的水,而下庄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下庄的杏子没有上庄的甜,下庄的甜瓜是干瘪的,下庄的姑娘没有上庄的水灵。当然,下庄也没有手艺人,有的只是一些下苦力的,比如在沙地里淘沙子,去周边县的煤窑里下井。

下庄的人不服气,他们找了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先生说,整个村的风水让上庄占完了,下庄的村庄是一个死村,没有风水,所以下庄的人注定是发不起来的。

刚开始对下庄村的兴旺报着很大希望的人,也就泄了气。他们也就想起了其他的办法,比如下庄的女孩子一定要嫁上庄村。虽然下庄村的小伙子都一个个强壮结实,但下庄村的姑娘们就盯着上庄村,他们可以在上庄村找一个个头还没自己高的,甚至眉目看起来有些痴呆的,也不会嫁给下庄村那个精明能干、玉树临风的后生。而下庄村的后生呢,没办法,好多就到了上庄村来当了上门女婿。

建旺就是依这样的身份来到上庄的。建旺家在下庄,父亲姓包,因为皮肤黑,村里人都叫他黑包爷。祖上一直单传,到了黑包爷这一辈,媳妇一口气生下了四个儿子,建旺、建发、建富、建贵,其中,建富和建贵还是一对双生子。名字是黑包爷起的,他说:“人多力量大,啧啧,人旺才就旺,看看,不就的将来我们老包家肯定要发了。”

在下庄村,黑包爷是外来户,没有家门服子。再加之一直单传,所以显得很势单力薄,尤其和姓杨的大户比起来,红白喜事,杨户执事的站一院子,上锅的,执事的,招呼人的,那场面,直看得黑包爷眼光发直。而黑包爷这一户,院子里稀稀拉拉站几个人,连那雇来的唢呐手也好像因为人少,提不起精神,吹的无精打采。

庄户人,是很重视脸面的,而红白喜事,正是最体现脸面的时候。于是,每次过完一场事,很多天,黑包爷就感觉自己满脸无光,见到姓杨的那一族,他也自觉不自觉地感觉自己好像矮了一截。

人就活个精神气,黑包爷在精神上输了。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就显得有点唯唯诺诺。比如说种地,明显是杨户的种过了地头,可黑包爷屁不敢放一个。还比如说,原本是黑包爷栽的一棵杏树,树上挂了黄灿灿的杏子,杏子是地道的曹杏。而姓杨的那户三小子,每年杏子成熟的时候,站在树下,把杏子打得一个不留。黑包爷看着满地的树枝,气得牙跟直痒痒。可又能怎样呢?杨家弟兄三个,个个虎背熊腰。黑包爷一个都战斗不过,别说三个了。黑包爷也是个心气急高的人,没人的时候,他甚至想狠狠扇自己个耳光。但是,临到事上,黑包爷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没办法,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现在,你就可以理解了,当黑包爷的媳妇生了四个儿子的时候,黑包爷那扬眉吐气的样子。黑包爷感觉自己就像村东头的那棵老杨树,而他四个儿子,就是从他的枝枝叶叶上发出来的小芽,随着温暖的春风,他们一天一个样,一天一个样,而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枝繁叶茂。到时,别说胜过一个杨户了,整个半坡村,都属他们老包家最旺了。

但是世事难料,黑包爷怎么也想不到,二三十年过后,正是因为四个儿子,让他愁得饭吃不下,觉睡不着。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在陇东黄土高原这地方,彩礼一下子成双倍、百倍、千倍的增长。八十年代,娶一个姑娘三四百元彩礼,娘家还要陪好多东西,比如被子、录音机或者一个飞鸽牌自行车。那时谁家老婆做月子,有人问,生了个啥?男孩还是女孩,对方抬起头,看一眼,就会闷闷地来一句:“赔钱货。”这个赔钱货就是女孩。

可是,似乎是一夜之间,姑娘的彩礼突然一下子来了个跨跃式发展,从刚开始的百元、千元,到最后的上万元,而从2010年开始,已经达到了十几万元。当然下庄村,彩礼就更不用说了。

此时,黑包爷家的四个儿子,就像那秋天庄稼地里的玉米,齐刷刷一般高站到了他的面前,过了这个年,建旺就已经三十二岁了,而最小的建富和建贵,也都二十五岁了,农村人结婚早,像建旺这样的,孩子别说打酱油了,有的已经和爹齐腰高了。

黑包爷是个好庄稼汉,家里几亩地侍弄的有模有样。前几年,跟着村里人学了盖房的手艺。虽然盖房这手艺比不上庄村那些手艺人,是个力气活,但一年下来也能赚个千儿八百。家里蹭亮亮的几间大瓦房也收拾起来了,在下庄村光景不算是烂杆的。按理来说,也不应该把儿子拖到三十来岁。

可是,怪就怪建旺这个孬种。建旺二十三岁那年,一个叫菊花的姑娘家里来人提亲,这可乐坏了黑包爷,别说这菊花生得钟灵毓秀、秀外慧中。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菊花的父亲杨二是谁?哪是半坡村的支书。别看这个小小的支书,在中国农村的当下,一个村的支书,那就是当地的父母官。如果有了这门亲戚,黑包爷感觉,他在整个半坡村,那应该是相当的扬眉吐气了。别说我一个外来户,我一个外来户咋了,全村的头梢子,半坡村支书的女儿,嫁给了我的儿子,以后,谁敢小看我黑包爷一眼,我让你走着瞧。

可是,黑包爷做梦都没想到,他的儿子建旺竟然不愿意这门亲事。“你个小兔崽子,人家菊花那点配不上你?”黑包爷抄起门口的棍子劈头盖脸地打向建旺,要不是建旺娘在一边眼疾手快,那一棍子下去,可能让建旺三天都下不了床。

“你听娃说吗?娃肯定有他的理。”建旺娘是个小个子女人,性格绵软的像一只羊。平时,在家里,黑包爷说啥是啥。但有一个特点,就是惯儿子。四个儿子,一个个她都当宝,含在口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晒着。四个儿子从小到大,为了护他们,她没少挨过黑包爷的拳头。

“你就护,有一天,护上天了你就满意了。”黑包爷生气的扔下棍,气呼呼的蹲在墙角。“旺,你给你爹说说,咋不同意这们亲事,好好说,咱们好好商量。”“商量个球,错过这门亲,你娃以后打光棍别找我。”

一语成箴,建旺以后真得当了很多年的光棍。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对她没感觉。”建旺委委屈屈地说。

“啥?感觉是个啥东西。我和你妈结婚当天才见面,还不是过了一辈子。”黑包爷刚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

“娃啊,那姑娘和你从小是同学,人又长得漂亮,多少人在后面排队,咱别有福不会享啊!”建旺娘这时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了。

“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她即使是个明星,我也不娶。我自己有喜欢的人,我的婚事你们就别操心了。”建旺丢下一句,扬长出了家门。

杨二家差媒人提过一次亲了,原本想着黑包爷会忙不迭地上门来。可没想到等了三天,不见回音。杨二一拍桌子,好个不知好歹的黑包爷,要不是我们菊花看上你家建旺了,我杨二那只眼能瞧上你家!

杨二很快给菊花看下了一门亲,小伙子家在镇上,门面房一溜溜地。而且,更重要的是,小伙子还在镇上的卫生院工作,响当当地公职。据说,就这菊花还不满意,结婚前一天还哭哭啼啼,非要见建旺最后一面,说见一面,就死心了。可是,建旺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门亲事告吹了以后,很多年后,只要提起村子里黑包爷家的建旺,人们都会说:“那娃眼头高,眼光在天上呢!”所以,再没有媒人踏进黑包爷家的门,而建旺的婚事就一直一拖再拖。“大麦没黄,小麦那敢收割。”建旺在前面挡着,几个兄弟的婚事也就这样拖了下来。

直到建旺三十二岁那年,上庄村的杨大奎去外地打工,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此时的大奎已经有了两个娃,大奎的爹娘放出话来,让大奎媳妇招个上门女婿。黑包爷这次不管建旺的态度,强硬定下这门亲事,于是,建旺就成了上庄村的上门女婿。

要说这门亲事好不好,还得先从杨大奎说起。杨大奎是上庄村少有的二流子,看起来也算是生得周周正正,可是因为娘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才得的这跟独苗,也是一路骄惯着长大。爹靠着一个画匠的手艺,前几年光景还算可以。可是,等到了大奎手里,光景逐渐走了下坡路。大奎没手艺,还好赌,前几年随着村子里的人去打工,辛辛苦苦一年的血汗钱,到过年那几天全部输在了赌桌上。爹和娘气得直摸眼泪。

可是,大奎妻命好,他娶了一个好媳妇,媳妇叫杏儿,她也是下庄村的姑娘,当年硬是图了上庄这个地方,嫁了大奎。杏儿身材好,模样俊,虽然跟了大奎没过几天好日子,但是岁月也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模样还是那模样,水灵灵的,身材还是水蛮腰。可就是有一点,杏儿生了两个儿子后,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结了扎。所以,杏儿已无生育能力了。

黑包爷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三十大几的小伙子,整天晃在他面前,他烦得慌。而且,建富、建贵都大了,哥哥在前面,挡着道呢,他不能为了一个儿子毁了其他几个。

妙善左手心的胎记

1、 春秋时期,群雄逐鹿。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夫人宝德娘娘带着大公主和二公主随夫征战。 这是一个贤善的女子,她腹中怀有胎儿,战火纷飞之时,宝德娘娘想,也不知道这一个会不会是皇子呢?在刚刚怀上这胎时,她曾夜梦吞掉明月。她想,这一胎应该和之前的不一样。 擂鼓台山寨皇宫内,楚庄王的夫人宝德娘娘临盆。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夜。六种震动、异香满宫。皇宫内外甚至整片山寨军营被一片大光明笼罩。有些将士被这光明惊...

用管理学原理告诉你找不到女朋友错哪了!

一,嘿,收起“我是真心的”。 首先介绍一个名词:市场定位,指的是为使产品在目标消费者心目中相对于竞争产品而言,占据清晰,特别而理想的位置而进行的安排。同样,在恋爱的市场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商品,因此要找准自己的定位,问自己,我有那些优势?适合哪种等级的群体?等等来全面的认识自己,由此来对自己内心的向往的女生展开追求成功的可能性有个比较正确的预判。 当然,越早找准自己的定位越好,如果发现自己的卖...

感情中,女生做得太多有多危险?

01 朋友圈中,嫁得最好的晓雪离婚了,这一消息简直惊掉了我们的下巴。 晓雪和前夫阿清是大学情侣,阿清家境好,人也上进,毕业后就在家人的帮助下,步入商界,如今已小有成就。 阿清很早就向晓雪承诺,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结婚后,眼看阿清确实能赚钱养家,晓雪也乐得当贤内助,干脆不上班,在家当起了内务总管。 家事千头万绪,要做好也并不容易。但晓雪为了让阿清无后顾之忧,也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

从校园到婚礼,从老师到老公

文|王一泠 -1- “沈宁,安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同学A在教室喊到,仔细听还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沈宁顿时来了精神,迅速站起来,接收着来自班上所有女同学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嘴角含笑,一路哼着小曲走去安亦辰办公室。 沈宁走进安亦辰的办公室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于是一脸坏笑地说:“安老师,你找我!” 安亦辰抬头看了沈宁,不得不承认这个学生是美好的。青春、活泼、长相清秀,学习成绩也还不错...

当七年遇上十年

这是一家颇具浪漫情调的饭店。小巧精致的双人包间里,方彤独自坐在宽大的靠背椅上,有些好奇地张望着四周。 她的好奇,准确地说并非来自这家饭店,而是,来自她丈夫白羽哲。 孩子都已经五岁多了,白羽哲还是第一次请她来这么有情调的饭店。以前在外吃饭,都是去一些低档的小餐馆,或者干脆就是大排档。而这次,他居然提前把孩子送到奶奶家,这是,准备来个二人世界么? 正想着,白羽哲抱着一只大大的蛋糕盒走了进来。 揭...

不会恋爱的人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街道两边的灯火开始闪烁,好像所谓的离别就隐藏在熄灭的那一刻。 我的面前是两座坟,一座是我的爷爷,另一座是我的父亲。 今天是鬼节,我已经坚持了四十几年,每年的鬼节都要给去世的挚爱上坟烧纸。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我跪下磕了几个头,转身打算离开。 这是一条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两旁住满了我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儿。 我步履蹒跚地走着,许多人逆流而行,朝我身后走去,没有人看我,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